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百三十一章 确实是意外

  秦宇的话让得刘家人一愣,那崔永清已经死了,还怎么叫人给他讨回公道,难不成还能诈尸?

  “年轻人,看在今天是我父亲的丧礼的份上,你现在离开我可以不和你计较。”刘达阴沉着脸,要不是顾忌着在自己父亲灵堂前闹起来影响不好,他早就让人将眼前这年轻人给赶出去了。

  秦宇笑了,没有理会刘达话语中的威胁之意,而是将目光从灵堂中的刘家人每个人脸上扫过,而后落在刘达身上,“当初老崔将那大鹏展翅之风水地让与你刘家,你刘达口口声声说与老崔此后亲如兄弟,可现在你兄弟死了,你刘达不去上一炷香吗?”

  “哼,那是崔永清他咎由自取,他要是不打伤我儿子我自然会认他这个兄弟,可他来我刘家闹事还打伤我儿子,没给他送进牢里去已经是我看在以往的情面上收手了,谁知道崔永清此人竟然不识好歹,还想着破坏我刘家的风水地。”

  “可惜,老天都长了眼,没有让崔永清的阴谋得逞,崔永清落得现在的下场完全是罪有应得。”

  刘达这话一出,李翠英和崔晓娇瞬时就愤怒了,崔晓娇就是朝着刘达扑过去,“我父亲是被你们害死的,你们竟然还敢说这样的话。”

  只可惜,崔晓娇还没有靠近刘达身边,便是被边上的一位刘家年轻人给一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到底是个弱女子,论力气怎么可能可以和男人比。

  秦宇皱眉看了眼地上的崔晓娇,却是没有上前帮忙,因为李翠英已经是上前拉起自己女儿了,而秦宇则是继续朝着刘达说道:“哦,你确定不去祭拜老崔吗?”

  “你是耳聋了吗,没听到我大伯的话吗,那崔永清是死有余辜,快点给我滚出这里,不然直接把你打出去。”

  刘家的一位年轻人显然是看不惯秦宇了。在一旁伸手指着秦宇的鼻子骂道。

  秦宇没有理会,但不代表着其他人也不理会,刘鹏一看刘家的年轻人指着秦宇骂,那是一下子就怒火上来了。靠,秦国师什么身份,竟然还指着秦国师的鼻子骂,真是他娘的找死。

  当下,也没等秦宇吩咐。刘鹏直接是一步上前,而后一手抓住那刘家年轻人伸出来的手指,下一刻,灵堂中的所有人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刘家年轻人的那根手指直接是被刘鹏给掰断了。

  沉默,寂静!

  灵堂的人全部都傻眼了,刘达和刘家的人,还有李翠英和崔晓娇也都是傻眼着看着刘鹏,她们想不到这看着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年轻人下手竟然会这么狠。

  “秦先生,没经过您的允许我擅自出手了。对不起。”刘鹏掰断了刘家年轻人的手指之后,却是转身朝着秦宇道歉的说道。

  而这一幕却是更让刘家的人傻眼,打了他刘家的人,竟然向其他人道歉,这是完全没有把他们刘家给放在眼里。

  “操,果然是来闹事的。”

  灵堂的动静让得外面的刘家人也冲了进来,刘家人可不少,一时之间四五位年轻人朝着刘鹏冲去,有挥拳的,有踢腿的。不过下一刻,这四五位刘家年轻人便是倒在了地上,其中还有一位直接是被刘鹏给甩在了灵堂的墙上,把墙上挂着的超度亡魂经文的图纸都蹭落了下来。

  灵堂这么大的动静。外面院子的村民自然是不会看不见,不过这些村民没有冲进来,只是站在灵堂门口好奇的观望着,因为在他们想来,肯定是崔家的人到刘家灵堂闹事了。

  “好,真是好样的。真以为自己很会打吗,老二,给我报警。”刘达气的浑身都在哆嗦,只是看着刘鹏,他却不敢有任何的举动,就那么几下就打倒了他本家四五位后辈,这让刘达知道,眼前这年轻人绝对是练家子。

  刘鹏压根就没有理会刘达,而是将目光看向秦宇,这是在等待秦宇的接下来指示。

  秦宇的目光在这时候却是看向了棺材,说道:“刘老爷子,打扰了你的灵堂真是过意不去,不过先前已经点燃三支香给你道歉了,既然你儿子不愿意去老崔那边上一炷香那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他。”

  说完这句话之后,秦宇便是看了刘鹏和李翠英还有崔晓娇母女一眼,说道:“我们走。”

  走,秦宇在这个时候竟然选择了走,这让刘鹏有些惊讶,而崔晓娇看到刘鹏这么能打却是不甘心就这么离开,“我不走,我爸是被他们害死的。”

