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两千零四十章 官威

  林音这话一出,张远河愣住了,张泽爱也愣住了,两人都转头看向林音,不知道林音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让她爸放过张泽宁,这和她爸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她说的张老书记,让张老书记自己去承受这段因果,而不要害了她的丈夫吗?

  如果林音的话是这意思的话,张远河皱了下眉,但心里却是觉得可以理解林音的想法的。

  毕竟一边是她的公公,一边是她的丈夫,作为一个妻子自然是不希望看到自己丈夫出事,人性都是自私的,和她过一辈子的是她丈夫。

  “小音,你”一旁的张泽爱也是和张远河想到一块去了,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却又无法指责林音,因为如果换做是她站在林音这个位置上,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做出和林音一样的选择。

  毕竟,父亲是她们的父亲,对于林音来说只是公公,没有血缘关系。

  然而,秦宇听到了林音的话后,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的惊讶之色,只是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

  “爸,求求您了,放过泽宁吧,他是你的女婿啊。”林音依然在痛哭的喊着,视线却是朝着四处旋转,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

  毫无反应,整个房子只有张泽宁的痛苦惨叫声,林音见状再也忍不住,直接是朝着阳台跑去,“爸,既然你不愿意放过泽宁,那就把我也带走吧。”

  林音跑出阳台,张远河和张泽爱正要阻止,却被秦宇拦下了,“让她去吧,她是唯一的变数。”

  林音,是张家能否熬过这一劫的唯一变数。

  跑到了阳台的林音,一把夺过被张泽宁握在手中的雨伞,张泽宁意识已经是半昏迷,很容易的就被林音给夺了过去。

  林音拿着雨伞。阳台外的猛兽便是将充满仇恨的目光盯向了林音,下一刻,一声虎啸,一头老虎猛地朝着林音扑去。

  没有任何的反抗。林音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老虎扑过去,这让一旁的刘扬惊呼了一声,他仿佛看到了林音喋血猛虎爪下的残忍场面,因为不忍心看到这场面。刘扬闭上了眼睛。

  而就在刘扬闭上眼睛的刹那,一股阴风刮起,这阴风大作,吹得整个阳台是哗哗作响,林音手中的雨伞直接被阴风吹落,掉落在了一旁。

  同时,这阴风将那头即将扑到林音身上的猛虎也是猛地给吹走,猛虎不甘心的怒吼着,可惜去奈何不了这阴风。

  阴风吹走的不止是这猛虎,那些在阳台虎视眈眈的其他猛兽也是通通被这阴风给吹走。等到阴风停下来的时候,张家外面已经是没有一只动物了。

  林音睁开了眼睛,而后一下子软倒在地上,看着漆黑的夜色,嘴里喃喃自语道:“爸,谢谢您,谢谢您放过泽宁。”

  “小小宇,这是怎么事?”张远河一脸吃惊的看向秦宇,为什么张泽宁的妻子一出去那些猛兽就走了?

  “都进来吧。”秦宇微微叹了一口气,“大舅你去把张泽涛两兄弟给扶到这沙来吧。”

  “哦。好。”

  秦宇大舅和刘扬一起将张泽涛、张泽宁两兄弟给抬在了沙上坐下,后面,林音默默的跟着走了进来,看着张泽宁身上的伤痕是一脸的心疼。

  “小宇。要不要给送医院?”张远河看着血流不止的张泽涛两兄弟,有些担忧的朝着秦宇问道。

  “不用了,把这两片人参给他们含在嘴里就可以了。”

  秦宇从身上掏出两片只有指甲大的人参片交给了自己大舅,秦宇大舅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按照秦宇的吩咐,给张泽涛两兄弟一人嘴里含了一片。

  在张远河想来。这么小的一片人参片能有什么用,人参他也吃过,除了能够对身体有些补充以外,对伤口又没有多大的效果,而且弱不狂补,越是身体脆弱的人就越不能立刻吃补品。

  张远河自然不会知道,这人参是秦宇从三十六洞天福地得来的千年人参中的一小片,就这么一小片人参只要这个人还有一口气在,就可以延长几个小时的生命,堪称是千金难买。

  所以,当张泽涛两兄弟含住这片人参之后身上的伤口立刻停止流血,并且面色慢慢变得红润起来的时候,张远河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眼睛,一片人参,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效?

