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五章 问道青城山

  幽幽青城山,不负天下名。

  两个月后,都江堰青城山山脚之下,秦宇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青城山,道教十大洞天第五洞天,道教四大名山之一。

  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古往今来,这座四季常青的道教名山不但吸引着文人墨客,更吸引着无数道教子弟上山寻仙问道,甚至不少道家大能因此在青城山上留下道统。

  正如峨眉山上的众多寺庙一样,青城山上道观众多,大大小小道观不下数十个。峨眉之秀,青城之幽,两者都是四_川双绝。

  从鬼哭岭到青城山,秦宇走了两个月,因为在这一路上,有着不少风水好地,秦宇见猎心喜,在这些风水宝地的隐秘之处题词留诗,也就耽搁了时间。

  一个幽字将青城山的特点给独特的凸显了出来,然而比起那些游客,玄学界人了解却是更多。

  尤其是经过了佛子的一番谈论,秦宇心里清楚,青城山之所以会这么清幽,除了独特的地理风貌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那个鬼窟。

  因为鬼窟的存在,青城山才会显得幽深静谧。甚至秦宇可以想象的到,千百年前,青城山恐怕是一片鬼气弥漫,是道教那些大能在山上开观立派,镇压住了这些鬼气。

  只是,也只是镇压,鬼窟终究是没有被毁掉,那些鬼也没有彻底的被消灭,所以,到了最后,青城山便是成了现在的样貌。

  所以,青城山的幽之名有很大的一部分还要归功于这些鬼魂散发出来的阴森气息。

  青城山,是秦宇在四_川的最后一站了。没有再犹豫,直接是迈步朝着山上而去。

  青城山云虚观,一座在青城山众多道观当中并不起眼的道观。甚至位置都已经是十分靠后的道观,一座不对外开放的道观。

  下一刻。云虚观的观门打开,从里面分别跑出来了十几个道童,这些道童朝着其他道观而去,沿途其他道观的弟子看到这十几个道童脸上却是露出羡慕之色。

  因为只有他们这些道观之人才知道,青城山众多道观之中,云虚观才是青城山真正的主人,其他所有道观的观主都是从云虚观出来的。

  别看这些道童只是十几岁,但是等到人家从云虚观出来之后。到他们这些道观来那最起码都是管事级别的,可比他们在道观熬个十几年要容易的多。

  当然,羡慕归羡慕,这些道观的弟子也都知道自己不能和人家比,能进云虚观的那都得是道心之人,按句话说就是真正的修道之人。

  这就是道教和佛教不同,佛教讲究众生平等,人人都可成佛,但道教就需要天资,需要你有修道的潜力。不然当初孙悟空求菩提祖师收徒也不会被嘲讽和赶出去。

  但是为了与佛教抗衡,道教也开始学乖了,也不讲究什么天资了。现在成为道家弟子的要求很低了,但这其实只是外围弟子而已,真正的道家子弟依然是需要机缘和天资的。

  云虚观的道童门跑到了其他道观,没一会,各个道观的观主便是带领着道观的一些长老来到了云虚观前,与此同时,云虚观大门大开,四个道童从道观门槛开始铺设,铺设了一条百米之长的红色地毯。

  那地毯之上绣着仙鹤祥云。与此同时,云虚观内突然传来鹤鸣之声。两只白鹤从云虚观飞出,朝着山下方向而去。

  “仙鹤迎客嘛?”

  抬头看到自己头顶上方两只徘徊的白鹤。秦宇脸上露出了笑容,却是没有一点的惊讶。

  既然峨眉山的僧人能够有办法知道他的到来,那作为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的青城山的道士自然也有自己的门路。

  “恭迎秦国师大驾光临我青城山。”

  云虚观门口,此刻站着几位皓首苍颜的老道,两侧则是云虚观的弟子和其他道观的观主。

  “虚清道长客气了,是在下打扰了。”秦宇笑了笑,目光看向为首的那位老道,虚清道人,青城山云虚观的现任观主,也是连云子的师傅。

  “前日听闻秦国师驾临峨眉山,当时老道还羡慕峨眉山能够得到秦国师的青睐,结果等啊等,等了许久都不见秦国师到来,差点就要以为秦国师是看不上我青城山。”虚清道人笑着说道,话语之中却是充满了风趣。

  “道长这是捧杀在下啊,道教圣地青城山,在下怎么可能不来,只是中途被俗事缠住耽误了时日。”

