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报复来了!

  耿方虽然能打,但是尸体被耿老三他们藏起来不叫出来,他也没法那一把刀架在耿老三的脖子上让耿老三交出尸体。

  “耿老三,你们做的是天打雷劈的事情,是会遭报应的。”耿方怒气冲冲的骂道。

  “耿方,你别出来装什么好人,当初你给人捞尸体的时候,还收人家五万块钱呢。”耿老三不屑的说道。

  “你……那情况和现在不同。”

  “怎么个不同,不都是钱吗?只准你耿方赚,就不准我们赚钱了,耿方,你也太霸道了。”

  耿方瞪了一眼耿老三,他那情况和眼前这情况完全不同,那时候找他捞尸体的是有钱的人家,五万十万的人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做一个捞尸人因为许多忌讳牺牲了很多,所以耿方每次捞尸收取的费用并不低。但同样,耿方也记得自己父亲临终前交代自己的那番话。

  “方儿,捞尸人干的是和死人打交道的活,是一个既辛苦又则损阳气的活计,所以,我们收的钱多一点是可以的,但是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开价多少钱,对尸体一定要尊重,如果死者的家属真的拿不出这笔钱,也就当做个善事,切不可因为钱财的事情刁难死者家属。”

  “爸,我会记住的。”

  “你一定要记住,我们家几代能够干这活就是因为牢牢遵守这一点,你老爸我这一生捞过很多值钱的尸体,但也捞过许多没收到钱的尸体,这些死者的家属都是穷苦人家,遇到这样的人家,千万不能多要钱,因为这是对死者尸体的不敬。”

  “还有,如果捞到无人认领的尸体也不要再重新送回江中,这一点要切记切记,否则容易给自己带来灾难。”

  ……

  耿方对于自己父亲临终前交代的这些话是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而且这些年来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从来不敢违背这些规矩。

  如果打捞尸体的死者家属是有钱人,他会开高价,而如果是穷人的话。有时候会只收一点人工费,甚至免费帮忙打捞。所以,这些年来,耿方一直是平安无事。

  耿老三不顾死者家属的苦苦哀求就是不愿意交出尸体,最后死者的家属无奈了。只能是寻求警察的帮助,可即便是警察出面,耿老三他们最后也要收一万五。

  一万五,面对这个高额的价格,死者的父母最终还是咬牙答应了,毕竟,那是他们的儿子。

  死者的父母回去找亲人朋友借钱,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借到了这一万五千块,等到他们把这一万五千块钱交给耿老三的时候,耿老三他们交还给人家的却是一具已经腐烂并且发臭了的尸体。整个脸都已经是彻底的看不出来了。

  看到死者的尸体时,耿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死者的尸体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在水里长期浸泡的关系。

  耿老三他们这伙人根本就没把这小伙子的尸体给捞上来,而是就捞着放在渔网里让其在水里浸泡了三天。

  任凭尸体在水里浸泡,这是对尸体最大的不敬,作为一位捞尸人,耿方除了捞尸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护养尸池。

  因为。有些时候打捞上一些尸体没有死者来认领的话,这些尸体自然不能就这么暴晒着,而是要投入养尸池内,只有这样尸体才不会腐烂。

  但是养尸池的成本很高。所以,不是所有捞尸人都有养尸池的,尤其是耿老三他们这样只为了赚钱的,更不会因此而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弄养尸池。

  看到尸体腐烂,耿方气得说了一句话就走,他只说了一句:“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然而。耿方没有想到,这报应会来的这么快。

  一个月的时间,耿老三六个人,已经死了两人了,耿老三和耿大明这两个团伙的领头人物死了,都是在江面搜寻的时候意外翻船被淹死的。

  然而,就是这个死亡的原因却是让得耿方明白,这是死者在报复了。

  能做捞尸人的,水性自然是没的说的,哪怕就是不能从长江这头游到那头,但也可以顺着往下游飘到岸边,是不可能会被淹死的。

  可偏偏耿老三和耿大明就是被淹死了,虽然警方最后的结论是船翻的时候,两人的脑袋被船板给砸到了导致的昏厥最后才淹死。

  可对于这个结论耿方是不信的,一个经常在船上的人翻船的时候会被船板打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现的事情,在耿方心中,这就是死者的鬼魂在报复了。

  “所以啊,你就看着吧,剩下的四个人也都活不了的。”耿方叹了一口气,又灌了一瓶啤酒进肚子后看向耿静说道:“这一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要指望着靠这一行发财。”

  耿静沉默了,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出来耿方并不是在欺骗自己,因为要是欺骗的话,很快就会被揭穿的。

  “那方子你没有把这事情告诉太叔公?”

