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判断错误了吗?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判断错误了吗?

  然而,钱多多失望了,他走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整个学校没有任何的异常,一切都显示了这学校没有阴灵的存在。

  现在,钱多多唯一的希望便是那两间教室会有所发现。

  当钱多多逛了校园一圈回到秦宇的身边没多久,学校的下课铃铃声便是响了起来,许多学生都迅速的从教室涌出,有的朝着学校门口而去,有的则是前往学校的食堂。

  “怎么,这么急着就要过去啊。”

  秦宇看到钱多多就要朝着教室冲去,却是开口喊住了钱多多,“不急在这一时,既然来到了学校了,那就等翘翘过来一起先吃饭。”

  早在翘翘快下课的时候,秦宇便是给翘翘发了一条短信,让翘翘放学后直接是来到这边。

  钱多多听到秦宇的话,小脸带着不可思议之色的目光看向秦宇,毕竟心智还没有彻底成熟,有些想法没法完全的藏在心里,直接是在脸上暴露出来了。

  钱多多知道自己这位秦师叔不喜欢自己和翘翘在一起,所以呢,自己和翘翘通电话的时候,每次都是要想办法说动翘翘不要告诉秦师叔自己和她通过电话。

  所以,虽然来到了学校,但是钱多多根本就没想过能够见到翘翘,秦师叔肯定是会阻止自己和翘翘见面的。

  秦宇看到钱多多那不可思议的表情,嘴角抽搐了一下。因为,他在钱多多的表情中看到了自己的形象,那是一个和祝英台的父亲一样的形象,是棒打鸳鸯的侩子手的形象。

  “怎么说翘翘也是喊你哥哥,你都来到学校了,要是还不和翘翘建一个面,被翘翘知道了。小丫头非得大哭一场。”秦宇有些别扭的说道。

  “哦对。”钱多多脸上露出喜色,不过也不敢过分的在秦宇面前表露出来。

  几分钟之后,翘翘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扎着小马尾辫,天真可爱的脸蛋配上那学校统一搭配的英伦风格的蓝色校服,活脱脱的一个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美少女。

  “哥哥,多多哥哥!”

  在秦宇他们看到翘翘的时候,翘翘也是看到了秦宇和钱多多,看到两人,小丫头一双大眼睛陡然睁大,闪烁着喜悦的光泽。而后迈着小步伐轻快的跑了过来。

  “慢点,小心别摔倒了,都这么大的人还这么的毛躁。”

  看到翘翘第一个跑到钱多多的身边,秦宇的声音却是不知不觉带着一丝怨妇的味道,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出来。

  其实,秦宇心里也很清楚,翘翘会第一个跑到钱多多身边,是因为和钱多多很久没见了,而和自己这段时间是天天见面。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但即便知道,秦宇心里还是有些腻歪,看着钱多多的目光又带着一点不爽了。

  “多多哥哥,你怎么来学校了啊?”翘翘歪着头。带着天真的神色看向钱多多,“多多哥哥你上次打电话跟我说过几天要来看我,我等了多多哥哥你好几天都没看到,我还以为多多哥哥你不来了呢?”

  翘翘天真的话让得秦宇轻声咳嗽了起来。果然,他就知道钱多多会来到这里是因为翘翘的缘故,敢情老早就和翘翘联系好了。

  甚至秦宇相信。恐怕在包老告诉钱多多他可以出去历练的消息后,钱多多应该就给翘翘打电话了。

  “咳咳。”钱多多也是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他的尴尬是因为他的借口被翘翘天真的话给说露出来了,不过好在钱多多的脸皮够厚,直接是带过这个话题,答道:

  “翘翘,我们这一次来你学校,是因为你们学校有同学被恶鬼给害死了,我是来把这恶鬼给抓走的。”

  “恶鬼?那多多哥哥你抓到了吗?”翘翘一听钱多多的话,小脸上没有害怕,反而是露出兴奋之色,这让一边看着的秦宇眉头微微皱了皱。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肯定会把它给找出来的。”钱多多很笃定的说道。

  “好了,先去这两个教室看看,看完后便去吃饭。”

  秦宇最终还是看不下去了,打断了钱多多和翘翘的交流,随后便是朝着其中一栋教学楼而去。

  然而,十几分后,钱多多一脸沮丧的从教学楼走出来,整个教室内,也是没有任何的异常,甚至钱多多还不死心的在两位学生生前所坐的座位上感受了一下,依然是一无所获。

  教室内没有异常,学校也没有异常,难道这阴灵真的不在校园吗?是自己判断错了吗?

