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开始

  日本东京的这奇异的一天,在互联网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在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便是传遍了整个世界,无数个天文学家、物理学家、总之,这一刻,全世界只要是专家教授,都对东京的这一现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大部分专家教授都把东京的奇异现象归结于太平洋的地壳运动和海洋性季风气候的因素,至于这血雨,则认为是某种化学要素泄露造成的,建议东京政府严查化工厂。

  除了这些主流的专家教授之外,网上也充斥着好几种言论,甚至有人还重新搬出了玛雅文明的预言,世界末日的到来。

  当然,不管是哪种说法,这些说法都不敢保证这不是日本岛沉沦的前兆,整个东京的外国公司和民众纷纷准备撤离,不止是东京,应该说是整个日本的外国公司和外国民众都是如此,因为,谁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开什么玩笑,这么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下一刻就是日本整个岛国都沉沦在太平洋中他们也不会惊讶,日本人给他们的国家殉葬是正常的,可他们可没有这使命,他们来日本只是为了求财的。

  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几乎所有去日本旅游的团队全部取消了行程,就是在日本的旅客也立刻买返航的飞机离开,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据说在事后一个月内,日本的整个国家外国人的人数不超过四位数,就这还是因为没有买到回去的航班的,不然的话恐怕会更多极品小农场最新章节。

  而各国驻东京的大使馆也全部出动,将本国在日本的民众出动飞机运回,日本政府虽然对此强烈的抗议,却也没法阻止。毕竟,这不是一个国家的行为,而是几乎所有都在日本上的国家的行为。

  不过。在全世界人民都在讨论东京的这诡异现象时,在中国的网络上。第一次,是如此的谐和,号称亚洲三大特色之一的中国网络喷子,第一次没有开喷,全部都是在拍手称快,甚至一些极端的家伙还直言放日本姑娘过来,至于日本男人,那就统一拒签来到中国。陪他们的国家沉沦到太平洋去。

  而不止是在网络上,在所有的国家都慌忙着从日本撤离的时候,华夏这边官方却是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发言人称:

  “中国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有责任的国家,面对着邻国的情况,虽然两国之间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纷争,但是大灾无情人有情,中国绝对不会撤离在日本的所有企业和业务。我们有信心也有责任与邻国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中国官方的发言,得到了世界人民的高度赞赏。不过,当事人日本官方却是对此保持了沉默,据小道消息说,当中国发布会召开的时候,日本首相当晚便是被送入医院紧急抢救,据说,是因为气急攻心而导致的昏厥。

  这一次的东京事情,对整个日本的经济打击是巨大,在日后的短短几年内。日本的东方经济强国的地位开始丧失,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广州,还是南沙码头上。清晨,天微微亮。

  然而,此时的南沙码头却是已经汇聚了不少人,同时,还有武警在离着海岸线几公里外的地方,便是拉起了警戒线,不允许游客进入。

  而此时在南沙海岸线的这些人,有着不少,是秦宇熟悉的面孔,其中,广州玄学会的人几乎都到来的,季全、林秋生、还有秦宇当初参加玄学会交流赛时,和林秋生坐在一起的那两位老者。

  除了玄学会的人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人,只能说,玄学会的人只是占了一小部分而已,这其中,有着各地闻风而来的其他玄学会分会的风水师,也有着玄学界的其他人,整个南沙海岸线,几乎是站满了人。

  而在南沙海岸线的一端,有着几十位的黑衣保镖守护着的地方,那里,一位老人坐在轮椅上,看着前面不断涨落的海水,沉默不语。

  在这位老者的身边,则是站着三位清尘绝艳的女子,正是孟瑶、莫咏欣还有神女三女。

  三女的身侧,李卫军和秦宇的表哥张华站在了一起,至于叶涛和莫咏星两人却是不见身影。

  “爸,这里风大,要不然您先回去吧,这里由我来守着就可以了。”叶明声看着自己老父,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劝道。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了解,还没有这么的脆弱,这点海风,还奈何不了我。”

  叶老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老人此刻一双老眼却是炯炯有神,“等待了大半辈子,如今终于迎来了这么一天,明声啊,我一定要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出现,朝闻道夕死可矣。”

  叶老最后的一句话说的很有力也很坚决,这让叶明声知道,自己老父亲是不会走的,当下,只能是朝着自己父亲身边的保健医生使了几个眼色,要是有什么不对劲了,立刻通知他。

  “你们看,那不是龙虎山天师府的人吗?他们怎么来的,我记得秦大师和天师府的恩怨可不小啊,难道这一次天师府又准备来破坏秦大师的计划?”

