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八章 无耻小人(第五更)

第两千零八章 无耻小人(第五更)

  “我只有一个女儿。”

  崔永清走出院子的这最后一句话让得秦宇浑身一颤,因为他明白崔永清话里的意思。

  崔永清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崔晓娇,而崔晓娇喜欢刘杰,作为父亲的崔永清自然是希望自己女儿能够幸福,但是他知道崔家和刘家之间的巨大财富差距。

  哪怕刘杰也喜欢自己女儿,但是刘达不一定会愿意让自己女儿嫁入刘家,而且就算嫁入了刘家恐怕地位也不高。

  所以,崔永清选择了交换,他拿出这大鹏展翅的风水地,换一个自己女儿的幸福。

  崔永清的回答让得秦宇震惊,他这才知道,其实崔永清有时候比他看的还要通透。

  崔家在村子里的人缘是好,可这年头人缘再好也没有钱来的实在,论钱,崔家所有的财产加起来都没有人家刘家的一条大腿粗。

  论势力,崔家世代都是普通百姓,都靠着这片土地生活,也不认识什么达官贵人,而刘家不一样,刘家的生意很大,这结交的当官的自然也就多,崔家拿什么去跟刘家抗衡。

  现在刘家把那山林给承包了,只要刘家不允许,他也不可能把自己奶奶给葬在那山上,崔永清的奶奶已经是一百零四岁的高龄了,又能再坚持个几年,而一旦老去,总不可能尸体撑着不下葬吧?

  再者就算是给葬了下去,这世上因为得罪了人被人挖坟的事情还少吗?就算刘家不明着挖,只要搞一个什么开发,恐怕镇上便会支持刘家清理山上的坟墓。

  这一切,崔永清都看的很透,既然崔家没有实力和刘家争,那就让给刘家。崔永清的要求也不高。只希望因此可以让自己女儿幸福。

  这是一个做父母的私心。

  秦宇没有再说什么,崔永清的决定他没法说崔永清选择错了,毕竟。崔永清不是玄学界人,他只是模糊的知道大鹏展翅意味着什么。但却不是十分清楚的知道大鹏展翅的意义。

  而且,崔永清不是玄学界人,对于风水之地是否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功效恐怕也是带着一丝疑问的,不是百分之百的笃定,这一丝疑虑就可以让他做出其他的选择了。

  如果,没有崔永清这最后的几句解释,秦宇是打算等到崔永清离开之后他也离开的,崔家的这份因果他已经是了结了。最后崔家没有得到这块风水地,那是崔家自己的命。

  但是现在,秦宇突然有了兴趣,他想要看到一个结果,为此,他决定留下来。

  ……

  莺****长,春天总是让人迷醉的,对于望眉村的村来说,今年的春天到来除了意味着农忙的时候又来了,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刘家从外地回来。承包下来了村口左边的那座邪门的山,并且每年向村里支付十五万承包费用,而且一承包就是承包了十年。

  一百五十万。对于望眉村这样的一个村子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有了这笔钱,村子里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所以,村民们对于刘家的回来是十分高兴的,刘家的祖宅也是成为了这一个月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几乎每天都有村民们到刘家做客。

  刘家门前有一片宽阔的空地,平日里村子里的老人便是坐在那里晒太阳,而刘家则是奉上一些水果,这可高兴死了村子里的那些小孩。

  这一个月。秦宇依然是居住在崔家,什么也不干。每天就是在村子里游逛,偶尔就是在某个山坡上一躺就是一天。悠闲的晒着太阳。

  对于秦宇,村民们也是有些好奇的,他们不知道秦宇和崔家是什么关系,但是看样子不像是亲戚,可既然不是亲戚,为什么崔家人会愿意好吃好喝供着一个月。

  而对于秦宇,崔永清是觉得有些愧疚的,所以这一个月他都没敢这么见秦宇,而崔晓娇则是忙着和刘杰约会,那就更是没有时间去理会秦宇了。

  而刘达和黎平两人,这一个月则是忙着在山上布置墓地,崔永清放弃了大鹏展翅之地,刘达取而代之,重新修建了凉亭,又在离着凉亭的上方三丈之处修建了一个坟墓。

  凉亭是大鹏展翅之地,而真穴建在大鹏展翅三丈之上,这是刚好大鹏展翅后挥动翅膀的距离,也只有在这里才能享受到大鹏展翅所带来的气运。

  黎平在风水上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并没有点错穴,现在,墓地已经挖好,一切准备就绪,就差……

