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真正的凶手

  秦宇的话入让得孟瑶三‘女’愣住了,也让得太叔公和耿方呆住了,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秦宇话里的意思。.访问:.。

  “我不是警察,所以,我不会抓你们,满足了我的好奇心,那我也该告辞了。”

  没有多说,秦宇直接是转身就走,孟瑶三‘女’愣了一下后,随即也是跟上了秦宇的步伐,只剩下了太叔公和耿方两人一脸糊涂的站在原地。

  他们不明白,既然这位年轻人并不是想要抓他们,那么为什么又要知道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太叔公和耿方不懂,孟瑶也不懂,当走出祠堂之后没多久,孟瑶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秦宇,你真的不举报他们啊?”

  “我为什么要举报?”秦宇看向孟瑶,笑着反问道。

  “啊!”孟瑶迟钝了那么一会,才答道:“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杀了人啊。”

  先前孟瑶是有些不忍,毕竟太叔公的年纪都这么大了,可秦宇真的不举报了,她这心里却然而觉得有些不踏实,这实际上便是多年的法制教育和个人的感情在作祟。

  说白了吧,就是情与法产生的碰撞。

  “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对我来说也分人。”秦宇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说杀人就要偿命,那他有多少条命恐怕也不够偿还的,毕竟,死在他手上的人可不少。

  “其实,太叔公和耿方并不知道,哪怕他们不出手,耿老三他们也活不了多久的。”

  秦宇的话让得孟瑶愣住了,因为她不知道秦宇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说过鬼‘迷’心窍吗?”

  秦宇突然问了一句,孟瑶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而一旁的别雪听到秦宇这话后,眉头一挑,“秦宇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脸上带着一缕神秘的笑容,秦宇突然朗声说道:“出来吧,不用再躲藏了,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跟随着我们。”

  “谁……谁跟着我们啊。”孟瑶听了秦宇这话。有些害怕的双手环抱‘胸’前,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大衣,有人在暗中跟着她们,光是想想就觉得‘挺’让人恐惧的。

  “别雪!”秦宇目光看向别雪,别雪却是有些狐疑的回了秦宇一个眼神。她明白秦宇的意思,秦宇这是让她把人找出来。

  只是,让别雪想不通的是,以秦宇的修为和境界,还需要自己出手吗?

  然而,想不通归想不通,别雪还是一步踏出,手中的长剑扬起,右手结成剑指在长剑上面画了一个符文图案,结着口中轻喝了一句:“去!”

  咻!

  长剑飞起。朝着秦宇等人左边的一个方向刺去,‘射’向那黑暗之处,下一刻,那黑暗之处传来一声痛苦的惨叫,接着,一道黑烟刮起,迅速的朝着江边而去。

  “不用追了,我知道他在哪里。”别雪准备追击,不过却被秦宇拦下了,“跟着我走吧。可以找到他的。”

  一刻钟后,秦宇四人又重新回到了长江边上,看着滚滚逝去的长江水,秦宇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喊道:“出来吧,我知道你躲回了江底。”

  回应秦宇的只有江水流逝拍打岸边的声音。

  “怎么,难道你就想这么一辈子都呆在这江底,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以短暂的离开江底,但是我相信你始终还是无法永久的离开。”

  秦宇这话落下,那长江水面终于是出现了动静。一颗人头从水下突兀的冒了出来,而后是身躯,到最后,双脚站在水面,整个人彻底的显‘露’出来。

  这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到这个小伙子的时候,孟瑶三人的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念头便是那跳河轻生的小伙子。

  “能离开江面,但是魂魄却无异常,看来,这‘阴’间消失,不止是让鬼魂的实力大增,也让某些规则失效了。”

  秦宇低声在崔莺莺的耳边说了一句,一开始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这小伙子的魂魄离开江底,但是现在他明白了,因为他想到了‘阴’间。

  ‘阴’间消失,王秀琴的实力大增,那么这小伙子的鬼魂能够脱离江底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要知道,按照以往的规则,跳楼死的人,会在死后魂魄一直重复着生前跳楼的举动,这是对他们轻生的惩罚。