  人群看到不远处,有着一群道士朝着他们走来,从这些道士身上的道服可以看出,这是龙虎山天师府的道士们弃妃再难逑。

  秦宇和天师府的恩怨,整个玄学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说,天师府是成为了秦宇扬名立万的垫脚石,而这也意味着天师府对秦宇是恨之入骨,前几次天师府针对秦宇的行动也说明了这一点。

  “你傻啊,这一次天师府怎么敢找秦大师的麻烦,秦大师这是破解广州风水被镇压之局,这是一件无上功德的大好事,天师府要敢出手破坏,那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除非天师府是打算引起众怒。”有明眼的人说话。

  “既然不是来破坏的,那总不会是来给秦大师加油的吧,这可是天师府的作风。”

  “秦大师这一次破解广州风水之局,虽然整个玄学界都已经知道了,但我相信,就算是秦大师自己也都没有十全的把握,毕竟,这广州风水被镇压了上千年,要是这么容易解开,历代风水大师早就动手了,就拿前段时间的那位吴大师来说,一开始不也是自信满满的,可最后要不是秦大师出手,恐怕连命都丢了。”

  “所以我猜测啊,天师府这些人是来看秦大师笑话的,他们认为秦大师也不会成功,一旦秦大师失败,必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奚落秦大师。”

  “那天师府的人也太下作了吧,这广州风水被镇压之局哪是那么好解开的,就算秦大师失败了那也是正常的,说实话吧,即便是到现在,我都不觉得秦大师会成功。”

  “谁说不是呢,我估摸着秦大师最多只有五成的把握,而且这还只是秦大师自己估计的,真实情况没准更低,一城之风水啊,还是被镇压的一城风水,就是历史之上,能够改造一城之风水的,也就那么几位,屈指可数。”

  很显然,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被秦宇的信心不是很足,虽然秦宇一直以来都在创造着奇迹,但是,要解开一城之风水实在是太难了。

  天师府这一次带队的是一位老道士,这是天师府地位很高的一位老道士,比那张继御在天师府的辈分还要高,只是,论身份的尊贵没有天师那么尊贵罢了。

  老道士一行人朝着海岸线这边走来,一路上,众人指指点点的眼神和议论他们也听到了,那些年轻的道士脸上露出不忿之色,想要开口反驳,可最终被他们的长辈一个眼神扫下来,只能是保持沉默。

  “有时候,做错了事情,被别人误解,是很正常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也是百年空,做错了一件事情,那就需要无数件的事情去改变在人们眼中的形象,你们记住。”老道士看着门下的这些年轻道士悠悠说道。

  “是!”

  天师府的道士们在老道士的带领下,孤独的站在了一个区域,没有人靠近他们,天师府是彻底的被孤立了。

  不过,天师府的老道士还有那几位年长的道士却是不以为意,这样的情况,他们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广州可以说是秦宇的大本营吧,这里的玄学界中人大部分都是站在秦宇这边的,而他们天师府在大家的眼中,和秦宇还是敌对,自然不会这个时候上前打招呼。

  天师府来了,引起众人一阵议论,不过,相比起天师府的到来,此刻在场的众人,更关心的是秦宇什么时候开始动手。

  “咦,我看来看去,怎么都没有看到秦大师的身影,秦大师人去哪里了?”

  “是啊,我也在人群找了好久,也没有看到秦大师的身影,秦大师不会不在这里吧?”

  “怎么可能,秦大师把我们请到这里来,自己肯定也是在这里,人太多,咱们仔细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