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鬼脸吊坠的力量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鬼脸吊坠的力量

  “这么看来,阁下也是为了那仙缘而去的?”秦宇神态不变,依然是笑眯眯的模样,问道。

  “这仙缘本来就是属于我的,秦宇,看在你我认识一场的份上,你可以得到一等机缘,只要你迈上第十八万个台阶就是一等机缘了。”

  赤木扎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恩赐的味道,似乎秦宇能够得到一等机缘,是因为他恩赐的缘故。

  “那要是我对那仙缘也充满了兴趣呢?”

  赤木扎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有和先前对付那人一样了,让你提前出局了。”

  “哦,阁下就对自己这么的有信心?”

  秦宇的目光落在了赤木扎的脖子上,下一刻,眼瞳却是收缩了一下,因为,那一直戴在小女孩脖子上的鬼脸吊坠,此刻却是出现在赤木扎的身上。

  “看来,你的自信是来自你胸前的这颗鬼脸吊坠吧。”秦宇开口说道。

  “没错!”

  赤木扎没有否认,直接是承认了下来,“秦宇,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跟我抢仙缘?不怕告诉你,有这颗吊坠在,这里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

  “很不好意思,我这人偏偏就喜欢挑战一些不可能的事情。”秦宇的态度也很坚决,这是没打算放赤木扎过去了。

  “好,希望你一会不要后悔。”

  赤木扎冷笑了几声,一手摸在了自己胸前的吊坠上,那吊坠开始散发出灿然的光芒,只是,这光芒和秦宇以往所见到的光芒都不同,这种光芒。有点像是那些古朴的青铜器在灯光照耀下闪射出来的光芒。

  秦宇的眼睛微微眯起,对于这鬼脸吊坠,秦宇的心中一直是存着忌惮的。这吊坠太神秘了,当初赤木扎之所以可以吸掉聂宏鸣身上的生机。还能把那位宗师的元神给吞噬掉,就是凭着这颗吊坠的力量。

  这颗吊坠先前在小女孩身上的时候,赤木扎只能是被动的防御,也就是说,如果人不对他出手,或者没有碰触到他,他没法借用这吊坠的能量,但是此刻这吊坠却是到了他的身上。那么肯定是有了变化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秦宇的身后也是出现了一片星辰,浑身念力开始运转起来,整个人身上的窍穴之处在体表闪烁着光点,犹如神明一般。

  而此时,在山下看着光屏的人神情也是变得紧张起来,那黑袍人是要跟秦宗师给干起来了吗,两人还没登上顶,便是打算淘汰掉对方?

  对于秦宗师,已经是不需要多说了。在众人心中已经是变态的代言词了,只是,这黑袍人也是神秘的很。不但布局将他们都弄了进来,间接害死了几位宗师,而且一点也没有把世家放在眼里,看样子也是来头不小啊,要么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

  两人这一战,到底谁会胜出,谁又会失败,不少人心里已经开始猜测起来了,不过。大部分人却还是在心中认为秦宇会胜出,毕竟。秦宇的这么多次创造奇迹的表现已经是征服了他们。

  “秦宇,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一个国度的力量!”

  赤木扎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下一刻,右手一扬,那泛着青铜器的光芒便是出现在了两人的上方,随后,便是化作一座巨大的青铜鼎,朝着秦宇压下来。

  鼎,自古以来便是重器,而这座青铜鼎甫一出现,秦宇的眉宇便是皱了起来,因为,这口鼎散发出来的威压,让得他都有些难受。

  没有任何的犹豫,右手握拳伸出,秦宇一拳迎向青铜鼎砸去,身后,那片星辰也变得更加的明耀。

  拳头于青铜鼎碰撞在一起的刹那,下方众人全部都屏着呼吸,目光死死的盯着,然而,当结果出现之后,却是让得所有人震惊的无以复加。

  秦宗师,竟然没有接下这一鼎!

  轰隆隆!