  含下了人参的张泽涛和张泽宁两兄弟很快就醒了过来,两兄弟看到自己躺在沙上,脸上都有着迷惘之色,因为他们的记忆还停留在阳台外面的时候。

  “人都醒过来了,也都到齐了,那就坐下来好好聊聊吧。”秦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看向门口,“进来吧,不管你想做什么,眼下是最好的时候。”

  在秦宇话音落下的时候,门口却是刮来一阵冷风,而后,门口处的蜡烛却是熄灭了,至于那铁锅里的纸钱更是早就烧完了。

  “兄弟请坐。”

  秦宇对着前面说了一句,这让张远河几人毛骨悚然起来,因为在秦宇的面前就是空气啊,根本没有什么人存在。

  秦宇把手伸到茶几上的袋子里,从里面拿出了几片绿树叶,这是几片陈年的柚子树的树叶,每一片树叶上面都有一个被虫子蛀破的孔子。

  “把这树叶放在你们的眼睛上面。”一共六片树叶,秦宇分给了在场的六人。

  当张远河他们拿着树叶放到自己眼睛上面,然后看向秦宇的对面沙时,所有人都傻眼了,哦不对,林音除外。

  因为他们看到了在秦宇的对面,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头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的血丝,所有人的目光和男老头对碰时,都被老头眼神中的阴冷之色给吓到了。

  “这是鬼?”

  张远河和刘扬打了一个寒颤,因为他们想到先前在小区下面秦宇跟他们说过的话,张家有鬼。而此刻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了,除了是鬼还能是什么?

  “我原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但是我现在知道了,林音的父亲林先生你好。”秦宇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看向对面的老头,开口说道。

  “什么!”

  秦宇这话一出口,让得张泽涛姐弟三人脸上全部露出了震惊之色,尤其是张泽宁更是将目光看向一边的妻子林音,“小音,岳父不是已经去世了二十年了吗?他真的是?”

  林音紧咬着嘴唇,神色复杂,许久之后才幽幽答道:“没错,他就是我父亲。”

  林音的话证实了秦宇的话,但同时也让在场的人更加的疑惑了,林音的父亲,一个已经死了二十年的人,鬼魂却出现在张家,这到底是怎么一事?

  “不要疑惑,我相信事情的真相会一点点的剥开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要给大家解释一点事情。”

  秦宇目光从在场每个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张老书记的身上。

  “我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官威这两个字,多少也对官威有些感觉。”

  秦宇的话让得张远河他们点了点头,张远河和刘扬都是官场的人,对于官威的感触是最深的,而张家也算是官宦世家,自然对官威也不陌生。

  “很多普通人见到当官的就自觉低了一头,这其中确实是有着那看不到也摸不见的官威的作用,但是,官威不止是对活人有用,对死人也有用。”

  “都说明镜高悬,在古代,衙门之地鬼魂是不敢靠近的,就是因为官员身上有着官威,而这官威让得鬼魂忌惮和惧怕。”

  “还有这么一个说法,这一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张远河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大舅,以你现在的位置,一般的小鬼也都不敢靠近你的,因为你身上的官威足以将这些小鬼给压得死死的。”秦宇看向自己的大舅,笑着说道。

  “可秦大师,这和我家老爷子的病有什么关系?”张泽涛不解的开口问道。

  “有,当然有关系,而且还是很大的关系。”秦宇看向张老书记的目光带着一丝冷笑,“你们以为你们父亲退休之后为什么会突然得怪病?就是因为你父亲退休了,身上的官位没有了,没有了官位傍身没有了官威,鬼魂便来找你父亲报复了。”

  “你父亲在位置上,有着那官位带来的官威傍身,鬼魂不敢靠近你父亲,所以,那么多年来你父亲没有出一点事情。”秦宇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冷笑连连“退休综合症,有多少所谓的退休综合症就是来自于鬼魂的报复。”

  “可鬼魂为什么要报复我家老爷子?”张泽涛不解,他家老爷子并没有害过人,怎么会有鬼魂来报复老爷子。

  “这个,就要问你父亲了。”

  秦宇目光看向张老书记,而在秦宇说完这话的时候,张老书记的眼角,却是滚落下两滴浑浊的泪水。

  张老书记落泪了,但依然没有开口,还是保持着那份呆滞的模样。

  “不管你想怎么了解这份因果,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们吧。”秦宇看向对面林音的父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