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你是蛊师?

  热门推荐:、、、、、、、

  老街,越南和河口.交界的地方,当秦宇等人到达老街的时候,同样的,被越南那边的士兵给拦了下来。

  “秦兄弟,在车上等我。”

  张大年拍了拍秦宇的肩膀之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而其他人却是在车上没有行动。

  秦宇看着越南的几位士兵朝着车子这边走来,不过,却是被张大年给陪着笑拉走远了,走到一边的角落去。

  “这群吸血鬼。”车上另外一位男子看着张大年拉着越南士兵走远的身影,恨恨的说道。

  “怎么回事?”秦宇问道。

  “这群越南士兵知道怎么车上有私货,所以每次都要拦下我们,而张会长是偷偷的去贿赂他们,不然的话,咱们车上的私货就会被收缴了。”

  “私货吗?”秦宇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在上车之后,他就察觉到了,这车子的底下藏有一些东西,对于车子底下的东西,一开始他还觉得有些奇怪,不过现在却是明白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

  “那些越南士兵这么好打发?”

  “秦兄弟,你有所不知,越南的情况和咱们国内不同,他们的政府并不能完全的控制,更多的是地方武装力量,就好像咱们古代的诸侯割据的时代,政府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实际上各地都有着自己的地方军阀,而对于这些地方军阀来说,他们最需要的就是钱,有钱了才能买得起武器,才能招到士兵。”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上面想着捞钱,下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每次张会长只要给点钱。这些士兵就会放我们过去了。”先前说话那男子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语气很是平淡,很显然,这样的场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不过,秦宇的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之后,却是说道:“这一次。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秦兄弟,这话什么意思?”那位男子有些不懂的问道。

  不过,秦宇还没有回答,在前面驾驶位置上的苗忠伟脸色却是一变,一把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去,“不好,会长出事情了。”

  苗忠伟的话让得车内的其他人目光看向张大年所在的方向,此时的张大年。却是突然被那越南士兵给推了一把,然后,正往士兵口袋里赛的一叠钱却是掉在了地上。

  这叠钱掉在地上之后,其他的越南士兵也是突然发难,一下子将车子给围住了,而刚下车的苗忠伟便是同时被三把枪给顶着,只能是举起双手。

  和张大伟在一起的越南士兵,突然一个耳刮子扇向了张大伟。张大伟整个人一个踉跄,差点就坐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秦宇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而与此同时,那些越南士兵却是冲着车子吼了起来,这是命令秦宇他们下车。

  “该死的,这群越南人想要干什么,前几次收了我们这么多钱。难不成是想反悔?”

  “我曾经听河口那些的人讲过,越南人抓住走私的,男的全部扣住,然后索要大笔酬金,要是女的话……”另外一位男子脸色难看的说道。

  男子的话。让得车上的赵咏君眼神闪了闪,右手却是悄悄的伸到了自己的腰间,不过,就在这时候,秦宇却是开口了。

  “都在车上不要动。”

  秦宇打开了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那些越南士兵看到秦宇下车,瞬间有三把枪对准了秦宇,不过,面对着这三把枪,秦宇却是视若无睹,直接是朝着张大年走去。

  越南士兵在怒吼,秦宇虽然听不懂,但是却也明白这些人的意思,是让他停下脚步,双手抱头之类的。

  然而,面对着这些士兵的怒吼,秦宇却只是回头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些人,这一眼扫下之后,那些越南士兵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

  这些越南士兵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恐怖的野兽给盯住了,不但发不出声音了,而且心里还出现了恐惧,甚至还因此身子都在微微的颤抖。

  “张大哥,你先带大家回去。”

  秦宇走上前,一把扶住张大年,而张大年也是被眼前的这一突然变化给吓蒙了,下意识的点头,然后跟着秦宇往车子方向走去,丝毫没有发现越南士兵的异常。

  不过,张大年没有发现,但是车上的赵咏君几人却是发现了,看到这些越南士兵任凭秦宇下去走动没有任何的反应,赵咏君几人脸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不明白眼前这一幕是怎么回事。

  “苗忠伟,你开车带大家回去,这边的事情交给我,等办妥了,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秦宇带着张大哥走到了苗忠伟的身边,朝着苗忠伟说道。