  “说了,我和太叔公全都说了,也说了那四人可能会遇到危险,不过太叔公让我不要管了,说如果他们真的被鬼魂找上报复了,那也是他们当初自己造下的孽,是他们的命。”

  “啊,太叔公竟然不管?”

  耿静有些震惊,太叔公这话的意思就是放任那四个人被死者的鬼魂报复了,可这不是太叔公做事的风格啊。

  “太叔公的想法我也不知道,也许太叔公是希望以此来告诫村里人,不要为了发财而走上邪门歪道吧。”耿方答道。

  “不,我觉得你们太叔公没有那么的简单。”

  耿方和耿静听到这话,纷纷将视线看向秦宇,而此时的秦宇脸上带着笑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太叔公应该是会出手对付那鬼魂的。”

  “这怎么可能,太叔公都多大的年纪了,平日里连在村子走动都很少。”耿静反驳道。

  “是不是如我猜测的那样,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秦宇笑了笑,没有和耿静争辩。

  而就在秦宇的话说完没多久,饭店门口却是有着一群人急急忙忙的跑过。因为秦宇他们所坐的这一桌就是靠近饭店的大门口,所以可以看到外面的人。

  “怎么回事,村子里的人这是干什么,怎么都往那边跑去了。”

  耿方和耿静从位置上站起朝着门口走去,耿静一把拉住一个就要从他身前跑过的年轻小伙子,开口问道:“耿蛋,你们这是要干啥?”

  “耿建国出事了,太叔公让我们都过去。”

  “什么,耿建国出事了!”

  耿静的表情变得有些恐惧起来,因为耿建国就是跟着耿老三那一伙的六人之一。

  “那还等什么,我们也过去。”耿方目光看向秦宇,“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有事情要先走了。”

  说完这话,耿方便是拉着耿静匆匆忙忙的走了。

  “秦宇,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看到耿方和耿静走了,孟瑶在一旁开口问道。

  “嗯,这耿方是职业捞尸人,如果这长江下面真的有和Y间的通道的话,那多少是会有一些怪异的事情发生的,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从这耿方的口中探听到一点有用的讯息。”

  无论这条通道封锁的在严密,但既然是阳间和Y间交汇的地方,那么必然是Y气很重的地方。Y气重的地方必然会有一些灵异的事情发生,尤其是对于耿方这样的职业捞尸人来说,肯定是有影响的。

  不过,现在耿方走了,秦宇知道,要想打听也只能等下次机会了。

  “走吧,咱们也跟上去看看。”

  除了耿方,秦宇对这耿家埫的那位太叔公也是有着好奇之心,这耿家埫的太叔公给秦宇一种很独特的感觉,似乎远远不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简单。

  大部队走的不远,所以当秦宇结了账之后,带着三女走出饭店的时候,依然是可以看到大部队的身影,当下便是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大部队的后面,最终穿过几条马路之后,来到一家三层楼的房子前。

  此时这家房子的门前已经是围满了村民,秦宇还看到了耿静和耿方两人的身影。

  “太叔公,太叔公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建国啊,他不能有事情啊,建国要是出了事情,我们这一家老小的可怎么活?”人群里面,一位妇女哭哭滴滴的声音传出。

  “救,你让我怎么救,这是人家死者鬼魂的报复,这是他自己造下的孽,不止是建国,还有剩下三个也跑不了。”

  太叔公的声音传入在场人的耳朵,瞬间整个现场变得鸦雀无声,不少人甚至倒吸了一口凉气。

  “早就告诉你们,捞尸体这行当不是谁都可以干的,人家方子那是祖上一直干的这事,是有规矩的,可你们呢,为了贪图钱财,竟然挟尸体要价,这样的事情是要遭雷劈的啊,这事情我也帮不了你们。”

  “当初人家夫妻苦苦哀求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人家一边承受着丧子之痛一边还要被你们给勒索,这是报应!”

  “我这一次叫你们来只是要告诉你们,以后除了方子,谁也不许再去捞尸了,不然的话,耿老三这六个人的下场就是你们以后的下场,大成,海强你们也准备交代下后事吧。”

  ps:不好意思,今天下午朋友硬要拉我出去庆祝得奖,结果就喝多了,打算在床上睡一会,结果一睡到十二点,醒来九灯便是立刻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