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离开

  十天后!

  广州风水已经是落下帷幕,然而,整个玄学界依然围绕着广州风水议论个不停,几乎只要是玄学界的人碰头在一起,总得聊几句广州风水的事情,然后,当想到那道年轻的身姿,这些人脸上全部露出尊敬之色。

  秦宗师!

  这三个字在这十天已经是彻底在玄学界传开,玄学界又出一位风水宗师,这则消息不比那广州风水被解开带来的震撼少。

  没有人会怀疑秦宇的宗师身份,不说在场之人看到的秦宇的元神小人,就是如此多的堪称逆天的手段,非宗师以上的高人,又怎么可能做到?

  在这十天之内,传播的最广的便是齐老当初说的那一句话:“在宗师之路已经走得很远了。”

  这句话,震撼着所有人,无数的人猜测秦宇到底是什么境界,有的说是宗师后期,有的说是宗师巅峰,甚至还有的认为秦宇已经是踏入了传奇宗师境界。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猜测,一个共同点就是,秦宇绝对不是刚刚进入宗师境界,这一点,任何人都没有异议。

  这十天内,玄学界的很多人都没有离开广州,因为他们在等待一件事情,那就是宗师宴。

  既然秦宇已经进入宗师境界,那么按照常理就会举办宗师宴,虽然宗师宴不是谁都可以参加的,但至少到时候会有很多风水大师前来,这样的大场面,他们可不想错过。

  然而,让得玄学界意外的是,十天过去了,秦宇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来。也没有对外宣告什么时候举办宗师宴,就好像在广州风水解决了之后,人便是消失了。

  “林会长。你看我们从大老远而来,大家都是玄学会的。秦宗师还是咱们玄学会的荣誉副会长,按理我们都该上门祝贺一下不是?”

  广州玄学会,此刻却是聚集了不少人,这段时间,林秋生也是既高兴又痛苦。

  高兴的是,广州玄学会从来没有这么的热闹过,其他各地玄学会的会长亲自到来不说,还有很多风水一行或者玄学界都有名的老一辈亲自过来。这些人以往林秋生见到了都要称呼一声前辈,不过现在这些老一辈的态度都摆的很低,这让林秋生心里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这是让林秋生高兴的地方,可让林秋生痛苦的是,虽然这些老一辈的人态度摆的很低,但他毕竟是晚辈,在这些人面前可不敢摆谱,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到这里来的目的他很清楚,可他偏偏不能答应。

  这些老一辈人想要见一见秦宇。可秦宇哪是那么好见的,别看秦宇是玄学会出来的,可这么多年下来。秦宇来到玄学会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些事情偏偏他又不好明着告诉这些人。

  而且,林秋生也在几天前试着给秦宇打过电话,可秦宇告诉他的是,他已经离开广州了,至于宗师宴,到时候再说。

  主角已经不在广州,林秋生只能是一批又一批的劝着这些老前辈回去,当然。这些老一辈在广州的消费,玄学会自然是一并包了。就这么十天,林秋生看着玄学会财务账上的报单。那叫一个肉疼,真是花钱如流水,看来,是时候再去找那些房地产老板赞助一些了。

  “各位,秦宗师真的已经是不在广州了,具体去哪里了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会把各位前辈的话转告给秦宗师的,等秦宗师回到广州之后,我再通知各位前辈。”面对着眼前这几位老前辈,林秋生又重复着已经说了好几遍的话。

  ……

  而此时,作为当事人的秦宇却是悠闲的在一辆列车上,脸上带着笑容,眯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三位女子玩着纸牌。

  坐在秦宇身边的自然是孟瑶,而在秦宇的对面却是坐着莫咏欣和神女,此刻三女正在津津有味的打着纸牌,说是津津有味也不恰当,准确的说,是孟瑶和莫咏欣两女打的比较认真,而神女完全就是被拉来凑数的。

  看了会三女,秦宇的目光又看向了车窗外面,此刻,高楼大厦不断的后退消失,景色开始变得辽阔起来,连带着让自己的心境也平静了下来,尤其是当落日的余辉透过车窗洒在秦宇的身上时,更是让秦宇整个人显得宁静祥和。

  不过,很快这份宁静便被身旁的孟瑶给打断了。

  “神女,你这样是作弊。”孟瑶有些气恼的看向神女,而秦宇听到孟瑶这话,看了看孟瑶手里的牌,在看看了神女,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孟瑶选择拉上神女一起打牌,那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以神女的性子,那肯定一切都是为莫咏欣考虑,而偏偏三人玩的是斗地主,这一盘拿地主的是莫咏欣,可打起来,却让孟瑶产生一种错觉,好像她才是地主一样,神女完全是给莫咏欣喂牌。

