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原缘

  张启涛的话,让得所有人都愣住了,半响之后,王秀琴突然狂笑起来,“张启涛,你还要撒谎。”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撒谎。”张启涛一脸正色的说道:“十几年前,当初学xiào宿shè楼传出来闹鬼事件,每个夜晚都会有女人哭泣的声音,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便是再一次前往了宿shè楼,因为我觉得那哭泣的女鬼就是你。”

  张启涛到宿shè楼,是因为他受不了自己内心的煎熬,所以他打算找到王秀琴的鬼魂,哪怕因此被王秀琴给杀死也是愿yì的。

  所以,在一个夜晚的是,张启涛来到了宿shè楼,面对着充斥在宿shè楼中的哭泣的女声,张启涛还特意走到了阳台上。

  只是,张启涛找遍了整个宿shè楼都找不到王秀琴的身影,最终无奈之下,张启涛便是对着阳台说了一番话。

  没有求饶,对着阳台,张启涛告诉王秀琴,如果你要报仇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的命你随时可以拿去。

  然而,当张启涛说完这番话后,王秀琴并没有出现,所以,张启涛以为王秀琴并不想要他的命。

  蝼蚁尚且偷生,对于那时候的张启涛来说,能够不死自然是一个好消息,于是,他继续对着阳台告诉王秀琴。

  “如果你不杀我的话,那我会前往山区支教,我会把我的一生都贡献给偏僻地区和大山里的孩子,以此来替我赎罪。”

  “你撒谎,你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过这番话,你个骗子,我要杀了你。”

  王秀琴疯狂的摇头,右手一挥,张启涛再次从地上飞起,狠狠的撞落在了那国旗杆上。整个人因为疼痛,一张脸都变形了。

  “秦师叔,我觉得这张启涛没有说谎,当年他应该是去过那宿shè楼说过这一番话的。”钱多多朝着秦宇开口说道。

  钱多多会这么认为,是因为张启涛的表情给他的感觉不像是说谎的,到了这个地步,张启涛已经是没有必要说谎了。

  “可张启涛没有说谎的话,那为何王秀琴会不知道这事情呢?”钱多多随即有低声嘀咕道,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秦宇没有回答钱多多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王秀琴。喊道:“王秀琴你住手吧,张启涛没有说谎,当年他确实是找过你并且说过这一番话。”

  “不可能,他要是找过我的话,我不可能会不记得。”王秀琴听到秦宇的话后回过了头,斩钉截铁的否定了。

  “那是因为你那时候魂魄还没有意识,所以你根本不记得那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当初你在宿shè楼夜夜哭泣的时候,你可记得清每夜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不?”

  秦宇的话让得王秀琴脸上露出了回忆之色。但随即王秀琴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只记得在宿shè楼哭泣过,而在哭泣的过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事情发生她一点也不记得。

  “王秀琴。你是被害而死,所以你的魂魄充满了怨气。这怨气蒙蔽了你的灵识,所以你就和一个机器人一样,一直是在宿shè楼哭泣。这只是你潜意识的行为,并不是你自己的意识去支配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真正恢复意识是在你死后的第二年。但是那时候宿shè楼已经是被拆掉了,你到处的寻找害死你的凶手,可你却发现,你被束缚住了,你无法对人出手,你的一切行动都被束缚在了那只旅游鞋中。”

  秦宇眯着眼睛看向王秀琴,王秀琴的情况很特殊,她是被张启涛从楼上推下去给摔死的。

  所以,实际上王秀琴的怨气只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她被张启涛给那个了的地方,一个则是在她摔死的地上。

  但最终,王秀琴的怨气并没有在这两个地方,而是在那只旅游鞋内,这本身就已经是说明了问题了。

  “王秀琴,我算过你的生辰八字,你是阴时出生,但你五行属土,而且你还是很罕见的后土之命格,所以你的魂魄会比一般人的要稳点,因为你和大地的联系很密切。”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命格,造就了你的魂魄的重心会在脚下,当你死亡的那一刻,你的魂魄便是主dòng的跟着进入了那双旅游鞋内,并且被禁锢在其中。”

  “所以,在宿shè楼哭泣的那个鬼魂并不是你的本魂,那只是你的七魄之一,没有自主的意识,只是因为潜意识里的念头,潜意识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被人害死的,所以天天在宿shè楼哭泣。”

  秦宇的话让得王秀琴愣住了,也让钱多多脸上露出豁然开朗之色,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王秀琴会不记得张启涛向她说明了真相的事情。

  许久之后,王秀琴开口了,脸上依然是带着怨毒之色,“可那又怎么样,说出了真相就行了吗?我被你害死了,就一定要你偿命。”

  “是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秦宇叹了一口气,张启涛杀人在前,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无论张启涛之后做了多少的好事,但这都不能弥补他杀死王秀琴的罪孽,王秀琴是无辜的。

  “张启涛,既然你心怀愧疚,那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去自首,不去向公关机关说出事情的真相。”孟瑶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的家人,我的老父亲。”

  张启涛的脸上带着苦笑,“我父亲是一位老师,而且是很有名望的老师,在他的手上出过许多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这些学生后来无一不是成为了大人物。”

  “一个桃李满天xià的老师,但自己的孩子却是一个杀人犯,这事情要是宣扬出去,对我老父亲的打击是巨大的。因为我老父亲这辈子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教育。”

  “但如果让别人知道,一位教育家连自己的儿子都教育不好,以我老父亲的刚烈性子,恐怕会没有颜面再留在这个世上。”

  “我已经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但是我不想因此还让我的老父亲受到连累,所以,我不敢自首,甚至连自杀都不敢,只能是选zé这样的方式来替自己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