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成仙门崩塌

  森白色的火焰和青铜古灯火焰融合,两团火焰变成了一团火焰。

  看着这团新的火焰,秦宇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难道他的猜测是错的,这世上并没有九盏古灯,而只有一盏青铜古灯,不同的是这青铜古灯的火焰有很多种。

  铁打的兵营流水的兵,要是这么理解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谁规定了青铜古灯只能有一种火焰。

  不过,秦宇更好奇的是,这两种火焰融合之后,这青铜古灯是不是会有新的变化。

  当初从李家得到青铜古灯的时候,李家的人便说过这青铜古灯是不完整的,后来在彝族得到了火焰,但青铜古灯依然是没有展露出多少的神通,除了护住了自己的第二元神。

  青铜古灯很神秘,神秘到秦宇现在都没有弄懂青铜古灯的来历,但是秦宇也明白,青铜古灯绝对不是一般之物。

  火焰融合之后,新的火焰缓缓的飞回到了青铜古灯的灯芯之处,青铜古灯再一次恢复了那长明灯的模样。

  青铜古灯没有出现变化,这让秦宇有些失望,但失望归失望,秦宇还是走上前,将青铜古灯给握在了手里。

  然而,就在秦宇握住青铜古灯的刹那,青铜古灯的火焰突然跳动了起来,而后,整个室内变得一片光明。

  握住青铜古灯的刹那,秦宇就发现,自己眼前的世界变了,不再是四面都是玉壁的玉室,而是,在一片辽阔的天地之间。

  青山巍峨,大江崩腾!好一副巍峨壮丽的江山景色。

  而在这山巅云层之上,一道身影背对着秦宇,目光遥望着苍穹之中的云海。

  虽然只是一道背影,但这道背影却是给了秦宇极大的压力,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对着这道背影的时候,内心竟然产生了想要膜拜的感觉。

  这不是威压,而是发自内心的膜拜。这种冲动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血液,直觉告诉秦宇,眼前这人和自己有很深的关系。

  看着这道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秦宇脑海中又浮现了另外一道身影,那就是阴间轮回殿殿主。

  秦宇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阴间轮回殿殿主的那一幕,在那宫殿之上,一道身影背对着他,一身麻衣却遮盖不住那伟岸的身形。

  虽然。轮回殿的殿主看起来很普通,但是,秦宇很清楚,轮回殿殿主和眼前这人都是一类人,都是顶天立地之人,只是一道背影却毫不逊色于这巍峨青山。

  这道身影站在这山巅之处,一站就是许久!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那山巅的云雾之中却是出现一人,朝着这道身影而来,秦宇站在后方看到这云雾之中的人。眼瞳在这一刻却是急骤收缩。

  因为,这在云雾之中出现的人他认识,正是他刚刚联想到的轮回殿殿主。

  虽然此时的轮回殿殿主并不是穿着麻衣,而是穿着一件战甲,整个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你来了。”

  “嗯,我来了。”

  轮回殿殿主在男子的身前十米处停下,目光凝视着男子,“真的决定了?你可知道你这样做,那些人会怎么想?”

  “那你呢,你不也是一样吗?此刻你来见我。不也是做出了选择吗?”男子反问道。

  “我?我和你不同。”轮回殿殿主摇了摇头,“我本来就是一闲人。”

  “有些事情,总得有人要去做的,希望。必须要留下来。”男子身子站的挺拔,目光射向苍穹,“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我欠你一条命,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轮回殿殿主神色复杂,许久之后。开口问道。

  “等待,等待时机的到来!”

  “难道你觉得日后还会有人出现吗?”

  “我不知道。”男子摇了摇头,“但我不知道这一次必败无疑!”

  “既然你知道没有胜算,为何还要行动?”轮回殿殿主脸上露出不解之色。

  “我必须要行动,我不死,那些人又如何能够心安,我若不死,又怎么可能留下希望,所以,我必须死。”

  男子的话语之中没有一丝的波动,就好像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然而对面的轮回殿殿主眼神却是黯淡了下来。

  “我知道了,我会去阴间。”

  轮回殿殿主走了,身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整个山巅又只剩下了男子一人。

  男子依然坐在山巅,似乎,他在等待着什么。

  站在男子后方的秦宇突然有一种感觉,男子在等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而这一等,却是几个春秋过去,因为,秦宇见证了白雪皑皑,也见证了江河结冰,同样的也见证了山川草木枯黄却又再次复苏。

  在第六个大地复苏的季节,终于,又有一道身影出现了,这道身影从云雾而来,但却没有显露出身形,秦宇只能看到对方模糊一片却连对方是男是女都看不清。

  秦宇很清楚,并不是对方真正的隐藏了身影,而是因为他境界不够,没法看清对方的样貌。

  “东西带来了。”

  云雾中的身影伸出了右手,秦宇的目光看到云雾中身影右手手掌心之物,眼瞳急骤收缩,因为,那云雾中的身影手掌心之物正是青铜古灯。

  一盏没有点燃的青铜古灯,和秦宇当初获得刚获得青铜古灯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是?”

