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出手!

  “就凭你们四个也想拦住我,真是痴人说梦。”

  白瑾俏脸上带着不屑之色看着这四位黑衣男子,她这表情让这四位黑衣男子勃然大怒,“真是嚣张,待我来拿下你。”

  四位黑衣男子中的一位直接是朝着白瑾出手了,一掌下去,整个奈何桥都晃动了起来,那是能量散发出来的余威。

  “哼,真是自不量力!”

  白瑾的话语中始终是带着对这四位男子的不屑,然后在白瑾的心里,对这四位却是打起了万分的谨慎,远不如她表现出来的这么不屑。

  如果白瑾真的没有把这四位给放在眼中,也不会选择隐匿在这些鬼魂当中企图混过去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竟然被识破了。

  当时,白瑾就要从那胜天的身体走过,白瑾精神高度注意着,她发现,胜天朝着他的同伴做了一个眼神示意,虽然是很隐晦的眼神示意,而且只是刹那间便消失了,但是,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

  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白瑾就是先下手为强,一掌劈向了胜天的脑袋,因为她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胜天也没有想到白瑾会这么的果决,所以,虽然他已经是有了防备,但还是被打了一个出其不意,最终堪堪避过脑袋,但是左手臂却是被白瑾给废了。

  此刻四位黑衣男子和白瑾交手,整座奈何桥上的鬼魂疯狂的奔逃,就连秦宇也不得不后退一些,因为不能使用念力,所以他没法承受这些能量碰撞的余波。

  只是,越看下去秦宇越心惊,因为白瑾此刻展露出来的实力竟然达到了七品后期的地步了,和上次见面相比又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秦宇自认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到达七品中期已经是巨大的机缘了,却没有想到,白瑾的机缘比他还要大,竟然已经是七品后期了。

  之所以会说机缘。是因为秦宇明白,不管天赋再好之人,也不可能在短短的这么些时间内便是提升一个小境界,而且还是七品这个台阶上小境界。

  到了七品这个境界。每一个小境界的提升比前面所有境界的提升都要来的困难,因为每一次的提升,都会带来实力恐怖的增长。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这句话最准确的说法就是从六品宗师境界之后,到了六品之后。才是真正的一品一重天,相差一品的境界,哪怕是有再逆天的法宝和底盘也不可能越品而战。

  所以,看到白瑾竟然已经是七品后期了秦宇才会这么的震惊,震惊于白瑾的机缘,也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上天唯一的宠儿啊。

  不过,很快秦宇从震惊变成了担忧,因为,白瑾以一敌四却是慢慢的步入了下风。这四位黑衣男子也是七品后期,以白瑾的实力对付两个还可以,一下子面对四位,却是有些不支了,如果不是其中一位被她提前废掉了一条手臂,恐怕现在早就被拿下了。

  虽然和白瑾之间有着许多恩怨,不过在这一刻,秦宇却是希望白瑾胜出的,毕竟,和白瑾的恩怨只是私人恩怨。但是很明显,这些黑衣人关系到整个阴间,也关系到阳间的稳定,在这个前提下。私人恩怨可以放在一边。

  “哼,还不束手就擒,就凭你也想从我们四人手中逃出,简直是痴人所梦。”

  “那就试试。”

  白瑾嘴上硬挺,但其实心里却是有些着急了,这一次她托大了。可是她也没有想到阴间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变故,如果不是她必须来这一趟带走一样东西,她早就退走了。

  “该死的,要是我的本命法宝还在,还用怕你们?”

  白瑾在心里暗骂,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那道被她诅咒了无数次的年轻身影,那带着一脸真挚笑容的无辜脸孔,只有她才知道,这脸孔下面藏着的是一颗多么腹黑的心。

  就是这张面孔的主人抢走了她的本命法宝,不然的话,本命法宝在手,就算不能击败眼前这四人,但至少是可以完好退走,不像现在被围困无法脱身。

  白瑾不知道的是,此刻她心里咒骂的人就离着她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和这四位黑衣男子的大战。

  砰!

  又是一掌碰撞,白瑾的身躯摇摇欲坠,而与此同时,其他三位黑衣人也是出手了,在奈何桥上空打的天翻地覆,根本不给白瑾喘息的时间。

  这一幕,让得秦宇皱了皱眉,这样下去,白瑾被抓是迟早的事情。

  出手帮忙?