  而跳江死的人就更是如此了,甚至这惩罚还要严厉,如果没有意外,起码百年内是没法离开江底的。

  因为水本来就有压魂的作用,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水鬼要找替死鬼才能离开水底去投胎转世了。

  “秦宇,你能不能一次‘性’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个回事,我到现在都云里雾里的。”孟瑶有些不满的朝着说道,越到现在她越困‘惑’了,怎么又牵扯出来了一个鬼魂。

  “其实很简单,此人是跳江而死,原本他是没法离开这江底的,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的魂魄可以离开江底,但是很显然,离开了江底的他没有多大的实力,但是他又要报复耿老三等人,所以,他只能选择附身。”

  “刚死之人的魂魄很弱,阳气重的人他没法附身,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他去附耿老三的身,恐怕还没有成功就被耿老三身上的阳气给冲散了,所以,他只能是选择比较容易附身的,而整个村子,如果说谁最容易附身的话,那就只有太叔公了。”

  听到这里,孟瑶终于是听懂了,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秦宇你是说,太叔公之所以会杀人,就是因为被他附身控制了。”

  “其实,也不算是控制吧。太叔公本来就有要教训耿老三他们的想法,只是如果没有他的附身,太叔公不会选择这么极端的做法。就好比一个人要堕落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加速了他堕落的过程。”

  在秦宇说完这话的时候,那小伙子的鬼魂终于是开口了。

  “那些人都该死,他们都是该死的。”小伙子脸上带着怨恨之‘色’,“我父母已经向他们跪下了,他们竟然还要索要这么多钱,如果不是他们,我父母也不会找人借钱,更不会欠下这么多债。”

  “不,你错了。”

  秦宇打断了小伙子鬼魂的话,“你觉得那六个人该死,但是你自己呢,如果不是你轻生的举动,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你只怪耿老三他们挟尸捞钱,但没有你的轻生,他们哪里来的机会。”

  “说白了,最对不起你父母的不是耿老三他们,而是你自己。”秦宇手指着小伙子的鬼魂,“遇到一些挫折你就选择了逃避,把一切都推给了你的父母,让他们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你可知道,自杀之人,入‘阴’间是要受惩罚的。”

  “像你这种情况,因情轻生不顾双亲,更是会被打入畜生道,三生三世不得投胎为人。”

  身体,受之父母。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任何不珍惜生命之人,都会在‘阴’间受到判罚,既然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那就索‘性’不要再做人了,直接会被打入畜生道。至于那些轻生之人所谓的来生再见,那根本就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小伙子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哭声响彻了整个江面。

  “爸妈,儿子我对不住你们啊,都是我的错。”

  “爸妈,儿子下辈子还要做你们的儿子啊,这辈子只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

  ……

  看着小伙子的鬼魂在那里哭泣,孟瑶那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朝着秦宇说道:“秦宇,他的魂魄真的不能离开这江底了吗?”

  “嗯,百年内是没法离开江底的,不过现在的情况特殊。”

  秦宇皱了下眉,这小伙子的魂魄是可以短暂离开江底的,如果放任小伙子的魂魄在这里,时间久了难免会出事情,可是现在‘阴’间封闭,根本就没法把小伙子的魂魄送入‘阴’间。

  将这小伙子的魂魄给打散?以小伙子所犯下的事情还没到这程度。秦宇现在是真的犯难了,这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而就在秦宇犯难的时候,秦宇的脑海中突然传来追影的咿呀声,听到追影的声音,秦宇的眼中闪过了亮光,下一刻,右手一扬,一道金光‘射’出,朝着小伙子的鬼魂而去,直接是将小伙子的鬼魂给收入其中而后又飞回秦宇的掌心中。

  “走吧,咱们也回去吧,这一次的事情算是了了。”

  秦宇没有多说,牵着孟瑶的手,朝着宾馆所在的方向走去。

  耿老三他们的事情到此就算是落下帷幕了,然而,对于秦宇来说,这一次的事情带给他的感悟却是很深。

  小伙轻生,付出的代价是父母伤心;耿老三等人贪财,付出的代价是失去‘性’命;太叔公和耿方两人为的维护耿家埫的族规,手上沾染鲜血,恐怕内心也会时刻饱受着煎熬。

  每个人都走错了路,而这些走错路的人连接在了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可耿老三他们真的该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