  秦宇的拳头落在青铜鼎上,这青铜鼎发出清脆的声音,不过下一刻,鼎却是又扩大了起来,而同时,秦宇的身子却是被这鼎给压着微微弯起了腰。

  “秦宇,别白费力气了,知道什么叫一个国度的力量吗,那是整个国度的所有信仰的凝聚,别说是你了,就是那些所谓的神仙真佛来了,也不一定可以占得优势。”

  赤木扎脸上露出傲意,没错,他来到这众生之门,最重要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仙缘,而是得到这鬼脸吊坠,经过他这么多年的调查和发现,要想得到小女孩身上的鬼脸吊坠,只有在这众生之门内才有可能。

  但是,这不代表赤木扎就对仙缘没有了兴趣,得到了鬼脸吊坠,他便有机会去获得这仙缘,因为,这鬼脸吊坠给了他强大的自信。

  “一个国度的力量,你说的是滇国吗?”秦宇凝目看向赤木扎,不得不说,这上方的青铜鼎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而且这青铜鼎的强大也是让他有些意外。

  “没错,就是滇国,到了现在,我也不怕告诉你,那小女孩身上的鬼脸吊坠,就是滇国第一任国王制造出来的,吊坠,在滇国是至高无上的象征,那些考古学家所说的什么滇王金印那根本就是扯淡。”

  赤木扎脸上露出嘲讽之色,也许是这个秘密一直埋藏在他心底太久了,没有人分享,此刻目的终于达成了,赤木扎却是有些想要将这秘密给说出来了。

  毕竟,将一个秘密藏在心底那么多年,也是需要很大的毅力的,更何况此刻赤木扎目的达到了,更是想要有人分享他的秘密和喜悦。

  “这么说来,这众生之门也是滇国制造的,还有这上面的宫殿,就是滇国国王的宫殿?”

  “不。”

  赤木扎打断了秦宇的话,“这众生之门不是滇国建造的,而只是被滇国的第一任国王发现的,至于山上的宫殿,在滇国国王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存在着的,但是,整个滇国,除了每一任的国王可以进入这众生之门,并且登上宫殿以外,没有人可以进来。”

  “既然如此,那滇国又为什么会覆灭,那小女孩又是什么身份?”

  “秦宇,难道你不知道,知道的越多,有时候也就离着死亡越近吗,我现在还不想杀你,但是如果你要是想要知道答案的话,那我也就不得不杀了你了,因为,有些真相是不能传出去的。”赤木扎带着阴森森的笑意看向秦宇。

  “是想满足好奇心,还是想要你的命,秦宇,你自己选择吧。”

  赤木扎脸上露出快意之色,原本他的实力并不算什么,至少在秦宇这些人面前什么都不是,但是现在,整个众生之门内的人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种以往高高在上的人却是变成了任凭他戏耍和揉捏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赤木扎很享受这种感觉,这让他更加的体会到拥有强大实力的那种美妙滋味,天下之人生死皆在我掌握。也让他更觉得这么多年的蛰伏和付出是值得的。

  “我这人没有别的,就是好奇心重,如果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的话,恐怕我就是活着也会不开心,这一点,阁下先前应该就体验到了。”秦宇笑着答道。

  “哼,到了这时候了还伶牙俐齿,不过,我改变主意了,不打算告诉你了,但是,我也没打算放过你了。”赤木扎脸上露出杀机,下一刻,右手再一次扬起,又一口青铜鼎出现了,两鼎同时朝着秦宇落下。

  “我看你这回怎么抵抗!”

  第二口青铜鼎的出现,让得下方的人群再次惊呼,一口青铜鼎秦宗师已经是很艰难的抵抗了,这两口青铜鼎,秦宗师还抵抗的了吗?

  这黑袍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这么的厉害?

  想到这一点,众人的目光又投向神女,这位陌生的七品传奇宗师的出现已经是让他们够震惊的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位黑袍人,难道,玄学界要变天了吗?

  在后修道时代,在这个建国后妖精都不能成精的年代,修炼比古代却是要难了许多,这么多高手都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不少老一辈人已经隐隐有预感,恐怕不久的将来,玄学界将要迎来一场大变了。

  此时的白玉台阶上,看着第二口朝着自己而来的青铜鼎,秦宇没有任何的犹豫,再一次挥出了拳,而且这一次并不只是挥出一拳,而是连着无数拳头朝着青铜鼎砸去。

  每一拳都是那么的暴力,震得青铜鼎嗡嗡作响,下面的人即使只是通过光屏都能感受到秦宇拳头之中蕴含的恐怖能量,因为,那光屏中却是出现了不少雪花的画面,就和以前用大碗缸收信号一样,信号不好,屏幕出现了雪花片。

  当然,秦宇他们肯定不是信号不好,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因为空间出现的崩塌导致的,导致投射到这里的画面变成了雪花片。

  “滇国一个国度的力量吗,正好,我对滇国也好奇的很,这个青铜器鼎盛的国度到底有些什么秘密!”

  秦宇一声长啸,整个人高高跃起,在他的身后,那片星辰不断的扩散,犹如一片汪洋大海一般,而秦宇站在这汪洋大海中,体表闪烁着光泽,犹如神明,犹如大海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