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秦岚归来

  接下来的几天,秦宇就是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像是千金小姐一样,每天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鼓捣一下菜地,而后便是呆在书房静静的阅读诸葛内经中的内容。

  秦宇很喜欢这样安静而又恬然的日子,直到那位十四叔的到来。

  “十四,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年货都卖好了?”秦父看到十四叔,开口问道。

  “卖好了,我儿子和儿媳妇他们全都操办,不用我劳心,我来是告诉你,王大恒家昨天出事了。”

  秦宇坐在院子里,听到十四叔的话后,眼睛微微眨了几下,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出事,出什么事情了?”

  “王大恒的孙子昨天下午让车给撞了,据说撞的很严重,浑身都是血,当场就没有了反应,送到医院抢救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我估计就算救回来了,这人也是废了。”

  “怎么个回事,十四你说清楚点。”秦父一听,神情也是变得肃然,追问道。

  “王大恒家不是把围墙一直是围到贴着马路死死的吗?昨天下午,王大恒的孙子和人玩耍,然后直接从铁门内跑了出来,结果被一辆路过的车子给撞了,据说王大恒的孙子当场就飞出去了十几米远。”

  “是这样啊。”秦父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他记得王大恒的孙子好像只有六岁,这么小的孩子被车给撞飞出去,那肯定是伤的很严重。

  “其实要我说这王家也是活该,是,这地是他买下的,他要怎么盖院子是他的事情。但是他将围墙做的这么前,只要一出铁门就是马路啊,而且围墙又挡着来往车子司机的视线。人家根本就注意不到。”

  “这王家是自己作孽,要是围墙退后那么一寸的距离。那人家司机也看得到啊,这样突然一出现,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就王大恒他儿子那车,每次要开进去都要鼓捣好几次。”

  听着十四叔和自己父亲的对话,坐在院子藤椅上的秦宇却是微微一笑,是的,这就是他当初会说那句话的原因。

  门前不留一寸地。日后悔恨无余地。

  如果从风水的角度来说的话,那就是为了泄煞。

  马路是有路煞的,路煞伤人,所以很多地方,对于屋子建在马路边上的,如果有老一辈的存在,都会让在门前留一条水渠。

  有了水渠的阻隔,路煞便会泄入水渠当中,而不会伤及到人家。再或者如果没有水渠的话,那就将房子退后一点。前面明堂留的多一点,同样也是可以阻止和减弱路煞。

  这是风水上的讲究,其实也不仅仅是指的路边的房子。就是在其他地方的房子也是如此,总之明堂前的地不能盖完。

  但即便不说风水,就是单单从生活角度出发也是可以解释的。

  路边的房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给来往的车辆和司机留足视线,这样司机还提前做出反应。

  农村的很多农家都在房子之前浇灌一片明堂,这明堂不但是可以平日洞天晒晒太阳,夏天晒晒东西,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个缓冲,来往的司机就可以看到房门前的情况,如果有人从房门走出。或者有小孩在玩耍就会放慢车速,避免了某些悲剧的发生。

  至于门前留水渠那就更好解释了。农村的马路可没有什么排水设施,下雨天雨水落在地上只有两个去处。一种是流向低的地方,一种是等着自己蒸发。

  但是农村很多人造房子是恨不得把买下的地全部给造完,连一寸都不能浪费,所以房子是死死的贴着马路,导致了马路上的水没法流走,如果加上对面一侧人家也是如此建造的话,那么这条路必然就会有很深的积水。

  积水,不仅仅是给过路的人带来不方便,就是对两边的房子主人也同样是如此,车子路过,水花四溅,倒霉的还不是这两边的人家。

  这就是风水,很多时候风水的一些理论实际上都是根据现实情况的,用一句当下比较流行的话来说,风水源自生活,却又高于生活。

  王家的事情,对秦宇来说只是一个插曲,出了这个事情,秦宇相信王家恐怕会将那围墙给拆掉了,至于王家那孙子,秦宇心里也是笃定,不会有生命危险,同样也不会有太大的伤残,因为这是秦宇当初从王大恒的面相上看出来的。

  也正是如此,秦宇当初才只是留下一句话后就走了,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事情对王家来说只是一个教训,同样的对整个村子的村民来说也是一个警惕。