  崔家别院的墙角,两道身影紧紧相拥,耳鬓厮磨,两道身影的主人都十分的忘情,直到,一道咳嗽声的响起。

  “咳咳,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

  秦宇从一侧走过,看到相拥在一起的崔晓娇和刘杰,一脸抱歉的说道,同时脚步却是没有停下,朝着崔家院门口走去。

  崔晓娇被秦宇这一出声打动,面色绯红,连忙从刘杰的身上离开,而后低着头小跑开了,刚刚杰哥哥搂住她的时候,她一时忘记了推开,结果就变成这样了,也幸亏是被那骗子看到,要是被村里人或者自己亲人那看,那脸可就丢大了。

  看着崔晓娇跑开,刘杰是一脸的阴郁,目带不善的看着秦宇消失的背影,他记得很清楚,如果不是这人,自己又怎么会被父亲给安排留在这里和这崔晓娇演戏,早就回到城里快活了。

  可偏偏崔晓娇又很矜持,这都一个月了也最多只是让他牵牵手亲亲小嘴,想要进一步根本就不可能,今天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可结果又被破坏了。

  “早晚会有你的好看。”刘杰面带怨恨之色的低声轻语了一句,而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自家祖宅走去。

  “哎,终非良配,只是不知何时才能醒悟。”

  破坏了崔晓娇和刘杰亲热的秦宇,在转过头去的刹那,却是轻轻的在心底叹息了一句,而后,走进了崔家。

  “老崔,跟你说一句话,算是对你这一个月的报答吧,你女儿和刘家小子并非良配,我劝你还是不要让你女儿陷得太深。”

  正在院子里修理着锄头的崔永清听到秦宇的话后,眉头却是皱了皱,这一个月,他也知道自己女儿陷得有多深,同样的他也察觉到了刘家的一些变化。

  刚开始的一个礼拜,那刘达对自己很热情,天天喊着自己去喝酒吃饭,只是一个礼拜之后,尤其是当刘达给自己父亲墓地修建好后,这份热情便是淡下来了。

  甚至一开始刘达几次说的要给崔家一百万的补偿的,现在也是绝口不提了,虽然自己肯定是不会收的,但是从这些事情中,崔永清也是看清楚了刘达这人的心性。

  商人,这是一位彻底的商人心性,眼中只有利益,对他有利益帮助的人,他可以亲热的和人称兄道弟,可一旦没有利益可图了,又可以转眼之间将人给抛在脑后。

  崔永清知道自己先前想错了,以刘达这样的心性,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让出了这大鹏展翅的风水地就会对自己女儿好的,所以,自己女儿嫁给刘家并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对于刘杰,崔永清这一个月也默默观察了好多次,也让他发现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刘杰虽然在人前表现的谦谦有礼,但是有几次崔永清都听到刘杰跟人通电话的时候,满嘴的脏话和说着轻佻的话。

  所以,就算是秦宇不提,崔永清对于自己女儿的将来也是有了忧虑,他心里也是有了打算,而现在秦宇这一开口更是坚定了他内心的想法。

  “晓娇已经是请了一个月的假了,差不多是把年假都用光了,我明天就给她买票送她回城里去。”崔永清放下手中的锄头,朝着秦宇说道:“多谢秦兄弟提醒了。”

  然而,崔晓娇恰好是这时候走到门口,听到自己父亲的话,一下子就愤怒了,手指着秦宇骂道:“又是你,你在我家一个月白吃白喝就算了,你竟然还背后说人坏话,你这人到底是有多无耻,你是嫉妒杰哥哥比你帅比你有才华,你简直就是一个人渣。”

  “晓娇,不要乱说。”崔永清也没想到自己女儿会这个时候进来,也是愣住了,等到自己女儿骂完了才反应过来。

  “爸,我又没有说错,他白吃了我们家一个月,每天都大鱼大肉供着,还好酒给他买来。人家杰哥哥哪里不好了,他这么说人家杰哥哥的坏话,这人就是心理阴暗。”听着崔晓娇的指责,秦宇皱了皱眉,却是没有辩驳。

  “爸,今天我话给放在这里了,如果今天你还让他留在家里,那我从今天开始就不住家里,总之这个家有他没我。”崔晓娇气的手都哆嗦,在她眼中杰哥哥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而眼前这人是什么,完全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点阴阳先生的皮毛就开始招摇撞骗、骗吃骗喝。

  而现在这人竟然还在背后说杰哥哥的坏话,让自己爸爸把自己给送走,简直就是一个无耻的阴险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