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做到的?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做到的?

  声音传到莫咏星和叶涛两人的耳朵当中,两人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因为这声音他们很熟悉。

  两人毫不犹豫的回头看去,却只见,那翻腾的云雾之中打开了一条通道,然后,一道年轻的身影正从通道内朝着这边走来,这是一位年轻男子,手上却是提着一个人,而这年轻男子,正是秦宇。

  “931部队的首领,终于见面了。”

  秦宇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整个人很是自然的走到了莫咏星和叶涛的面前,但却让对面的黑袍人眼瞳收缩了一下,因为,秦宇的如沐春风,在无形之间却将他的杀气全部给化解了。

  “果然,你隐藏了实力,不止外面传言的那个境界。”黑袍人看向秦宇,沉声说道。

  “没办法,世界太险恶,总得留一手,不能和阁下比,阁下一直隐藏在暗处,当然不用防备他人的暗算,因为,只有阁下暗算他人的份。”秦宇笑容不变,这话说的却是不带一点的嘲讽语气,完全就是陈述一个事实的语气。

  “还有,不知道我这饿鬼王是哪里得罪了阁下,阁下却是将它捆成一个粽子,要是有得罪的地方,阁下不如直接跟我明言,我替它道歉。”

  秦宇说完这话,右手五指凌空弹了几下,几缕光芒便朝着饿鬼王身上射去,不过,那黑袍人在秦宇伸出右手的时候,眼瞳便是收缩了一下,同样也是伸出了右手,那食指尖射出几道黑丝,迎着秦宇射出的光芒而去。

  两者在半空中碰撞,同时消于虚无。

  秦宇和黑袍人的眼神同时一变,下一刻,三井朴仁被秦宇朝着莫咏星那边丢去,秦宇和黑袍人两人凝视着,整个现场的气氛开始慢慢变得凝固。

  “咱俩退远点。”莫咏星一把拖着地上的三井朴仁的一条腿,给了叶涛一个眼神示意,两人退的远远的,一直是站在了那云雾边上才停下。

  “莫少,我怎么有一种看以前武侠电视剧那些绝顶高手即将要决斗的画面,就像那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于紫禁之巅,秦宇和那人的衣服都是无风自动的,这是自带特效啊。”叶涛有些贫嘴的说道。

  “什么西门吹嘘和叶孤城,那黑袍人就是一个日本鬼子,放在古代那也只是扶桑剑客而已,在电视剧里最多是活两集的。”莫咏星不屑的答道。

  在莫咏星和叶涛在互相贫的时候,秦宇和黑袍人却是同时动了,两人都知道,对方将会是劲敌,谁也不敢大意。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秦宇一出手,就是九字真言,瞬间九个金文大字出现在他的上方,带着呼啸之声,朝着黑袍人砸去。

  以秦宇现在的境界,是可以一口气施展出来九字了,九字齐出,整个空间都微微有些抖动起来,开始变得扭曲。

  而另外一边的黑袍人也是没有闲着,手指尖的黑丝不断冒出,最后,却是组成了一个黑色的花筒,直接是将九字笼罩其中。

  轰隆隆!

  黑色的花筒不断的颤动,然而,秦宇和黑袍人并没有等待着结果,几乎是在九字冲进黑色花筒内的同时,两人的身影同时从原地消失,等到莫咏星和叶涛再次看到两人身影的时候,却发现,两人却是在高空相会了。

  砰砰砰!

  一道道的光芒从两人的手中打出,如同灿烂的烟花一般,两人的身影即合即分,速度之快,让莫咏星和叶涛两人几乎都看花了眼。

  “我日,秦大哥这自带特效很牛逼啊,要是用摄像机拍下来那就是一部魔幻打斗大片啊。”叶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特么的这也太牛逼了吧,这还是人吗?

  不过,下一刻,叶涛和莫咏星就看到特效场景了,因为秦宇和黑袍人双双冲进了云雾之中,整个雨雾翻腾的更加厉害,叶涛和莫咏星就只能时不时的看到从云海中冒出来的光芒。

  “莫少,你说秦大哥可以打得过那个黑袍人吗?”叶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废话,那黑袍人肯定不会是秦宇那家伙的对手,你就放心吧。”莫咏星挥了挥手,很笃定的说道。

  “莫少,你就这么确定?”

