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捡破烂的

  但即便是这样,张娜娜也是观察了一会之后才敢上前相认。

  曾经在公司前台干过一两年,张娜娜的眼界却是开阔了许多,平时接待过不少大老板,也让她知道,原来那些真正的有钱人穿的衣服都是定制,上面没有任何的牌子,但布料上便是能够感觉的出来。

  张娜娜就是看到秦宇身上衣服的布料,最终确定秦宇身上的衣服是定制的,因此才会站出来。

  倒不是说张娜娜势力,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要替人出头那也得先考虑自己的经济情况,更何况对方还是公司里和自己有些不对付的钱姗。

  “原来是你。”秦宇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来,自己曾经又一次去过李卫军的公司,是让前台的小姐通报的。

  秦宇还记得,自己当时还夸奖了这前台小姐几句,看样子,这位现在应该不是干前台了。

  “秦先生,我现在在客户部工作,是大客户经理。”张娜娜似乎知道秦宇在想些什么,直接是开口说道:“我叫张娜娜,秦先生你称呼我娜娜就可以了。”

  “我还是叫你张小姐了,张小姐,既然你认识我,那就先借我钱,一会我便还给你。”秦宇笑了笑,朝着张娜娜说道。

  “哦好,没有问题的。”

  张娜娜连忙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钱包,而后,从里面掏出一叠钞票递给了秦宇。

  “不用这么多,只要一千八就可以了。”秦宇看到张娜娜拿出一大叠百元大钞,只是从里面抽了十八张,而后朝着钱姗走去,“好了,钱给你了,衣服可以脱下了。”

  “哼,张娜娜。你不会**小白脸了吧,可惜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啊。”

  秦宇和张娜娜的对话比较小声,在场的其他人并没有听到,钱姗看到张娜娜给秦宇钱,便是以为两人之间有时很忙龌蹉关系。就算没有,以她和张娜娜的敌对关系也会借此机会损几句。

  “钱你是要还是不要了。”秦宇皱了皱眉,沉声问道。

  “要,我怎么不要。”

  钱姗一把抓过秦宇递过来的钱,而后转身就要走进店里,不过。却是被秦宇给挡住了去路。

  “你干什么!”钱姗瞪视着秦宇,“我可不是张娜娜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没什么,既然这衣服已经被我买下来了,那么你是不是该脱下来了。”秦宇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道。

  “脱,我脱你大爷,快点滚,不然我以后让这老东西在这里捡不了矿泉水瓶。”钱姗很嚣张,但是她嚣张是有资本的。因为这一片的商业区的管理主任是她老公,只要她说一声,老大爷便是别想再在这里捡瓶子了。

  秦宇听了钱姗的话,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而张娜娜见状连忙跑到秦宇身边,小声在秦宇耳边解释了一下钱姗的身份。

  “钱姗,你这样做就过了,人家钱已经赔你了。这衣服就该给人家。”

  “张娜娜,别以为李总提拔了你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这浪蹄子靠着自己的容貌爬上了李总的床。但是也别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撕破脸了谁也别想好过。”

  钱姗的话,让得在场的人一下子带着异样的目光看向张娜娜,今天的张娜娜穿着打扮确实是很性感,加上少妇独有的韵味,却是引得不少男子面露古怪之色。

  “不然的话,就靠你一个前台,要学历没学历,除了一张脸蛋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人,凭什么混进大客户部门。”

  “你!”

  张娜娜被钱姗的话气的一张脸通红,她自己清楚,当初之所以会被调到客户部,就是因为这位秦先生的缘故,根本没有什么潜规则上位之说。

  “不要岔开话题,把衣服脱了,现在就脱了,不要逼我动手。”秦宇的脸也是冷了下来,这泼妇如此挑衅,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

  “什么,你叫我在这里脱衣服?”钱姗也是被秦宇的话给说懵了。

  “没错,既然这衣服我已经买下来了,那这衣服的归属权就是我的了,我自然可以叫你脱下来。”

  秦宇的话一出,围观的人群却是哄然大笑起来,不管钱姗把张娜娜说的怎么不堪,但是钱姗的泼妇作风是最让围观的人反感的,更何况这事情还是因为老大爷起的,人都是同情弱者的。

  “你……你……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钱姗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秦宇。

  “我管你脱不脱,再不脱别怪我动手了。”

  秦宇上前了一步,钱姗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是她不脱,而是因为她里面除了**什么都没穿,而且还是那种很性感的**,就是为了这次晚会准备的。

