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小女孩出现!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小女孩出现!

  神女的话让得在场的人全部都露出了疑惑之色,这位传奇宗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是运气?

  不少人脑子开始转动起来,既然秦宗师不是靠的运气,那靠的是什么?

  难道?

  已经有不少人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难道秦宗师不但是击毁了那青龙石柱,而且还将青龙石柱蕴含的能量也可以灭掉了。

  是的,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才符合这位传奇宗师话里的意思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为什么,这世家这边的第二位宗师会死在玄武石柱上。

  也就是说,这四根石柱都是蕴含了能量,只不过秦宗师是直接把这能量给毁掉了,所以,在他们眼中,会觉得秦宗师是运气好,躲了过去!

  一想到这点,在场所有人看向秦宇的目光充满了震撼,这世家的宗师在石柱散发出来的能量下毫无还手之力,足以说明这能量的恐怖了。

  但是秦宗师却可以将这能量消灭于无形,那岂不是说明秦宗师的能力要比那两位宗师强上太多了?

  要知道,这世家的两位宗师可不是什么六品初期啊,最差的一位都是六品后期了,六品后期都抵抗不了的能量在秦宗师手中却是轻描淡写的灭掉,这秦宗师的境界到底得有多高啊?

  六品大圆满,六品巅峰?

  还是更高……

  有些人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这是一个让他们无法接受的事实啊。

  “既然那位这么年轻可以成为传奇宗师,为什么秦宗师不可以,可别忘了,秦宗师可是玄学界千年不世出的天才。”张大勇开口了,此刻的他已经是升级成为了秦宇的脑残粉了。

  对啊!

  张大勇的话是一语惊醒在场的人,既然那位女子可以成为传奇宗师。那秦宗师为什么不可以,传奇宗师不也是宗师吗,秦宗师也从来没有说过他不是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秦宇,不过秦宇依然是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此刻,场上最难受的两个人却是聂宏鸣和世家的那位宗师,世家的那位宗师是脸色难看,因为,剩下的那根石柱,他是真的不敢去出手了。

  蝼蚁尚且贪生呢。更别说他这个宗师了,能够修炼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要不是不想死,他也不会来到这里啊,就是因为寿命无多,所以才想到寻找到重生的秘密。

  但是,即便是寿命无多,可如果没出意外,三年的寿命还是有的。他不想因为这石柱,而就将自己剩下的三年寿命葬送在了这里。

  至于聂宏鸣,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

  不可置信和不甘,还有嫉妒和怨恨。这些情绪充斥在他的心中。

  作为聂家的传人,从小到大都是在别人的羡慕眼神中长大,是别人眼中的天才,但是现在。和秦宇一比,和神女一比,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已经没有人关注他了。

  这让聂宏鸣很不甘心,要知道,这一次从聂家出来,聂宏鸣便是存了在玄学界扬名立万的决心,他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等到自己在玄学界人面前展露了自己的实力,自己的名字一定会响彻整个玄学界。

  但是现在,仅仅才是第一站,就让他遭到了巨大的打击,他这个天才已经是黯然无光了,彻底的被秦宇和神女的光芒给遮盖住。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莫咏星开口了,带着玩味的眼神看向那世家仅存的一位宗师。

  莫咏星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位宗师,世家这边的人神情也很是紧张和矛盾,他们既想这位李家族老出手,却又希望他不出手。

  出手,世家的面子便是没有丢,但是出手,也许结果就是陨落,这对他们世家来说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到时候玄学界人会怎么说?说世家也不过如此,三位宗师被三根柱子给杀死了,相反人家秦宗师却是轻描淡写的便击毁了一跟石柱。

  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不管如何,他们这些世家已经是成为了秦宇再一次提升名气的垫脚石了,这让这些世家的人心里是极度的不甘心,可却又无可奈何。

  当然,如果这些世家在来之前,去一趟龙虎山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了,当然,如果这事情传到龙虎山天师府的那群道士耳中,估计那些道士肯定会拍手庆祝。

  因为,终于不止是他们一家成为秦宇扬名的垫脚石了。

  世家的那位宗师神色变得阴晴不定,他何尝没有感觉到周围那些人的古怪目光,许久之后,这位却是一声长叹,答道:“我不出手了。”

  人群没有因为这位宗师的这句话而哗然,因为,这个结果早就在他们的意料中了,甚至在大部分眼中,这个选择才是明智的。

  已经有两位宗师为此丧命了,足以说明这石柱的恐怖了。有那么一句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一些年轻人才会热血上涌,做出一些不明智的选择,但是很明显,这位不是年轻人了。

  世家那边的人都沉默了,没有人责怪李家族老做出的选择,因为换做他们,他们可能也会这样做,而且,他们也没有资格责怪,毕竟,李家族老可是一位宗师。

  听道李家这位宗师的话后,秦宇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目光落在上方,淡淡的说道:“看了这么久的戏了,是不是该现身了。”

  秦宇这话一出,全场一片茫然,不知道秦宇这话是什么意思,谁看了这么久的戏了,难道说的是他们?

  就连神女,也是神情微微一愣,不过下一刻目光却是和秦宇投向一个方向。

  “既然不愿意主动出来,那我只好请你出来了。”

  秦宇神色不变,嘴角却是微微翘起,右脚在地上轻轻剁了一下,然后,玄学界那边的人群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狂风朝着他们吹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朝着两侧退让,最后,却是让出了一条路来。

  所有人朝着两侧退让之后,目光都朝着身后看去,随即,却是惊呼了一声。

  “是那小女孩!”

  “对,就是照片中的那小女孩!”

  小女孩出现了,在这条路的尽头,由一位黑袍人牵着手,安静的站在那里!

  ps:那啥,九灯下午去拍戏,客串一个龙套去,属于几句台词的那种,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