  带着沮丧,钱多多的中午饭并没有吃多少,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吃饭的心情,如果不是为了陪翘翘,他是一口也吃不下的。

  自己当时听到师傅说可以出去历练了,兴奋的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想象着自己行走在社会上,抓恶鬼,收阴灵,甚至和秦师叔一样,扬名整个玄学界。

  然而,这才遇到的第一个阴灵,自己竟然就束手无策了,这让钱多多心里生起一股沮丧无力的感觉,毕竟,无论钱多多心性再成熟,都始终改变不了他十八岁都不到的事实。

  “走吧,送翘翘回学校上课。”

  看到钱多多沮丧的表情,秦宇没有多说什么,等宋远国结账了之后便是牵着翘翘的手走出了饭店,再次朝着学校走去。

  “秦师叔,我下午想再去这两位学生的家里看看,也许是我先前判断错了,可能这阴灵并不在学校里。”进了学校,一直低着头沉默着的钱多多开口说道。

  “你觉得你在学校里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吗?”

  秦宇看着钱多多,不管怎么样,钱多多都是包老的徒弟,而且是自己给包老推荐的,也叫自己一声师叔,还是得提点提点他的。

  “我觉得我该做的都做了。”钱多多回想了一下后答道。

  “错了,你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秦宇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只看了这学校,看了那两间教室,但是你还没有询问过那两位学生的同学,没有了解这两位学生在死亡之前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者是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有时候,事情的线索就是从那些身边之人言语之中发现的,而不是一切都靠着自己去寻找。”秦宇意味深长的说道。

  钱多多的小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半响之后,才朝着秦宇重重的点头,“秦师叔,我明白了。”

  “既然明白,那接下去该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嗯,我知道该做什么了。”

  钱多多一马当先再次走向那两栋教学楼,而秦宇则是牵着翘翘的手在后面不慢不紧的跟着。

  “同学,你和马宇豪是同学吧,请问你知道在马宇豪出事的前几天,马宇豪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呢?”

  钱多多在班级门口拦住了一位男生,不过这男生却只是看了马宇豪一眼便是走进了教室,根本不回答问题。

  吃了一个瘪,钱多多不气馁,不过接下去问了几个同学,除了得到几句没用的答案之外,依然是毫无所获。

  “翘翘,你去问一下。”

  秦宇看着钱多多,内心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钱多多绷着一张脸,就跟探长查案似的,那些学生要会理他才怪。

  “这位同学,马宇豪是你们班的吗?”翘翘拦住了一位男生,甜甜一笑,开口问道。

  那男生看到是翘翘,眼睛都不敢和翘翘那明亮的大眼睛对视,翘翘可是校花,学校的男生几乎没有不认识的。

  “是,马宇豪是我们班的,而且我还是他的同桌。”

  “那同学你能不能告诉我,马宇豪在出现意外的几天前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或者说,有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呢?”

  那男生想了下后答道:“没有,马宇豪和平常一样。”

  “真的没有吗?”翘翘不死心的问道。

  “真的没有。”

  秦宇听着翘翘和这位同学的对话,也看到了一旁钱多多再次失望的神色,终于是开口了。

  “这位同学,那马宇豪的衣着打扮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个还真有。”男同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宇豪在出事情的前一天,上午第三节课的时候,迟到了五分钟进来,等到他做到座位上的时候,我闻到了一丝臭味,这才注意到马宇豪将鞋子给脱下来了。”

  听到男同学的这话,秦宇眼睛一亮,随即问道:“那你有没有问马宇豪为什么要脱鞋吗?”

  “我没有问,我只是让他把鞋穿上,他也很快就穿上了,我想可能是下课的时候玩的太热了,这才脱鞋凉快下吧。”

  “同学谢谢你了。”

  秦宇没有再问,这位男同学面色通红的看了眼翘翘之后便是走进了教室。

  “秦师叔,还是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看来我的判断真的是错的。”钱多多等那男同学走进教室后,沮丧的对着秦宇说道。

  “谁告诉你说你的判断是错的,现在去那女学生所在的教室,问问她的同桌,那女学生是不是也在课堂上脱过鞋。”

  秦宇意味深长的朝着钱多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