  就拿先前来说,孟瑶出了一个2,压住了莫咏欣,而孟瑶手里却是一个飞机,可以直接打完的,莫咏欣除非是出大王,可莫咏欣没有出大王,神女倒是出了大王,然后,又打了一张单牌出去,让莫咏欣手中的一张小牌刚好接过去,接着,莫咏欣手中的小王自然就无敌了。

  面对孟瑶的质问,神女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反应,而孟瑶看了眼在一旁偷笑的秦宇,最后却是将桌子上的牌一把放到了秦宇的手中,说道:“秦宇,你来帮我打。”

  接过孟瑶的牌,秦宇也没有拒绝,随便的洗了一下牌后,就准备重新发牌,不过,就当秦宇发牌的时候,蛇女的手却是突然伸了出来,说道:“我要切牌。”

  听到神女这话,秦宇愣了一下,他愣的原因是因为从神女的口中竟然可以听到一句这么有现代特色的话,很显然,这是先前神女听到孟瑶和莫咏欣说的话后,记下来这个词。

  “切吧。”莞尔一笑,秦宇将牌放在了桌子上,任凭神女切牌,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神女应该是看出了他先前的小动作,别看他先前只是这么随便的洗了几下牌,但是这副牌已经是被他给做好了,如果按照这个顺序直接发的话,就是莫咏欣和神女的牌加一起都不是自己手里这副牌的对手。

  神女切了好几下牌,然后看了秦宇一眼,这意思是说,现在可以发牌了。

  只是,这回轮到秦宇苦笑了,神女这么一切牌,要是自己真的发牌了,那还怎么打,到自己手的牌全部都是阿拉伯数字,而且还不能形成炸的。

  “呃,我在洗洗吧。”秦宇拿起牌,又洗了几下,不过这一次却是没完全去做牌,只是将牌稍微的打乱了一下,整体上来说这牌还是对自己有利。

  然而,神女却是不干了,当秦宇洗好牌后,再次要求切牌,然后,秦宇看着神女切好的牌是哭笑不得,神女依然是给自己切了一副烂的不能再烂的牌。

  秦宇重新洗牌,然后,神女再次切牌……

  孟瑶看着两人的举动,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们两个是在干什么呢?”

  而一旁的莫咏欣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神女和秦宇,以她的聪慧,已经是可以猜到大概的原因了。

  “我来洗吧。”

  最终,还是莫咏欣站出来,结束了这个循环,秦宇悻悻的将手里的牌交到莫咏欣的手中,颇有一种以前考试作弊被老师抓住的尴尬。

  最关键的是,他是帮孟瑶打,这作弊不就是对付莫咏欣和神女吗,一时之间,哪怕是脸皮厚如他,也是浮现一抹红色。

  莫咏欣拿起牌,洗了几下之后,便准备发牌,不过,在莫咏欣准备发牌的时候,秦宇的眼睛却是眨了一下,因为,莫咏欣洗的牌也太巧了,这副牌他和莫咏欣的牌都差不多,而地主的三张牌,谁拿到了谁就可以赢了,所以,关键的就是谁抢到地主。

  只是,神女会这么顺利的让秦宇抢到地主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莫咏欣没有抢地主,却是被神女给抢去了。

  神女抢到了地主之后,有些得意的看了秦宇一眼,不过,看到秦宇脸上的笑容之后,神女的神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因为,她只顾着不让秦宇抢地主,却是忘记了,她抢了地主之后,就是秦宇和莫咏欣两人联手对她。

  这让神女有些纠结了,她不想让秦宇赢,可又不想让自己姐姐输,只能说,神女是中了秦宇的计了。

  而这局最终的结果是莫咏欣牌出完了,秦宇手中还有一大堆牌,不过不管怎么样,也算是自己赢了,放下牌之后,秦宇直接是从位置上站起,朝着孟瑶说道:“我去上个厕所,你们继续吧。”

  说完,秦宇便朝着车厢的一端走去,开什么玩笑,和神女打牌太累了,要是继续这么打下去,估计半天都打不了一盘,这三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他还是不插手了,借故尿遁是最好的方式。

  只是,当秦宇朝着车厢走去的时候,过道,却是有着一位小女孩朝着他这边走来,看到这小女孩的时候,秦宇却是愣了一下。

  ps:新的一卷展开,十年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