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六十七章 风水第一村

  三月,阳光明媚,春风吹拂,夹杂着泥土和芳香的气息,和煦阳光照射在人的身上,让人情不自禁的就带着一丝慵懒。

  没有了正月的喧闹,多了一份宁静,走在乡村的路上,沿途看着两旁的景色,秦宇的思绪却回到了昨天和孟瑶、莫咏欣两女对话的那一幕。

  “反正现在我两都怀孕了,你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了,所以我和咏欣姐商量之后,决定放你自由,由家养变成散养,但是你也别太高兴,咱们要约法三章。”

  想到孟瑶说这话时候小嘴微微嘟起的神态,秦宇的嘴角便是翘起,其实他哪里又不知道,两女是体谅他,哪个女人不希望怀孕的时候,自己的丈夫能够陪在身边。

  “第一,在孩子出生前一个月必须回来。”

  “第二,不能再勾搭其他女人,不然的话等你回来,我就和咏欣姐两人把你给阉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孟瑶脸上带着恶狠狠的表情,做了一个剪刀手的手势。

  “第三,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要知道你现在不仅是我们的丈夫,更是孩子的未来爸爸。”

  孟瑶和莫咏欣提出来的这三个要求,其实就等于是没有要求,对于秦宇来说,已经有了两女,他自然不会再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

  想着两女,秦宇的嘴角便是洋溢着幸福的弧度,对秦宇来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和财富不是拥有诸葛内经,而是能够和两女在一起。

  阳光照射在秦宇的脸颊上,映衬着他的笑容和那微微上扬的弧度,让得车内的某一位忍不住按下了相机的快门。

  虽然是无声的快门,但是秦宇依然是感觉到了。侧过头,在他的左侧前面的一个位置上,一位年轻男子正举着相机。看到他看过来,笑着说道:“哥们。刚刚你这神情配合上这阳光很好看,我是一个摄影师,拍一张不介意吧。”

  “没事。”秦宇收回了目光,淡淡的说道。

  这一次,他是跟着一个旅游团来的,而目的地也是他向往许久的一个地方,一个对于风水师来说很著名的地方。

  “好了,还有十分钟咱们就到了这一次的目的地了。社里已经是安排好了人家招待我们,今天是自由活动,不过我先跟大家说一些注意事项,这三僚村可和一般的旅游景点不同,有很多忌讳的,你们可以拍照,但是有些写了禁止进入的地方就不要去,不然出了事情可没怪我提前跟你们说过。”

  大巴车上的导游跟着众多的游客说道,这一车总共有三十多位游客,大部分都是省内的。只有少数几个是省外的。

  “导游,我听说三僚村是风水村,这里的风水大师是不是很多很厉害。”一位游客开口问道。

  “当然了。三僚村可是中国风水第一村,风水在咱们国家是迷信吧,但是人家三僚村搞得旅游开发主打的就是风水文化,你说牛逼不牛逼。”

  “那导游你来过这里这么多次,有没有碰到什么风水高人?”一位游客好奇的问道。

  导游撇了撇嘴,“你们以为风水高人是这么好碰的,就算是碰到了人家也不会理会咱,我可是听人说,这三僚村出来的风水师每年都是百万以上收入。我这一年的工资都请不动人家。”

  导游这话一出,人群一片哗然。百万年薪啊,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了。除了那些大城市里的大公司的高管,又有几人可以有这么高的年薪。

  所以,所有游客的情绪在导游这句话之后全都调动起来,一扫长途坐车的疲惫,一个个都对三僚村充满了好奇。

  车子,在三僚村的村门口停下,映入所有游客眼中的第一幕便是一座用大理石堆砌起来的牌坊,也是三僚村的入口,最中间上面刻着一个太极图案,而下面则是一行镀金大字:风水文化第一村三僚。

  “这里就是三僚村的村门了,从这里进去就属于三僚村,关于三僚村的名字来源呢,说起来也是一个典故。”导游从车上下来,看着游客们纷纷在这牌坊下照相合影,便是开口讲述道:“相传当年杨救贫大师和曾、廖两位徒弟来到三僚,那时候这里还没有多少农家也不叫三僚。杨救贫大师一看这三僚的地理风水,山水环抱,便是知道这是一个好地方,便和两位徒弟在这里隐居下来,修建了三座茅屋。”

