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大家闺秀的忌讳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大家闺秀的忌讳

  “不愧是秦宗师!”赤木扎脸上露出叹服之色,“秦宗师没到过现场,竟然几眼就能看出这石寨村的风水之局。”

  “我也是从这图上的地形,再结合你们所说的信心才推断出来的,能够让外人不敢进去的,也就只有六大死地了,而石寨村这一片地很符合大家闺秀之地的风水局。”秦宇笑了笑,答道。

  “什么是六大死地,什么又叫大家闺秀之地?这名字听起来很不错啊,怎么就叫死地了?”一旁的莫咏星一脸疑惑的朝着秦宇问道。

  “我问你,古代女子有什么忌讳?”秦宇朝着莫咏星问道。

  “忌讳?”莫咏星想了下,“不能抛头露面,不能大声喧哗,得会女红,对了,不能让男人看到脸,不然就得嫁给那个男人。”

  “你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秦宇无奈的看了莫咏星一眼,他就知道,问莫咏星这个问题,只能是得到不靠谱的答案。

  “历史上,因为各地的风俗不同,对于未出嫁的闺女的忌讳也都各自不同,但是有一条是通用的,那就是未出嫁闺女的闺房,除了亲人,外人是不能进去的,现在你总该明白这大家闺秀之地是什么意思了吧。”

  最终秦宇还是决定自己给莫咏星解释,不然的话,让这家伙自己猜下去,指不定答案多么的不靠谱。

  “那你是怎么看出这是大家闺秀之地啊,这村子我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啊。”莫咏星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这村子的地形和什么大家闺秀能够扯上边。

  “这大家闺秀只是一个比喻的意思,意思是说这块地是死地,石寨村背靠石寨山,而前村前对着滇池,后有靠山。前有环抱之水,本是一块好地,但错就错在这山不大。还没有成形,靠山山空啊。”

  秦宇感叹了一句。风水之中,讲究山水,但也不是所有的山水都能称为风水上的山水了,就好像一户人家的门前有着一条小水渠,就说这是来龙之水,明显不恰当。

  山压不住水,便成了水漫金山,这叫水漫绝地。而且,如果没有这山的话,这股水气便是直接是冲走了,但是正是因为这石寨山挡在了这里,刚好把这股水气给封住了,水气出不去,就这么慢慢的在山脚下凝聚。

  “这样就是死地了?”莫咏星觉得这也太简单了吧。

  “当然不是那么的简单,你再看看这石寨村所在的方位,本就属于阴位,阴气聚生。水气不散,才会形成这一个死地,除了那些在本地出生的村民。其他人踏进这片土地都会不适,少则生病,重则丧命,当然,这石寨村肯定还有其他的秘密,不然的话,这死地是不可能形成的,如果单看到这地形,我不会想到这是大家闺秀之地的。而是皇甫龙头的话才让我想到这地。”

  “秦宗师料事如神,老朽是彻底的服了。”皇甫镇川脸上露出钦佩之色。“正如秦宗师所说的,这石寨村内部也有古怪。石寨村的村民很少和外界联系,整个村子竟然还过着那种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而且这些村民极其的排外,不欢迎任何外人。”

  “实不相瞒,在没有看出这石寨村是绝地的时候,我派了不少洪门兄弟进去查探石寨村的底细,只是这些兄弟进入石寨村之后,不少都被石寨村的村民给赶了出来,而少数混进去的,可最终……最终病的病,疯的疯,没有一个正常的。”

  皇甫镇川的话让得莫咏星惊骇,不就是一个村子吗,整的这么的神秘和恐怖,进去的人竟然疯的疯、病的病,这谁还敢进去。

  “也正是这情况的发生,赤木扎先生才发现了石寨村的风水问题,所以也就绝了再让人进去查探的心思,我们的重心放在了寻找小女孩的身上,而接下来就是洪门兄弟遇到了秦宗师,不小心冲撞了秦宗师。”

  事情到了这里,秦宇也算是知道了一个大概的情况了,坐在石桌上,沉吟不语。

  而皇甫镇川和赤木扎则是对视了一眼,他们之所以愿意将这一切都告诉秦宇,就是希望秦宇能够出手帮忙,尤其是赤木扎,他是听过秦宇的本事的,堪称通天,而且他刚刚也体会到了秦宇的手段,无声无息之中便是破了自己的蛊术,这份手段,还是他见到的第一人。