  可是以自己不过七品中期的实力恐怕没有什么用,如果加上追影偷袭的话,有可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也只能是缓解一下局势而已,没法彻底的改变眼前的战局。

  就在秦宇沉吟的时候,场上的局面又有了变化,白瑾被一位黑衣男子一掌拍中了肩膀,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朝着桥上坠落,不过,坠落的方向刚好是秦宇这边。

  看到这一幕,秦宇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微微向前走了几步,这样,等待白瑾站稳之后,他刚好出现在白瑾身后十几米处。

  “束手就擒吧,以你的实力不是我们的对手。”

  “要不是我的本命法宝不在,就凭你们四个也想留下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白瑾抹掉了自己嘴角的血迹,而她的话落在身后的秦宇耳中,却让秦宇浑身一震,因为秦宇想起,白瑾的那所谓本命法宝那颗梅花树不就是被自己的元神小人夺走挂在了腰间吗?

  想到这里,秦宇眼中闪过一道果决之色,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形成。

  “哼,不要口出狂言了,大家一起上,将她拿下。”

  四位黑衣男子再次出手,白瑾不得不咬牙抵抗,不过,不出一分钟,白瑾再次被打下来,而且这一回离着秦宇的方向更近了,只有那么几米的距离。

  “不好,她想跑!”

  那四位黑衣男子一看白瑾落在桥上的位置,神色一变,立刻就明白了白瑾的企图,白瑾这是借着被打伤降落到靠近轮回殿那边的方向,想要逃脱。

  “不能让她跑了。”

  四位黑衣男子几乎是同时从高空射向白瑾,而白瑾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因为她确实是存了这样的主意,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对方给看穿了,现在,只能是赌一把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白瑾直接是朝着奈何桥的另外一边冲去,不过,当白瑾看到挡在她前面的秦宇时,却是一下子气不打一处来,喝道:“给我滚开点。”

  白瑾一时之间没有认出秦宇,只把秦宇当做是一个吓傻了鬼魂,这也不怪白瑾,秦宇此刻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的念力散发出来,看着就是一普通鬼魂,而且先前为了混入判官殿,秦宇的外形还进行了一些改变,除非是和秦宇很熟的人仔细观察,不然根本就认不出来。

  白瑾没有认出秦宇,只想逃走的她,对于秦宇这么傻愣愣的拦在前面自然是无比的气恼,正当她准备一掌将秦宇拍飞的时候,却是看到秦宇朝着她挤眉弄眼了几下。

  一开始,白瑾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这一个鬼魂冲自己挤眉弄眼是想要干什么,难不成狂妄自大的想拦下自己?

  也不怪白瑾,在这紧急关头,她哪有时间盯着秦宇看个清楚,就是这么一眼扫过便收回了目光。

  “跑,你跑的掉吗?”

  与此同时,那四位黑衣男子离着白瑾也只有几米的距离了,其中最近一位更是一掌拍下,将白瑾的前路给堵住。

  眼看着逃不了,白瑾的俏脸也是变得坚决,“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咻!

  白瑾身上的一件纱裙落下,.裸.露出胜雪的肌肤,那锁骨之下的一片莹白之处,一朵梅花正灿烂的绽放着,犹如一幅完美的艺术图案。

  以人皮为纸,纸上梅花开,妖艳不可言!

  秦宇是见过白瑾身子的,白瑾是梅花九数的命格,身上有着梅花不奇怪,不过,那四位黑衣男子却是第一次看到,其中一位男子脸色骤变,“云梦白家。”

  就在这四位男子震惊于白瑾身上的梅花时,此刻的秦宇却是右手一挥,追影出现,同时,在他的头顶上方,元神小人也是现身。

  “白小姐,你的本命法宝还你!”

  秦宇的喝声惊醒了白瑾,白瑾回头刚好看到一道身影从她身侧而过,再接着,就看到一位十来岁的孩子正以一双天真无害的大眼睛看着她,在小孩的手上,则是握着一刻梅花树。

  “秦宇!”

  白瑾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嘣出这两个字,要是在这时候还不知道这看起来傻愣愣的鬼魂是秦宇的话,那她就真的是白活了这么久的岁月了。

  不过,让白瑾没有想到的是,秦宇的元神小人竟然将手中的梅花树朝着她丢来,而白瑾则是下意识的接住。

  “白小姐,现在咱俩应该同仇敌忾,有什么恩怨等下再说。”

  秦宇的声音在前面传来,白瑾回头,便是看到秦宇手挥着紫色长剑朝着那位被她废掉一只手臂的黑衣男子,这一剑的光芒耀眼,将整条奈何桥都照亮了,同时,漫天的星辰也出现在了奈何桥上。

  这一剑,是秦宇的全力一剑!

  因为秦宇知道,他的机会不多,大道反噬随时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