  秦宇没有回答,而是径直朝着门口走去,刘鹏见状立马跟上,李翠英也是拉着崔晓娇,硬是将崔晓娇给拉走。

  没有人阻拦,刘鹏先前展露出来的战斗力让得刘家人害怕,而刘达也没下令让本家人拦着,因为刘达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他等着找警察来处理这事情,跑到灵堂闹事还打伤了本家人,这事情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算了的。

  “他们害死我爸啊,我不走,我不走。”

  看着崔晓娇的癫狂状态,走出刘家门口的秦宇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崔,确实是他自己从山下摔落而死的,没有人害他。”

  是的,在昨晚,老崔的魂魄回来之前,秦宇已经是问清楚了,老崔的死是意外,和刘家没有任何的关系,秦宇再想替老崔报仇,也不能将这账给算在刘家头上。

  听到了秦宇的话,崔晓娇整个人一软,脸上带着迷茫之色,“不,我爸不是摔死的,我爸是被他们害死的。”

  除了崔晓娇,刘鹏也是愣了一下,因为在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刘鹏心里也是怀疑崔永清的死和刘家有关系,可现在秦国师却是说崔永清的死是真的意外。

  刘鹏不会去怀疑秦宇话里的真实性和可信度,既然秦国师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是真的。要真是这样,只能说是那崔永清命该如此。

  好人不长命嘛?

  秦宇脸上带着复杂之色,没有再多说,而是返回了崔家大院。

  半个小时之后,崔家大院门口便是停下来了几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七八位警察另外还有刘达几位刘家的人。

  很显然,刘达对民警说了刘鹏的战斗力,所以才会有这么多警察到来,不然的话,一般处理这样的事件,最多也就是来两三位警察。

  “秦先生,刘家人带来了警察。”刘鹏瞄到外面的警车,朝着站在灵堂前的秦宇轻声说道:“我出去处理?”

  “嗯。”

  秦宇点了点头,根本就没有将目光看向外面。

  看到警车停在了自己家门口,并且下来了几位民警,李翠英和崔晓娇的脸上都露出惊惧之色,当初,崔永清也是在家里被民警给带走的。

  “李所,就是他,就是在我家老爷子的灵堂上闹事还打伤了我本家的子侄们,还有那个站在灵堂里面的人也是同伙。”看到刘鹏走出来,刘达立刻朝着身边的一位民警说道。

  几位民警听到刘达的话立刻上前将刘鹏给围住,“你叫什么名字,恶意伤人请跟我们走一趟。”

  “跟你们走一趟?”刘鹏脸上露出冷笑,目光却是看向那站在民警后面的刘达身上,“动作倒是挺快的啊。”

  “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判刑,你就等着做几年牢吧。”刘达恨恨的说道。

  “坐牢,很不好意思,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却是没有这个时间。”刘鹏轻蔑了的一笑。

  “问你名字呢,至于会不会坐牢自然有法院来审判,现在你跟我们走一趟。”李所看到刘鹏的嚣张态度,也是皱了皱眉,而后看向另外几个民警,“你们把里面那位也带出来。”

  当下,有几位民警便要朝着灵堂走去,不过,其中一位民警打量着灵堂中的秦宇背影几眼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惊骇之色,下一刻,连忙是停下了脚步,同时也拦住了自己的同事。

  “是他!”

  这位民警看着秦宇的背影,心里却是卷起了惊涛骇浪,因为对于这道背影他不会陌生,几个月前,就是这道身影惊动了整个省的公安系统,连傅厅都亲自到来。

  “李所!”民警的声音有些颤抖,目光看向自己所长,当初连傅厅他们都只能在宾馆白白守一夜,自己等人还进去抓这位,这不是嫌自己头上的帽子太重不想要了吗?

  “小辉,怎么了?”

  李所看到自己手下的眼神有些恐惧,当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而刘鹏看到这民警的表情,心里已经明了,多半这民警曾经见过秦国师,所以认出来,既然这样那他也不多啰嗦了,当下走到那李所的身边,直接是从怀内掏出一本证件,“自己看吧。”

  李所的目光落在刘鹏手上的证件上,当看到那证件封面上的那一个标志时,李所的表情便是变了,接着打开证件之后,眼瞳更是急骤收缩,一秒钟,就将证件给合上了。

  “领导,这证件您收好。”李所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脸上赔着笑容。

  “这里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刘鹏挥了挥手,说道。

  “哎,好,我们明白,这就离开。”

  李所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朝着其他民警挥了挥手,压根就不理会刘家的人,直接是走出了崔家门口,而后开着警车直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