  苗忠伟的反应要比张大年好一点,因为他毕竟是特种兵出身,面对着越南士兵的突然发难要比张大年沉着冷静的许多。

  所以,苗忠伟是发现了越南士兵现在的异常,但是,和赵咏君他们一样,苗忠伟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苗忠伟没有回答,秦宇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是将车门给打开,然后,将张大伟给推上了车门,随即冲着苗忠伟招手,喝道:“还不快开车走。”

  “是。”

  苗忠伟上了车,他虽然不知道越南士兵为什么突然就跟中邪了一样,但是他清楚,眼下是逃走的好机会,要是等越南士兵清醒过来,想走就走不了。

  没准,是那些先烈的灵魂在冥冥之中出手相助他们也说不定。

  “你要去哪里?”车上的赵咏君看着秦宇,神色复杂的问道。

  “我?”秦宇笑了笑,“自然是去找回先烈的遗骨。”

  “我也跟你一起去。”

  赵咏君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从车上跳了下来,而此时的苗忠伟已经是将车子调转过头了,看到赵咏君从车上跳下去,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开走了。

  秦宇看到赵咏君从车上跳下来,脸上也是有着一丝诧异之色,不过,他没有开口劝说赵咏君,虽然他和赵咏君不熟,也就只是说过那么几句话,但是秦宇可以感觉的出,赵咏君是一个性格倔强的人,一旦认定的事情,别人是不可能劝退的了的。

  赵咏君跳下来车,可让车上另外两位男子急坏了,连忙喊道:“你们干什么,快点上来啊。”

  “我要找回我父亲的遗骨,你们先回去吧。”赵咏君坚定的答道。

  而也就在这时候,张大年终于是清醒了过来,搞清了具体事情之后,却是咬了咬牙,朝着苗忠伟说道:“忠伟,我们这就数你是特种部队出身,你和秦兄弟他们一起,保护秦兄弟他们。”

  “好!”

  苗忠伟没有犹豫,也是从车上跳了下来,而张大年却是从副驾驶爬到了驾驶位上去,最后,看了眼秦宇三人之后,却是一脚踩着油门,朝着河口方向而去。

  “一定要以自己的生命为第一。”

  这是张大年最后留下的话,而秦宇看着身边的苗忠伟和赵咏君两人之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朝着两人说道:“跟我来!”

  因为已经是到了越南境内,秦宇直接是带着两人来到了停在一旁的一辆越南士兵们开的车,那车上还插着钥匙,秦宇看了眼苗忠伟,苗忠伟没有犹豫上前启动车子之后,秦宇和赵咏君两人跳上了车,三人直接是朝着越南境内狂奔而去。

  等到苗忠伟开着车子驶出越南检查站十分钟后,越南检查站的警报声便是响起,响彻了整个老街,与此同时,无数的越南士兵开始在各个路口设防。

  “前面路口朝左转。”秦宇坐在车后座上,表情十分平静的朝着苗忠伟指挥道。

  “好。”苗忠伟没有询问为什么要左转的原因,他选择了相信秦宇,因为,苗忠伟突然觉得这位秦先生来历恐怕不简单。

  “掉头,然后往右!”

  “前面那个巷子左转!”

  ……

  秦宇在后面就如同一个指挥官一样一步步的发号施令,而苗忠伟就是冲锋陷阵的战士,一丝不苟的执行着秦宇的命令。

  半个小时之后,那警车的铃声终于是消失在了秦宇三人的耳中,同时,车子已经是开出了老街,朝着一条道路而去。

  他们,成功的甩掉了越南士兵的堵截。

  “你是蛊师吗?”

  一直保持沉默的赵咏君的突然开口朝着秦宇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秦宇侧过头,笑了笑,反问道。

  “因为先前那些越南士兵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赵咏君眸子闪着亮光,“我知道,咱们国家有一些奇异之人的存在,就和越南这边的祭司一样,有着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神秘力量,这边的人民把这类人叫做蛊师。”

  “可以算是吧。”

  秦宇知道赵咏君所说的是南疆这边的蛊师,既然赵咏君觉得他是蛊师,那就蛊师吧,反正在普通人眼中,估计也分别不出蛊师和风水师的差别。

  “果然是这样。”赵咏君没有再问,她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案,虽然对于蛊师她很好奇,但是她清楚,自己和这位秦先生不熟,要是问的深的话,对方不愿意回答,只会是徒惹人厌。

  ps:不好意思,九灯预估错了,昨天到深_圳已经是十点了,所以是只有前天写好的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