  “所以,所谓的三僚,指的就是三座茅屋,只不过当时的地方方言,三座茅屋和三僚有些同音,慢慢的这里就被人叫成了三僚村。”

  “当时杨救贫大师断言:前有罗经吸石,后有包裹随身,住在这里,子孙世世代代端着罗盘,背着包裹出门”

  “三僚村原先有好几家姓的人住在这里,不过现在只剩下了廖、曾两家了,大家可以进村自己观看。”导游话还没有说完,游客们便已经是朝着村子里走去了,而秦宇也在这群人的中间。

  进了村子,很多人是朝着那著名罗经吸石景点而去,相传那是当初杨救贫隐居居住的地方,而他的两位徒弟则是居住在另外两侧。

  “这里就是著名的曾氏砂手,砂手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就是坟墓的左右护翼,关于这个砂手还有一个典故。”此刻不少游客站在曾氏砂手前,而导游则是在一旁介绍道:“相传当年曾氏祖上下葬的时候,要建这砂手,可当时在砂手这边还有一个望族沈家,砂手一建好之后,沈家便是让人连夜给推倒。”

  “不过当时曾氏有一位在皇帝身边,帮忙修建皇陵,当时老皇帝问他有什么想要的,他说什么都不想要,只想给自家祖上建造一个砂手,皇帝听后便是派了两位太监来到这三僚村,亲自监工督促。”

  “有皇帝的旨意,这沈家自然不敢再造次,砂手很快就修建好了,只是两位太监中的一位却是因为水土不服死在了三僚,最后就被葬在了砂手边,这个太监墓被后人称为护砂墓,而沈家的人因为害怕到时候官家会把太监的死怪在他们的头上,所以便是迁移走了。”

  “其实,说起来这沈家也是自找的,人家曾家给祖坟修建砂手是很正常的事情,沈家仗着那时候家大业大族人多,处处欺凌曾家,结果最后却是落得一个灰溜溜离去的下场。”

  导游的话让得游客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过,站在一旁看着那太监墓石碑上所刻的字的秦宇听到导游的话,眉宇却是轻轻的一挑,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除了秦宇之外,人群中,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脸上却是露出怒容,冲着导游喝道:“年幼无知,不知道就不要乱讲,事情的真相远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真当曾家人只是想要建造一个砂手?要是这样的话,那曾从政又怎么会愿意放弃皇帝的赏赐而只要修建一个砂手。”

  中年男子的这一番呵斥让得其他游客愣住了,就连秦宇也是抬头颇有些意外的看了眼这中年男子,而那导游在短暂的呆滞之后,也是反应了过来,立刻反驳道:“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要不然这个导游让你来干?”

  “哼,一个小小导游知道什么?”中年男子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三僚村一直流行着一句谚语:先有陈刘沈,后高曾廖。尤其是沈姓那更是名门望族,如果不是曾家心怀不轨,沈家又怎么会去拆除曾家的砂手。”

  “还有为何那太监为死亡,真的是水土不服的原因吗?那为何另外一个太监无事,这太监一死最大的受益者除了曾家还有谁?”

  中年男子冷笑连连,“曾、廖两家迁居到三僚之后,陈、刘、沈三家便是先后出事,其中刘家在曾廖两家居住之后族里便是经常出事,不是有人无故受伤就是有小孩意外丧命,直到有一天,刘家族长所养的一头十年寿命的老牛冲出牛栏,朝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刘家人全部出去追赶。”

  牛,在当时不仅是财富的象征更是农民赖以生活的宝贝,这牛跑了整个刘家的人都追出去了,一直追了几十公里那牛才停下。

  只是,无论刘家人怎么拉扯,那牛都不愿意离开,最后刘家的一位长者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牛有预测祸兮之能,家牛狂奔,这是说明那三僚村我们刘家不能呆下去了,不然必然会有大祸。”

  而刘家也就因此搬离了三僚,就在这牛所停下的地方重新安家,后来人丁兴旺,也是成为了大族,族上还出了不少进士。

  “知道那牛为什么会跑吗?因为牛有灵性,它知道主人家的风水被人破坏,如果主人不离开,就会有灾难,所以才带着刘家人离开了,而整个三僚,谁有这样的本事可以动刘家的风水?”

  中年男子反问,在场的游客却全都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明白中年男子话里的意思,整个三僚,只有曾、廖两家有这样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