  莫咏星嘿嘿一笑,“我对秦宇的实力不怎么有信心,但是我对秦宇的腹黑有信心,这家伙做什么事情都是算准了的,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不会去做的,既然他敢布局引这黑袍人来,就肯定有办法对付。”

  十分钟后,两道身影从云海中飞出,再次落在了地上,正是秦宇和黑袍人,不过此刻两人的模样和先前可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黑袍人已经不能叫黑袍人,因为他身上的黑袍几乎尽碎,只留了那么几块遮住某些部位,而秦宇身上的衣服也是缺了好几角,不过整体来说,却要比黑袍人好上一些,从衣服来看,似乎是秦宇占了上风。

  “秦宇,真的是小看了你,这个年纪竟然已经是接近七品中期的境界了。”黑袍人看着秦宇,“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可以说,你是一个异数,你们华夏玄学界恐怕历史上都没有人能在这个年纪的时候达到这个境界。”

  “多谢你夸奖了,我玄学界藏龙卧虎,又岂是你能全部了解的。”秦宇嘴角翘起,扬起一抹嘲讽,“你们日本不过一岛丸之地,又怎么可能明白我华夏的底蕴。”

  “岛丸之地,哼,别忘了,当初华夏可是被我们统治着,要不是时运不济,你们中国人就是亡国奴。”

  “所以,我才说你们日本人坐井观天,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真相,当初你们日本之所以可以这么容易的入侵,那是因为我们内部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然的话,仅凭你们……”

  “秦宇,不要逞口舌之利了,我承认你是一个绝对的天才,但是,今天你还是要死在我手中,不过,在我下杀手之前,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要询问你。”

  “哦,问吧,我也可以满足将死之人的最后一个问题。”

  黑袍人目光凝视着秦宇,半响后,开口问道:“既然这是你布置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引我出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龙脉即将出世,那这龙脉之气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那带着龙脉之气的泉水又是从何而来,这些东西,如果没有龙脉之灵的话,是不可能出现的。”

  这是黑袍人的疑惑,哪怕是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局的时候,依然是他心中的疑惑,因为,他实在是想不通,秦宇是如何做到的?

  龙脉之气不是其他的东西,是不可能从其他地方带来的,也就是说,那么,这里必须是有龙脉之灵出现过,才会有那么浓郁的龙脉之气出现,可是,秦宇又从哪里找来的龙脉之灵?而且,这龙脉之灵还会这么的配合,配合着秦宇布置这样的一个局?

  秦宇听了黑袍人的问题,笑了,他对自己这个局这么有信心,笃定对方会上钩,也是因为这一点。

  “我只能告诉你,我认识一条龙脉之灵,而且关系还不错,就找他来这里帮了我这个忙。”

  “这不可能,龙脉之灵一般情况是不会离开自己所在的地方的,要不然的话,这世上的龙脉都可以随意的离开,那还不乱套了。”

  黑袍人脸上露出不信之色,“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谚语,叫做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的人,说的其实就是龙脉,龙脉会离开一个地方,那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那地方已经不适合它生存了,而另外一种可能就人抓走,只是,以你的实力,恐怕还不能抓走已经成形的龙脉之灵。”

  不但秦宇不能,黑袍人也不能,而黑袍人之所以这次会来这里准备带走龙脉之灵,是因为这条龙脉之灵是未出世过的,就好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根本还没有成形,只要方法得当,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已经回答你了,礼尚往来,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秦宇看向黑袍人,问道:“我很好奇,你们是用什么方法来控制玄学界的人的,不要告诉我,所有加入你们组织的人都是心甘情愿的。”

  “反正你们都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天皇陛下特意赐给我一种毒药,这种毒药直入人的丹田,正是针对修炼之人的,只要修炼者调动体内的念力,这毒素就会扩散,但是对于中毒者没有任何的影响,除非毒素扩散到了脑部的时候,就会七窍流血而死,而且,这毒素具有遗传性,只要皮肤接触就可以传染,那些被我们看中的玄学界人,只要中了这毒,全家都会感染上,你觉得他们还敢不听我们的话吗?”

  “他们只有乖乖的听令组织,然后按时接收压制毒素的解药,但是要想根除,那根本就不可能。”

  秦宇听了黑袍人的话,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光泽,说道:“其实不是不可能,而是你也没有解药吧,真正的解药,我想,只有你们的天皇陛下才有吧,或者说,实际上你们这些被留在中国的日本人,也同样都服用了这种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