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成仙门的战斗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成仙门的战斗

  成仙门崩塌了!

  秦宇傻眼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就好像,他当初创造奇迹的时候,那些围观之人所看向他的目光一样。

  成仙门是什么样的存在,秦宇很清楚,关系到自己师傅的千年布局,也关系到许多的大人物,甚至还和阴间有关。可就是这么牛逼的一扇门,竟然在三道怒吼声崩溃了。

  当初,白起和秦始皇带着十二金人在里面打的金人都变成了碎块,这成仙门也是没有一些动静。但是今天,先是男子一脚踏入让得成仙门颤抖,而后三道吼声成仙门直接崩塌。

  成仙门崩塌了,那一块块石砖掉落下来,而在这时候,秦宇突然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成仙门和他江山社稷图内的那成仙门还是有不同的。

  江山社稷图内的成仙门的石砖是青灰色的,而且上面还残破不堪,就好像是被战火洗礼过的一样,但是,这座成仙门的石砖虽然也是青灰色的,却没有那种饱经战火洗礼的痕迹。

  想到了这点,秦宇的眼瞳收缩了一下,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却是让得暂时没有了心思去考虑这件事情。

  成仙门崩溃,三道绿色的身影出现在这苍穹之中,这三道身影被绿雾包围,秦宇没法看清这三道身影的长相,但是,当这三道身影出现的时候,秦宇发现自己体内的热血情不自禁的沸腾起来。

  这不是激动,而是一种战意,没错,看到这三道绿色的身影。秦宇心中战意突然涌起,那是发自骨子里的战意,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股战意是来自骨子和血液里的,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来自血液里的战意让得秦宇热血沸腾。然而,他的身躯却依然是没法移动,而也就在这时候,那苍穹上的三道身影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股恐怖的威压朝着这边压来。

  噗!

  哪怕明明只是一个影像,秦宇依然是一口鲜血喷出。而后整个人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压着他脊背弯下,这是要把他压的跪下。

  秦宇脸上青筋暴涨,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哪怕脊背已经被压得弯下。但是,要让他跪下,这不可能!

  砰!

  秦宇的膝盖处一声炸裂,骨头模糊,整个人一软,就要跪下,然而下一刻,秦宇双手手掌却是撑着地上。双腿膝盖被毁,但是,他还有手!

  秦宇的目光抬头看向苍穹。他不明白为何只是一个影像,明明已经是无数年前的事情,这三位绿雾包围的声音可以察觉到他还可以伤到他。

  不明白那就索性不想,但是自己只要知道一点就可以,那就是不能跪!

  在秦宇的心中,一个声音再呐喊。“不能跪,绝对不能跪!”

  秦宇不知道如果他跪下了会意味着什么。但是在体内,每一寸肌肤。每一丝血液都在不屈的抗争着,提醒他不能跪!

  “给我起!”

  秦宇双眸爆睁,一张脸抬头看向苍穹,在他的身后,星辰出现,然而,星辰出现的刹那,便是随即被摧毁,同时,秦宇的双手也是传来爆裂声,血肉炸开,连骨头都断了。

  “追影!”

  一声怒吼,在秦宇的身前,追影出现,剑柄抵在了秦宇的肩胛骨处,抵住了秦宇四肢伏地的趋势。

  “重组!”

  趁着这一丝空隙,秦宇再次重组自己的血肉,也幸亏他的身躯经过了圣水的改造之后具有快速的修复功能,不然的话,恐怕他下一刻就要支持不住了。

  然而,即便是有着快速修复功能,在这股压力之下,秦宇的身躯还是一次次的爆炸,而每一次爆炸都会离得地面更近几分,同时,追影的剑身也是慢慢的弯曲起来。很显然,追影也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这一切说起来时间长,但整个过程不过区区几秒钟,几秒钟之后,秦宇还没有趴在地上,那苍穹上的威压却又加深了一分。

  压死骆驼的永远是那最后一根稻草,对于秦宇来说,此刻承受的威压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如果,这一波威压再下来,恐怕他就真的顶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还在崩塌的成仙门中,一把长枪横出,而后,一道身影从崩塌的成仙门内踏出。

  这道身影的出现,秦宇便是感觉周身的压力瞬间消失,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咻!