  ……

  日子就这么过着,在浓浓的新年到来的气氛当中,在震天的开门红鞭炮和绚烂的烟花当中,新的一年终究是到来了。

  新年正月,拜年串门。

  但是对于今年的秦家来说却是有着一件大事,那就是秦宇的大婚,正月初八。

  因为秦宇婚礼的特殊缘故,是放在京城举办的,所以,秦家的亲戚都要提前前往,而这需要时间去安排。

  早在年前的时候,秦父秦母便是已经和家里的亲戚说好了,能够抽的出三天时间的亲戚都已经提前通知了,至于订票倒是不需要,以秦宇现在的地位,直接是安排了一辆专列。

  正月初五,秦家的亲戚都来到秦宇家里集合,秦宇和亲戚们打着招呼,不过随即目光却是落在了一旁的一位女子身上。

  一头秀丽的长发披在肩上,很是文静的站在那里,手中提着一个简单的格子小包,十足的淑女样。在女子的身边还站着一位男子,男子的神情有些拘谨,不过这男子的面孔对秦宇来说却是十分的陌生,并不是他家的亲戚。

  “岚姐,回来了啊。”秦宇朝着女子走过去,脸上露出了笑容。

  “是啊,回来了,有没有想大姐。”

  女子一手搭在秦宇肩膀上开口说道,她这一开口先前的淑女气质便是荡然无存。

  “怎么样,三年支教有什么收获没?”秦宇笑呵呵的问道。

  没错,这女子就是秦宇的堂姐秦岚,当初在李一依事件之后,秦岚便是留在了那里支教,而且一支就是三年。为此大伯他们没法找自己抱怨,一个女孩子,就算是要支教也不要跑那么远的地方啊,而且一个女孩子能够有多少个三年,最青春的三年时光错过了,以后可就不好嫁人了。

  但是秦岚的性格就是如此,她决定了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放弃的,谁也劝不住她。

  “应该是有收获的,至少是带了人回来,介绍下吧。”秦宇目光看向秦岚边上的男子,秦岚脸颊微微染上一抹红晕,没有了先前的大大咧咧,反而是显得有些娇羞。

  “他叫班旭宁,是我在支教的时候认识的。”秦岚向秦宇介绍起她身边的这男子,同时也向着班旭宁说道:“班旭宁,这是我堂弟秦宇。”

  “你好,你好!”

  班旭宁听到秦岚的介绍,立刻上前握住秦宇的手,因为在来这里之前,秦岚就交代过他,对她堂弟的态度要热切一点。

  班旭宁不明白秦岚为什么说这些,按道理不是应该都长辈表现的热切和尊敬吗?一个堂弟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对待吗?

  秦宇笑着和班旭宁握手,目光在班旭宁的脸上打量了一会,班旭宁被秦宇看的有些发毛,他感觉秦岚这堂弟的眼神好像能够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

  “不错。”

  半响之后,秦宇松开了班旭宁的手,朝着秦岚说了一句,就是这句话,让得秦岚紧绷着脸放了下来,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秦岚的这些表情变化都被班旭宁看在眼中,等到秦宇走后,班旭宁有些不解的小声问道:“秦岚,你好像对你这堂弟有些敬畏啊。”

  “你懂什么,我爸妈对咱们的事情有些反对,我爸妈是希望我嫁给一个当地的,而不是嫁到老远的外市去。所以我堂弟的态度很重要,如果我堂弟认可了你,咱们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秦岚没好气的白了班旭宁一眼,低声解释道。

  “你这堂弟的话这么管用?”班旭宁有些不信,秦岚的堂弟不也是晚辈吗,说的话在秦岚父母面前就这么有用?

  “你堂弟是当官的还是大老板啊?”班旭宁询问道,在他想来,一个晚辈说话能够让长辈信服,只有两种可能,这个晚辈很有出息,而在现在这个社会有出息就是两种,要么有权要么有钱。

  “什么都不是,反正你只要记住我说的就可以了,哎,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秦岚没有多解释。

  “去京城也好,我有几位同学就是在京城部委上班,当初是一个寝室出来的,据说他们部里和一些酒店有合作,到时候可以帮忙安排一下。”

  “拉倒吧,这些事情用不着你操心,只要到时候你别表现出来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给我丢脸就可以了。”秦岚白了一眼班旭宁,“我堂弟安排了一辆专列,你同学能够安排的到?”

  “呃……”班旭宁沉默了,别说是他同学了,就是那些部委的高官恐怕都没有这本事,毕竟现在可是春运高峰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