  这要是把外套脱了,那这大庭广众之下还有什么脸面见人,那不得被人吓死。

  “你给我等着。”

  钱姗把从秦宇手中拿过来的钱朝着秦宇身上一甩,而后蹬着高跟鞋蹬蹬蹬的走开了。

  钱姗这么一走,看热闹的人也是慢慢散去,很快,店门口就剩下秦宇、张娜娜还有老大爷三人。

  “张小姐,这是你的钱,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秦宇将一千八百块钱还给张娜娜,说道。

  “秦先生您客气了,要不是您也没有我的今天。”张娜娜连忙摆手,随即又说道:“秦先生,钱姗这人小肚鸡肠,我怕她到时候会报复这位老大爷,毕竟他老公是这片的负责人。”

  “这女的老公也是和你们一家公司的?”秦宇皱眉问道。

  “是的,而且今天我们公司召开年会,到时候李总也会出席,我也是准备前往宴会的地方。”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跟你一起去,貌似我也算是公司的人吧,你们李总没有把我给开除了吧。”秦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着问道。

  张娜娜嘴角抽搐了一下,上班上到连自己是不是被公司开除了都不知道的估计也就秦先生一人了。不过张娜娜却是关注过,公司的荣誉顾问依然是没有改变的,还是秦先生。

  “那就行了,大爷,我们一起去吧。”秦宇朝着老大爷说道。

  “小伙子,谢谢你,我就不去了,你和这位姑娘去吧。”老大爷摇了摇头,拒绝了。

  他这样的人,不说是进一些豪华的地方,就是连那些装修高档点的店铺都不敢进去,一进去就可以感觉到那些店员厌恶的目光。

  老大爷知道自己讨人嫌,所以他绝对不会去那些地方。

  秦宇看了看老大爷,自然是知道老大爷心里所想,当下也不勉强,朝着张娜娜说道:“既然这样我就不去了。”

  秦宇不去,张娜娜自然不敢勉强,当下聊了几句后便是先离开了,因为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她不能太多耽搁了。

  “老大爷,我们继续走吧。”

  秦宇继续和老大爷朝着前面走去,不过,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老大爷已经是没有心情再捡瓶子了,当下两人是朝着放麻袋的地方走去。

  十分钟后,秦宇和老大爷回到了放麻袋的地方,然而,那里空空如也,四麻袋塑料瓶全都不见了。

  “这……这是谁干的缺德事情啊。”老大爷傻眼了,辛辛苦苦一晚上这不是白费了吗?

  秦宇的脸色也是冷了下来,朝着一旁的一个小摊位店主问道:“这位老板,你有没有看到放在这里的麻袋被谁拿走了。”

  “被这里的保安带走了,刚拿走没多久,哦对,是往这边走的。说来奇怪,以前这些保安都不管的,这几麻袋的塑料瓶也没几个钱啊。”

  听到老板的回答,秦宇没有再多询问,朝着老大爷说道:“老大爷,走,我带你去拿回麻袋。”

  “拿回,小伙子你知道我麻袋被他们拿到哪里去了?”

  “放心,一会他们就会送过来的。”

  秦宇没有多说,带着老大爷朝着先前张娜娜所走的方向走去,一刻钟之后,出现在了一座会场大楼前面。

  会场内,此时的钱姗正依偎在她老公的怀里,口中说道:“老公,这样还不够,明天你就让你下面的保安看到那老头就把他给赶走,实在是太可恶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这样不好吧,这老头也算是帮我们减少了垃圾。”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你不爱我了?连我受欺负了都不帮我?”钱姗发着嗲,不高兴的说道。

  “好好好,老婆你说什么就什么,我明天就通知下去。”

  “这样才对,还有张娜娜那个贱人,不要让我找到机会,不然我肯定不会放过她。”

  ……

  “先生,请出示请帖。”

  秦宇带着老人走到了会场大门口,不过,却是被几位安保给拦了下来。

  “哦,进这里面还需要请帖的吗?”秦宇看向门口的礼仪小姐,问道。

  “强生集团今晚在这里举行年会,没有请帖是不能进去的,还请先生谅解。”礼仪小姐甜甜一笑答道,丝毫没有因为秦宇没有请帖而露出嘲讽之色。

  而就在秦宇带着老大爷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刚走进会场没多久的张娜娜看到门口方向,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下一刻便是快步跑了过去。不过,有人比她快了一步,那就是钱姗和她的老公。

  “捡破烂的,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这里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