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逃不掉了吗?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逃不掉了吗?

  在这位白发中年男子的身后则是站着聂宏鸣还有世家的那些人。

  萧月月站在一侧,有些想要开口,但却被萧暧暧给拉住了,萧暧暧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但是他很清楚,现在这时候,并不是他们开口劝说几句就有用的。

  在这位面前,他们这些世家的天才什么都不是,这位,在两百年前可就是出了名的出手狠辣。

  “拿什么来阻拦你,你可以试试!”神女一手用剑撑着地,虽然嘴角还是不断的有血丝溢出,但身子却是没有一点后退的意思。

  要想动我姐姐,就必须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这是神女对自己许下的誓言,哪怕是自己死了,她都要护住自己姐姐平安。

  “不行,莫咏星他血流太多了,必须送去医院。”

  孟瑶也是和莫咏欣一样,蹲在莫咏星的身边,看到莫咏星伤口处不断流出的血,带着哭腔朝着身边的人喊道:“来个人啊,帮忙抬抬啊。”

  然而,在场的人群却都沉默了,玄学界那边,没有人敢出手帮忙,而唯一出手帮忙了的凌帝和曹轩他们,又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们先走!”

  神女听到孟瑶的声音,回头朝着莫咏欣说了一句。

  莫咏欣抬起头,那一张俏脸这一刻却是冰冷的没有一丝的表情变化,甚至连仇恨和愤怒都没有了,看的对面站在中年白发男子身后的聂宏鸣心里一颤。

  “曾太祖,这些人先前挑衅我世家威严,就这女的还把我打伤了。”聂宏鸣开口了,他突然觉得,不能让这些人跑掉,不然的话,也许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曾太祖,不如将他们全都抓回我聂家,也好以此让玄学界人知道。我聂家的威严不能挑战。”

  聂宏鸣这话一出,玄学界那边的人的表情都变得很愕然,不过下一刻,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不齿之色。这聂宏鸣也太无耻了,这样的话也说的出来,这分明是贪图人家的姿色。

  聂明升回头看了眼自己这玄玄孙,自己玄玄孙心里的小九九又如何能瞒得过他,不过。在聂明升眼中,他聂家是什么地位,自己玄玄孙能看上世俗的女人,那这些女人就该感激涕零。

  聂明升,活了两百多年,是从封建社会走过来的,在他眼中,女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除了传宗接代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既然你有这想法。那我就答应你。”

  对于自己聂家这一脉单穿的玄玄孙,聂明升还是很疼爱的,他会出手也只是为了替自己这玄玄孙出气而已。

  原来,在秦宇他们进入这众生之门后,便有世家的人动有了符箓向他传讯,说自己聂家的玄玄孙出现了意外,生命力流逝成为了一个老头,这让他如何能坐得住,当下便是亲自朝着滇池这边而来。

  而等他赶到的时候,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没有任何的犹豫,便是向莫咏星出手了。聂明升没有杀掉莫咏星,因为他要等到他玄玄孙出来,让自己玄玄孙亲自来结束对方的性命。

  接下来的局面。自然是神女和莫咏欣他们从众生之门内走出来,莫咏欣看到自己弟弟的惨状,自然忍不住,而神女更是直接便是朝着聂明升出手了。

  “姐姐,回众生之门去,我来拖住他!”

  神女的脸色变得极其的严肃。她知道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但是,如果要拖延片刻的话还是可以做得到的,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让姐姐她们进入众生之门,去找到秦宇。

  蛇女话音落下,不等聂明升先出手,直接是朝着聂明升一字挥去,这一剑挥出,整片天地都被剑光的光亮所覆盖,这剑光,让得无数人闭上了眼睛。

  “燃烧生命力?在绝对的境界差距面前,这是没用的。”聂明声眼瞳收缩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双手一个掐诀,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屏障,神女这一剑刺向,却只是引起这屏障一阵抖动,根本没法攻破。

  不过,神女的目的也不是攻破,她要的是拖延,拖住此人,给姐姐她们争取离开的时间。

  一剑接着一剑,神女手中的剑几乎是没有停息,而每一次挥剑,她的脸色便是苍白一分。

  “走。”

  莫咏欣看了神女几眼,脸上,露出一缕果决之色,下一刻却是抱起自己的弟弟,朝着孟瑶说道。

  莫咏欣不是不在意神女的死活,而是她清楚,她留在这里,只能是让神女的牺牲白白浪费掉,她必须得活着,只有活着才可以给神女报仇,给自己弟弟报仇。

  孟瑶在这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冰冷,和莫咏欣一起抬着莫咏星,然后,两人就朝着众生之门那边走去,在场之人,全都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就在这时候,聂宏鸣动了,直接是一个闪身挡在了莫咏欣和孟瑶的面前,脸上,带着冷傲之色,“你们今天是走不了了。”

  孟瑶和莫咏欣只是普通人,面对着聂宏鸣,她们如何会是对手?

