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八十二章 反常的妇女

  “这位老板,你要算命那就找吴大师,吴大师算的很准的。”商贩看到秦宇一直站在旁边默默的观看,以为秦宇也是要算命,当下开口建议道。

  “那就请吴大师替我算算。”

  心血来潮,秦宇倒是没有拒绝,在那吴大师的摊位前坐下,说道:“吴大师是要问生辰八字吗?”

  “生辰八字,还有姓名,不过先要让我摸下面相。”吴大师答道。

  “好,那吴大师就摸吧。”

  秦宇点了点头,这吴大师是个瞎子,自然是要靠手摸的,所谓相术的摸骨,其实就是从这些瞎子相师当中流传下来的。

  所谓上天给人关上一扇窗户,就会给人打开另外一扇窗户,摸骨,并不是表面意义上的摸骨头。摸的是人的命骨。

  秦宇将脸靠近,那吴大师伸出手,那是一双很细腻的手,不同于一般四五十岁男人的粗糙,这双手反而可以和那些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的葱葱玉手相提并论了。

  看到吴大师的这双手,秦宇眼睛一亮,这位吴大师在算术上的本领恐怕不低。

  瞎子看相全凭一双手,就好像魔术师一样,是靠着双手混饭吃的,这双手自然与普通人不同。秦宇曾经看到过一则记载,某位相师宗师,在九十多岁的高龄,一双手却是如同新生小孩一样粉嫩。

  吴大师伸出手,先是摸到了秦宇的脸颊,确认了秦宇的轮廓,之后一手不动,一手在秦宇的半边脸上摸索起来。

  从脸颊到额头,吴大师的手却是从一开始的稳定到后面出现微微的颤抖,甚至到后面,脸上竟然出现了汗珠。

  等到吴大师的手离开秦宇的脸颊收回到桌子下时,那放在他自己双腿膝盖上的手,依然还是有些哆嗦。

  “吴大师,现在是不是要报我的生辰八字给你?”秦宇笑着问道。

  “不……不用了。这位老板,你的命格我测不出来也不敢测。”吴大师连忙摇头,此刻他的内心早就卷起了惊涛骇浪。

  一开始他的双手摸到秦宇的脸颊时还没有什么,只是。等到他开始摸骨的时候,先是摸到眼前这位年轻小哥的辅骨。

  摸骨最重要的两点就是辅骨和主骨,主骨是一个人的命格所在,但是辅骨却是一个人命格改变的根本。

  都说贵人相助扶摇上青天,这贵人就是辅骨。一个人的命格能不能改变就看着辅骨了。

  只是。当他摸到眼前这位年轻小哥的辅骨时,却是差点震惊的将手收回来,因为这位年轻小哥的辅骨太凌人了。

  贵人有高低,可他摸到的这位年轻小哥的辅骨那贵气却是冲天而起,而且还不是一道贵气,无数到冲天而起的贵气,密密麻麻的让他手心出汗。

  任何一道贵气都让他心悸,尊贵的连帝王都无法比拟,可这世上还有比帝王更尊贵的人吗?

  可只是这样,吴大师还不死心。所以他又去摸秦宇的主骨了,只是,才刚刚碰触到秦宇的主骨,这吴大师的手就立刻收了回来。

  “一片迷雾,强行逆天,此骨摸不得。”

  吴大师记得自己那本相术总纲上面留下的十大不能算的面相,其中排第一的就是这种面相,按照总纲上的记载,凡碰此面相,算不得也摸不得。更推测不得。

  否则,轻则遭受反噬,重则遭遇天谴。

  看到吴大师的表情,秦宇从凳子上站起。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想到了这个结果,自己的面相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敢测,也没有人测得出来。

  当秦宇从凳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另外一边此刻却是出现了变故,那位算命先生和一位游客打起来了。

  “你个骗子。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鹦鹉算命,完全就是骗子把戏。”那游客很激动,一下子就将那地上的黄布给掀翻了。

  “你……你竟然敢骂慧贤师傅,你会遭到报应的。”算命先生也是被气的不清,他这生意刚刚开张,还没赚到什么钱就有人来砸场了。

  “报应,就是一只扁毛畜生我会怕它。”那游客没听到这话还好,一听到这话,直接是一把将那笼子给推翻,里面的鹦鹉被惊吓的展翅飞走了。

  “大家不要上这个骗子的当,什么鹦鹉算命,那就是他设计好的,他这黄布上有两百多个姓,然后每张卡片上虽然有十几个名字,但是每一张卡片对应一个格子的只有一个姓氏是重合的,其他姓氏都对不上的,这根本就是数学九宫格。只要训练好那鹦鹉,让他记住哪张卡片对应哪一个格的那个姓就可以了。”

  “不姓大家看看这些牌。”