  持着长枪的自然是当初进入成仙门的男子,男子从成仙门走出,一枪直接是朝着那三位被绿雾给笼罩的人而去。

  天空中爆发一场大战,以秦宇的实力确实没法看清大战的具体过程,他只看到一人一枪在这三道绿雾人之间一往无前。

  如果说,秦宇和大祭司的战斗是打的空间崩塌,那么这持枪男子和这三位绿雾人之间的战斗,那就是天地失色,日月黯然无光。

  秦宇亲眼看着无数的高山被削平,无数河流干涸,大地龟裂,甚至,连那苍穹都隐隐有掉落下来之意。

  以一敌三,持枪男子丝毫不弱下风,相反之下,三位绿雾人身上的绿雾却是越来越少。

  只可惜的是,到后面,持枪男子和三位绿雾人都站到了苍穹之上,以秦宇的视力也是一点都看不到了。

  秦宇很清楚,战到苍穹上去不是这三位绿雾人的本意,而是持枪男子的意思,持枪男子是不愿意再破坏下面的山河。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很久,在这期间,不断的有绿色的血液和金色的血液落下,这些血液就好像雨水一样洒满整片山河大地。

  秦宇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苍穹,而且,秦宇也相信,虽然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但是在这片大地上,此刻关注着苍穹上大战的人绝对不少。

  那会收走玉令的神秘人,还有轮回殿的殿主,恐怕都关注着这场大战吧。

  然而,只要是战争,终究是会落幕的。

  三天之后,苍穹之上,一枪横来,立在了这天地之间,整个天地一片寂静,除了这把金色的长枪,再无一物。

  男子和三位绿雾人都消失了。

  赢了,还是输了?

  秦宇目光带着迷茫,他知道,修炼之人和武者一样,都是兵器不离身的,而现在,只有长枪出现,男子却不见了踪影,难道是持枪男子输了吗?

  可要是持枪男子输了,为何那三位绿雾人的身影也不见了?

  就当秦宇疑惑的时候,苍穹之上又出现了变化,一只玉手横空出现了,直接是朝着那横立在天地之间的长枪抓去。

  “这是成仙门内的那双玉手?”

  秦宇看的很仔细,这只玉手和成仙门内当初出现的玉手一模一样,可是,成仙门已经崩塌了,这只玉手的主人难道不在成仙门内?

  玉手伸向横在这天地之中的金色长枪,不过,就在玉手即将碰到长枪的时候,那已经崩塌的只剩下几块石砖的成仙门内,突然也伸出了一只绿色的手臂。

  这只绿手同样是朝着金色长枪抓去,一绿一白的两只手几乎是同时碰触到了金色长枪。

  砰!

  两只手一样选择了放弃长枪而攻击对方,虽然只是两只手,但是交手的威力也是极其的恐怖,最后,这绿手的主人是打出怒火了,崩塌的成仙门又一次走出了一道绿雾身影,这道身影一出现,便是朝着云雾之中而去。

  璀璨光芒从云雾中出现,在这云雾之中,一道女子身影走出,秦宇看不到这女子的面貌,但是,当女子出现的时候,秦宇心里却是瞬间产生一种依恋感,那种感觉就好像孩子对母亲的依恋。

  绿雾女子和这从云雾中的身影也是战到了苍穹之上,战到了那九天之外。

  而此刻天地,依然就剩下这柄金色长枪横立!

  咻!

  成仙门内又一次走出了一位绿雾人,这位绿雾人没有伸手去抓金色长枪,而是目光睥睨的望向下方的山河,带着一股君主浮沉的霸道,如同无上王者的降临。

  “尔等罪民该诛!”

  绿雾人的声音传遍这整片大地,在绿雾人的这句话下,高山开始了崩塌,大地开始了深陷,江河开始倒流,眼看着一方世界就要彻底的被毁掉的时候,一口大鼎却是从山河大地中稳稳升起。

  大鼎从大地出,普一出现,河流恢复,大地复原,高山停止了崩溃。

  大鼎缓缓升起,升到了和绿雾人一样的高度,而后,在这大鼎之上,秦宇才注意到,上面盘坐着一道身影,同样是看不清面貌。

  绿雾人看了眼大鼎上的身影,没有说话,直接是朝着九天之上而去,而大鼎也是紧跟其后。

  “第三位!”秦宇看着大鼎消失的方向,轻声自语道。

  然而,这场战争并没有停止。

  这一次,崩塌的成仙门内,一连出现了五道绿雾人,这五人站在苍穹之中,那绿雾将整片苍穹都遮盖住了。

  “罪民,就凭你们的力量也想抵抗,你们已经不该存在了。”

  五位绿雾人同时出现,秦宇的脸上却是露出着急之色,从他所知道的来看,持枪男子这边目前只有那收走玉令带来青铜古灯的神秘人和轮回殿殿主了。

  可是,以二对五,这胜算也不大,局势依然是对持枪男子这边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