  秦宇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刚刚上任国师,很多势力都在观望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上峨眉山的事情恐怕已经是传遍了玄学界。

  要是自己真的不来这青城山,那才是得罪了青城山的道士。同在一省,自己去了峨眉山,却不去青城山,落在外人眼中会觉得自己和青城山有间隙。

  所以,既然走到了国师这个位置上,有时候一举一动都要考虑许多,要考虑到自己的某个举动带来的影响和玄学界中人对自己这个举动的解读。

  “秦国师里面请。”

  虚清道长和秦宇相互之间客套了几句话之后,便是将秦宇迎入了云虚观中,而其他道观的观主也是跟随而入,至于他们带过来的道观管事却是没有这个资格,只能是返回自己所在的道观。

  和进入报国寺一样,秦宇依照习俗拜祭了道观中的神像和青城山的祖师爷,不过,秦宇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青城山祖师爷神像上面的一副字上。

  “镇守一山。”

  四个古朴有力的大字,却是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意,如果是心志不坚、道心不稳之人,恐怕看到这四个字就得被伤心神。

  “秦国师,这是我青城山祖师爷留下来的祖训,我青城山一脉永世镇守青城山,不得迁徙。”虚清道长看到秦宇的目光落到祖师爷神像上面的字时,在一旁解释道。

  “青城山镇守一山,镇压鬼窟,功德无量,在下佩服。”秦宇点了点头,诚恳的答道。

  拜祭完了之后,秦宇跟随着虚清道人到了道观的后院,这里早有道童准备好了香茗。虚清道人作陪,和秦宇讲述着青城山的一些过往奇事,两人谈乱着如今的道家现状,倒也是相谈甚欢。

  当面前的茶杯换上了第三泡茶水之后,秦宇开口询问道:“道长,我与连云子道兄当年三会大比结缘,这一次上青城山,也是想见故人一面,不知道连云子道兄是否在山上?”

  “连云子?”虚清道长眼中闪过一缕复杂之色,随后才答道:“连云子在山上,目前正在洞府闭关静修,所以可能没法出来与秦国师想见。”

  “是这样啊,那就真的不凑巧了。”秦宇一脸遗憾的说道。

  “秦国师放心,等连云子出关之后,我必然会转告秦国师到来之事,连云子对秦国师也是敬佩的很。”

  听到虚清道长这话,秦宇心里却是不以为然,连云子对自己很上心那是真的,不过那不是因为敬佩自己,而是时刻想着挑战自己超越自己。

  不过,就在秦宇和虚清道人交谈的时候,此刻,云虚观门口却是跑进来了一位年轻道士,是直接朝着后院而来,也不过面前的众多观主,人还没到后院便是开口喊道:“秦国师,我师兄连云子请师兄到金旭阁一见。”

  金旭阁,是连云子修炼所在的洞府,青城山有三十六峰,八大洞,七十二小洞,而这金旭阁就是七十二小洞之一。

  “哦,既然连云子道兄已经出关,那自然是要去见上一见的。”秦宇站起身,目光看向虚清道长,“道长要一同前去吗?”

  “自当跟随。”

  离开了云虚观,那位年轻道士在前,秦宇和虚清道长在后,至于其他人则是被虚清道长喝令不得跟随。

  一路之上,秦宇看到虚清道长脸上不时流露出来担忧之色,不禁在心底莞尔一笑,他知道虚清道长担心什么,是怕连云子到时候再向自己出手挑战。

  说白了,虚清道长对于他自己的徒弟没有多大的信心,但是他又知道自己徒弟的脾气,在某些方面固执的就是他都劝不住的,不然也不会私自一个人进入鬼窟。

  金旭阁,坐落在青城山三十六峰之一一座山峰的顶端,这是一座孤峰,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无路可上,而此刻的秦宇便是站在了这金旭阁对面山峰的顶端,与金旭阁遥遥相望。

  两座山峰之间间隔超过了百米,中间只有一条铁索相连,没有任何的保护措施,平常人看一眼都要胆寒。

  而此时,站在山峰顶端的秦宇遥望着对面的金旭阁,眼睛却是微微眯了起来,因为,在那金旭阁的顶峰,此刻同样是站着一个人,也是目光凝望着这边。

  这个人,自然就是连云子。

  此刻的连云子依然是一身青衫,身后依然是背着他的那柄剑,一个人站在金旭阁处虽然显得是男的渺小,但却又又是如此的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