  皇甫镇川和赤木扎都用期盼的眼神看向秦宇,不过秦宇却只是自顾沉吟着,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两人的眼神,半响之后,秦宇才抬起头,目光看向两人,“这事情我可以插手,不过我要一个保证,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得听我的。”

  听到秦宇这话,皇甫镇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和自己老友交换了几个眼神之后,最终,皇甫镇川点了点头答道:“好,一切就听秦宗师的,我只要找到我爷爷和我父亲的下落就可以了。”

  秦宇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从那个石寨村先开始吧。”

  “秦宗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就去石寨村?”赤木扎有些惊讶,这是不是太急了,这石寨村是死地不错,而且还这么的神秘,要是石寨村真的隐藏着什么秘密,那石寨村的那些村民必然也不简单,这冒然过去会不会打草惊蛇?

  “那依赤木扎先生的意思,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秦宇笑吟吟的问道。

  “我觉得咱们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那小女孩,那一对中年夫妇虽然带着小女孩走了,但是洪门耳目遍布,那一对中年夫妇绝对逃不了。”赤木扎建议道。

  “那小女孩的事情不急,有些事情时候未到而已。”

  秦宇笑了笑,而赤木扎听了秦宇这话,也就没有再多说了,因为,先前他们已经答应听从秦宇的吩咐,要是以开始就和秦宇唱反调的话,那不是言而无信吗。

  甚至,要是因此惹得秦宇转身走人,那就更加的得不偿失了,大不了一边派人加大力度去寻找那一对中年夫妇和小女孩就是了。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皇甫镇川问道。

  “嗯,而且人不宜多,就我们院子里的五个人吧,不要带其他任何人,另外,皇甫龙头,你这一身要换一下,不然搞得跟什么大官下去民间私访一样。”秦宇笑着答道。

  “秦宗师,这不带人跟着的话,龙头的安危?”一旁的杨昆脸上露出着急之色,虽然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敢暗杀龙头,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既然这石寨村这么的神秘,自然是多带点人过去才安全。

  杨昆这话一出,秦宇和赤木扎都笑了,尤其是赤木扎,笑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开什么玩笑,有亲宗师在,龙头的安全根本就不是问题,要是秦宗师都护不住龙头的安全,那就是派再多的人跟着也没用。

  杨昆不知道,是因为他不是玄学界的人,对玄学界也不了解,甚至更不知道秦宇的本事,所以赤木扎才会不好意思的笑了,而随后,皇甫镇川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虽然他不如赤木扎那样了解秦宇的实力,但是他了解赤木扎的实力,连赤木扎都佩服不已的人,这实力会差吗?

  “杨堂主,没事,有秦宗师和赤木扎先生在,我的安危不用担心,准备一下吧,咱们一会就出发前往石寨村。”

  杨昆去准备了,而皇甫镇川和赤木扎也是去换衣服了,整个内院就剩下了秦宇和莫咏星,莫咏星忍不住开口问道:“秦宇,不是一会约好了和我姐他们见面吗,你这样一搞还怎么见面?”

  “我相信你姐会更希望我此刻出现在石寨村。”秦宇松了个懒腰,当初在秦始皇地宫发生的事情,莫咏星不知道,不然的话,他就不会这样问了。

  回想起当初在地宫的那一幕,秦宇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那一次,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用,有些事情,他一定要查出真相。

  ……

  石寨村,位于昆明西南方向,靠近滇池,秦宇一行人,开车沿着滇池道路边上行驶,两个小时之后,却是到达了这石寨村。

  当然,秦宇一行人到达的是现在的石寨村,离着那真正的石寨村还有段路,看着两侧的房屋还有地势,秦宇朝着赤木扎问道:“这里以前是一片湖泽吗?”

  “嗯,在半个世纪前,这里其实是滇池的一部分,只是后来水慢慢的退了,然后附近的百姓就在这上面开垦良田,再到后面就在这里建房安家。”

  秦宇没有再问,目光看着这片房屋,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而前面的杨昆则是继续驾驶着车子冲着村里面行驶而去,不过,就当车子离着石寨村不远的时候,迎面却是有着一支队伍朝着这边走来,吹着唢呐,穿着白麻衣,杨昆无奈只能把车子给停在一边,让这支队伍先过去。

  这是一支送葬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