  秦宇眼神闪烁,看都这一幕,让他想到了很多,难道,青铜古灯要让它看的画面就是关于它是如何诞生的吗?

  不说秦宇此刻心里的猜测,那男子看着云雾中的青铜古灯,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这笑声,传遍了整座山巅。

  “万事以成,尔自珍重!”

  说完这句话后,男子再次抬头看向上方的苍穹,虽然没有看到男子的正面,但是秦宇可以感觉到,此刻男子看向苍穹的目光必然是充满了睥睨。

  “给我开!”

  一声大喝从男子口中喝出,那苍穹之上的云雾在男子的这喝声之下直接是散开,露出了碧蓝如洗的蓝天。

  男子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长枪,此刻,男子右手高举,那长枪直指苍穹,画面,在这一刻似乎是定格住了。

  许久之后,那苍穹之上出现了一座青色的石门,男子枪指着石门,一步踏出,直接是来到了青色石门之前,然后,一脚踏了进去。

  男子踏入青色石门,这青色石门似乎是承受不住男子的威压,竟然在苍穹之上微微摇晃起来,摇摇欲坠!

  仅仅是一只脚踏入青色石门便让青色石门承受不住,下方看着这一切的秦宇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青色石门就是成仙门,对于成仙门,秦宇有一种发自心里的敬畏,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让成仙门出现颤动。

  当初袁承焕将军带领关宁铁骑进入成仙门,成仙门不曾动摇一下;当初白起元帅和秦始皇带领着十二金人进入成仙门,成仙门依然是不曾摇动一下。

  而现在,仅仅是男子的一只脚踏入成仙门,这成仙门就好像是承受不住,这一幕,出乎了秦宇的意料。

  在秦宇的眼中,成仙门很坚固,坚固到恐怕这世上没有人可以摧毁,可是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却是颠覆了秦宇对成仙门的认知。

  但是,秦宇心里也明白,不是成仙门不坚固,而是这男子太强大到了,强大到秦宇都不敢去猜测这男子的境界和修为。

  然而秦宇也知道,这男子绝对是他见到过的实力最强之人,哪怕是弃道人也没法和这位男子相提并论。

  男子,最终还是进入了成仙门,而从男子进入成仙门后,成仙门就没有稳定过,在那苍穹之上不断的摇晃,让得秦宇担心这成仙门随时都会破碎。

  一刻钟后,成仙门射出了一道道绿色的血液,伴随着这些绿色血液的还有惊恐声和古怪的音节。

  在这一刻,秦宇心里突然涌起了冲动,此刻的他,很想冲进成仙门内看一看。

  然而秦宇发现他根本就没法动,只能是静静的看着。这让秦宇无奈,他现在只能想象这男子进入成仙门内,必然在进行着一场大战。

  成仙门内飞出的血液,那云雾之中的身影抛出了一个玉瓶,这些绿色的血液尽数被收入玉瓶之内。

  这一战,持续了七天七夜,在这七天七夜的时间中,成仙门一直是在颤抖着,而就在第八天的晨曦出来之际,成仙门内,却是飞出了一物。

  成仙门内,飞出了一物,这一物的出现,让得秦宇突然感觉到了巨大威压,整个苍穹在这一刻也是变得黯淡无光。

  那是一枚玉令,当玉令飞出之时,那云雾中的身影立刻是伸出手接住了这玉令,而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转身遁走了。

  似乎,这云雾中的身影在这云雾之中等候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候这一枚玉令。

  而就在云雾中的身影消失的下一刻,成仙门内,出现了三双枯瘦的绿色的手,在三双手出现在成仙门外,似乎是想要寻找回那玉令。

  然而,搜寻无果之后,成仙门内传来了三声愤怒的吼声,这三声吼声落下之后,成仙门崩塌了!

  PS:

  这章写了好久,写了删删了写,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