  那游客一把抓住放在一边的卡牌,发给了旁边围观的游客,这些游客拿着卡牌和那黄纸上格子上的姓氏对照,结果发现果然如这位游客说的那样,每一张卡片对应一个格子的只有一个姓氏重合。

  哗然。

  这一发现,让得所有游客都沸腾了,尤其是那些先前付了钱测姓的,也是一脸的愤怒,就要抓住那算命先生。

  不过,那算命先生见势不对,一个拔腿就跑了,那速度叫一个快啊,等到那些游客反应过来已经是没影子了,连家伙都不要了。

  很显然,这样的情况这位算命先生,哦不,这位骗子不是第一次遇到了,逃跑的技巧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了。

  骗子跑了,这些游客也就只能是慢慢的散去了,那些没上当的还好,上了当的也只能是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不少游客开始上山,而与此同时,却是又有一辆大巴车来到了山脚,从车上,又一次下来了一大批游客。

  这批游客一下来,秦宇的目光第一眼便是落在一个小男孩的身上,那是一位十来岁左右的小男孩。只是,小男孩没有一般小孩的那种活泼,反而脸色十分的苍白,整个人带着一丝病态。

  而且,和其他小男孩来到陌生的地方总是充满了好奇不同,小男孩的眼神却是带着畏惧,一手紧紧的攥着他的母亲,倒更像是一个有着自闭症的孩子。

  这是一家三口,除了小孩的母亲还有他的父亲,小孩的父母三十出头,只是两人的脸上却有着一抹掩不去的愁容。

  “浩浩,咱们到峨眉山了,开心不开心。”妇女摸摸小男孩的脑袋,问道。

  “妈妈,山上有倚天剑吗?”小男孩天真的问道。

  “有的。”

  “那我要看倚天剑,不过那个师太好坏的。”小男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低下了头。

  “有爸爸妈妈在,什么坏人都不用怕。”妇女安慰道。

  当然,秦宇只是看了几眼便收回了目光,正准备抬脚朝着峨眉山而去。

  “妈妈,这里有位老爷爷,是不是就是电视里演的那位算命先生,我要算命。”小男孩拉着自己妈妈的手说道。

  “好,那咱们就去算命。”

  妇女对男孩很疼爱,拉着男孩的手就要朝着那位吴大师走去,只是,在视线落到吴大师那边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眼中似乎是有着不敢置信之色。

  “这位小朋友要算命啊,吴大师很准的。”一边的商贩又再次开口帮吴大师拉生意了。

  “他姓吴啊。”妇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对啊,我们都叫他吴大师。”商贩不明白这位大姐为什么这么在意吴大师的姓氏,不过还是点头回答道。

  “哦,那好吧。”

  妇女这才拉着小女孩朝着吴大师走去,不过那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吴大师的这张脸。

  “吴大师,这位小孩让你帮他算一下命。”商贩领着小孩在凳子前坐下,朝着吴大师说道。

  “哦好啊,小朋友你今年多大。”吴大师点了点头,问道。

  “我今年十一了。”小男孩脆声答道。

  “嗯,小朋友你把手放到桌子上来。”

  小男孩按照吴大师所说的,将手放在桌子上,不过就在吴大师准备伸出手的时候,那位妇女却是开口了,“吴大师,你是哪里人啊?”

  “沧州人。”

  “哦。”妇女没有再问,而妇女的老公则是站在一边,有些疑惑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自己老婆怎么有些不对劲了,从见到这位吴大师开始,似乎是有些心事。

  吴大师伸出手,颤颤巍巍的在桌上摸了一会,才摸到小男孩的手。

  “小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爷爷,我叫浩浩,张天浩。”

  “张天浩,好名字啊。”吴大师手摸着小男孩,但神情却显得有些激动,一双老手一直在小男孩的手上摸着,随后,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浩浩,把脸伸过来让爷爷摸摸。”

  “等等。”

  小男孩正要将脸伸过去,那妇女却是拦住了小男孩,而后朝着吴大师问道:“既然吴师傅是沧州人,那就说几句沧州话来听听,刚好,我们一起来的游客当中也有一个沧州人。”

  妇女说完目光死死的盯着吴大师,然而,吴大师却沉默了,半响之后,妇女直接是拉着小男孩的手,朝着自己老公说道:“咱们走。”

  “妈妈,爷爷还没有给我算命呢?”小男孩有些不高兴了。

  “不算了。”

  男孩的父亲有些惊讶的看了自己老婆一眼,因为自己儿子的身体特殊情况,自己老婆对儿子的所有要求从来都是答应的,这一次怎么这么反常,不就是算一个命吗?

  PS:猜一猜这位吴大师什么来历?和这妇女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友情提示,吴大师在前面出现过的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