  此刻孟瑶已经将手慢慢的伸到了怀中,那里,有着几张秦宇给她的符箓,不过就在孟瑶准备掏出这几张符箓的时候,却是有一道身影挡在了那聂宏鸣的面前。

  “你们快点进去,这里由我来拦着。”

  说这话的是萧月月,挡在聂宏鸣面前的也是她。

  看到自己妹妹突然窜了出去,萧暧暧一拍自己的脑袋,他知道,以自己妹妹的性格,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肯定是拉不回来了。

  “萧月月,你们萧家是想与我聂家为敌吗?”聂宏鸣看到萧月月,脸色变的阴沉,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萧月月并不是他的对手。

  “萧暧暧,你是看着你妹妹把你萧家给带上万劫不复的地步吗?”

  聂宏鸣的目光转向萧暧暧,不过,萧月月却是抢先一步说道:“这是我自己私人的行为,和萧家无关。”

  萧月月很清楚,萧家不如聂家,尤其是聂家有聂明升这一恐怖的存在,如果真的牵扯上了家族,那她就是家族的罪人了,所以,她必须撇清。

  “你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了吗?除非你已经被逐出萧家,不然的话,你今天的行为,明天就会给你们萧家带来灾难。”聂宏鸣阴冷的威胁道。

  “既然如此,那我萧月月从今天开始就退出萧家,从此生死和萧家没有一点关系。”萧月月看向聂宏鸣,一字一顿的说道。

  哗!

  人群因为萧月月的话是一片哗然,就连聂宏鸣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萧暧暧再此时却是没有再沉默了,也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走到了自己妹妹身边。

  “胡闹什么,我萧家子弟还没有离开过家族的先例,等回去看我不把你关禁闭。”萧暧暧带着训斥的口吻说道。

  “萧暧暧,不想给你萧家带来麻烦,最好把你妹妹带走。”聂宏鸣看着萧暧暧,低沉着声音说道。

  “不好意思,谁叫我是她哥哥呢,我不管我妹妹做出了什么事情,我这当哥的都得给她兜着,更何况,我萧家能够屹立西南这么多年,靠的可不是妥协和退让生存下来的。”

  萧暧暧的话一出来,让得人群再次一片哗然,这么看来,萧家是要和聂家对上了啊。

  “好,好,你们萧家真是好样的。”聂宏鸣怒极反笑。

  “你们都进去,妹妹你也是,这里交给我,记住,如果没有找到秦宇,那就不要出来。”

  萧暧暧的脸色一变,因为,他已经是看到那边神女有些支撑不住了,一旦等聂明升腾出手来,那他们就都别想走了。

  “哥哥!”萧月月看向自己的哥哥,脚下却并没有动。

  “快点进去,我说了,你是我妹妹,你的所有事情我都会替你兜着。”萧暧暧朝着自己妹妹一笑,下一刻,却是主动出手了。

  因为,萧暧暧很清楚,聂宏鸣的实力本来就在他之上,如果不抢占先机的话,那就没机会了。

  “走!”

  莫咏欣看了眼和聂宏鸣站在一起的萧暧暧,然后,朝着萧月月开口说道:“既然选择了这一步,那就要让每一个人的牺牲都有价值。”

  听到莫咏欣这话,萧月月这才迈开了步伐,三女带着莫咏星,一起朝着众生之门走去。

  聂宏鸣见状,脸上露出着急之色,一边和萧暧暧战斗,一边朝着世家那边的人喊道:“阻止他们进去,我聂家必有重谢。”

  聂宏鸣这话一出,世家那边不少人心动了,其中,便有好几位老者窜了出来,见状,孟瑶再没有任何的犹豫,怀中几张符箓掏出,一下子朝着这几位老者丢去。

  轰隆隆,这几张符箓化作了一道道的雷电,朝着跃上来的老者劈下去,这些老者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就直接是被这几道雷电给劈成了灰烬。

  这一幕,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一时之间没有人再敢上去,孟瑶三女连忙加快速度朝着众生之门而去。

  “该死,她就这么几张符箓,怕什么,拦住他们,等我和太祖抽出手来,到时候我聂家会赐你们大机缘!”

  聂宏鸣这话出口,世家那边的人又一次行动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聂家的宝贝可是多着呢,而且,能够让聂明升欠下一个人情,这可比什么宝贝都要珍贵。

  世家的人再一次将莫咏欣三女给包围在了中间,局势,对莫咏欣他们来说很不利!

  玄学界众人却是摇了摇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几位,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