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再施镜花水月之术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再施镜花水月之术

  天才壹秒記住『笔下文学』,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吴大师人怎么样?”秦宇看着丘云,问道。

  “秦先生,吴……吴大师死了。”丘云低着头,答道。

  “死了?”秦宇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阴沉,一旁的叶涛都能感觉到秦宇此刻的怒气,他知道,秦大哥肯定是生气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秦大哥生气,先前就算是戴尘年丧心病狂的举动,也没能让秦大哥这么的生气。

  “吴大师死了,那尸体在哪里?”叶涛在一旁问道。

  “没……没有尸体。”

  砰!

  下一刻,离着秦宇较近的几颗大树突然断裂,而丘云就感觉自己好像被掐住了喉咙,整个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因为无法呼吸而死亡。

  而就在丘云感觉自己要死的时候,那股恐怖的压力消失了,丘云连忙大口喘气,而秦宇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秦先生,吴大师的尸体被一头狼给吃了,就剩下了几块骨头,目前还在山上,我们暂时没有动,就是想要等秦先生你来看看现场再做决定,另外,吴大师的一位徒弟也死了,是痉_挛而死,尸体倒是完好,可惜血液全部被抽掉了,而吴大师另外一位徒弟林奇没有事情,只是受了一些外伤,此刻也在山上没有离开。”

  丘云这一回不敢在耽搁了,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给交代完。

  秦宇冷冷的看了眼丘云,他让丘云负责守住山岭,不让人上山,吴望声出事情,丘云也有责任,不过他也只能。能够杀死吴望声的人,不是丘云可以守得住的,对方要想悄无声息的上山。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虽然愤怒,但是秦宇不会把这怒火撒在丘云的身上。

  没有多说,秦宇直接是抬脚朝着山上走去,而叶涛朝着丘云摊了摊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后,连忙跟上秦宇的脚步,一路上也不说话,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还是不要去簇秦宇的眉头。

  到了幻阵之前,看着不断涌出的白雾。秦宇脸色再冷一分,而且,伴随着这白雾涌出的还有血腥的气味。

  还没有走到坟墓前,秦宇就听到了哭泣声,那是吴望声的徒弟林奇的哭泣声,而当叶涛跟着秦宇走到坟墓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幕,整个人却是震惊的说不出来话来。

  整个坟墓四周包括坟墓都好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草木横飞,树木齐齐折断。地上的草皮都被卷起了好几尺的深度,而坟墓也是被炸开,黄土洒满了一地。

  在坟墓之前。黄土之上,洒着一些人骨,这些人骨上面还沾染着血液,而让叶涛吓了一跳的却是不远处林奇抱着的一个头骨,此刻,林奇抱着这个头骨,正嚎声大哭。

  而在林奇的身侧,还躺着一具尸体,这是林奇的师兄。叶涛和对方相处了几天,也算是熟人了。可此刻这位,浑身上下就剩下骨头和皮肤了。整个人被抽干了。

  一想到十几个小时之前,还和对方一起说过话,现在对方却是成了一具如此诡异的尸体,这让叶涛心里有些发毛。

  秦宇默默的看着这一切,从每一寸土地巡视过去,当看到地上死的一具狼的尸体,眸子之中有着一道精光闪过,许久之后,才朝着林奇开口说道:“林奇,告诉我整件事情的经过。”

  林奇听到这话,才回过头来,先前沉浸在悲愤之中的他,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当看到秦宇的时候,林奇哀嚎道:“秦大师,你一定要为我师傅还有师兄报仇,他们死的好惨。”

  “放心,凶手一个都跑不了。”

  当林奇把他看到的一切都告诉秦宇的时候,秦宇一直在静静的听着,直到林奇说完,依然是保持着沉默,许久之后,秦宇才看向身后的丘云,“准备十六块四方镜子,运到这里来。”

  “好,我立刻就吩咐下去。”

  现在的丘云可不敢问秦宇要这些镜子干什么,他可以看出秦宇一直在压抑着怒火,自己现在还是全力配合秦宇的好,秦宇要什么自己就给弄来什么。

  “林奇,你先去让医生给你包扎一下,放心,杀死吴大师的凶手,我会找出来的。”秦宇看了眼林奇,知道林奇现在不过是一口气强撑着,他的身体需要治疗和休息。

  而这一次,林奇也没有再拒绝了,被两个武警抬到了担架上,然后,朝着山下走去。

  “操,那些外国佬竟然也敢来惹事,秦大哥,外国佬到这里来,肯定有人会看到的,要不要派人去询问附近的村民?”

  叶涛听到林奇先前说的,杀害吴大师的凶手当中,有三位骑着狼的外国人,心里便泛起了一个念头,当下朝着秦宇说道:“秦大哥,有外国人的出现,会不会是吴大师在海外的仇家?”

  毕竟,吴望声在海外呆了二十多年,有仇家也是正常的,很有可能是海外仇家来到国内找吴望声报仇的。

  “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吴大师,而是这墓碑洞口里的龙马之气。”秦宇看了叶涛一眼,“吴大师不过是不想让这些人的目的得逞,才被这些人给杀害。”

  “秦大哥,什么意思?”

  “本来这龙马之气是被聚之于这墓碑洞口之中,我特意布下封印,就是为了防止这龙马之气散掉,但是现在这封印被破坏掉,龙马之气重新归散于这些山岭之间,对方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我得到这龙马之气,如果再往深一个层次想,对方是不想我化解掉广州的风水镇压之局。”

  一听秦宇这话,叶涛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解开广州风水被镇压之局是他叶家目前的头等大事,对方要破坏掉,那就是和他们叶家作对,难道是他们叶家的敌对势力在作祟?

  “秦大哥,可他们既然可以破坏掉封印,那为什么不把这龙马之气给彻底带走了,这样不就是等于釜底抽薪了吗?”叶涛有些不解的问道。

  “带走?那也要他们有这个本事。”秦宇冷笑了一声,番鬼局会引得古往今来这么多风水师来此观看,甚至不乏一些风水大师,就是因为番鬼局的奇特,这龙马之气要是可以移走,哪还能等到现在,早就被古代名师给取走了。

  这些人也只能是将自己的封印给破解掉,重新让这些龙马之气回归于大山,这样的话,要想让龙马之气再次聚集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戴尘年花了三十年的谋划才做到这一点。

  半小时后,丘云的手下便搬来了十六面镜子,不得不说,在这个时间,能够这么快的找到十六面镜子还送到山上来,这速度已经算是飞快了。

  十六面镜子被放在地上,秦宇让所有人退到离着坟墓有三十米外的距离,然后,一手一挥,其中一面镜子便是飞起,稳稳的落在了坟墓上方。

  连续挥动了十六下,这十六面镜子便落在了十六个方位上,以坟墓为中心,将整个坟墓彻底的包围住。

  站在远处的叶涛等人都不知道秦宇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弄这么十六面镜子,最后,还是丘云身边的一位供奉开口说道:“我猜测秦大师可能是要施展某种阵法,来查看当时发生的事情。”

  “查看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难不成这十六面镜子就可以让时光倒流?”叶涛有些不相信,要真能这样,那人是不是就可以回到过去了。

  “镜子本来就是神奇的东西,看着吧,秦大师如此布置必然是有原因的,我只能看出这十六面镜子所放的方位,好像符合某种天上星宿的运行轨迹,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看不出来。”丘云身边这位供奉摊了摊双手,自己境界没法和秦大师比,看不出秦大师的布局也是正常的。

  镜子之中,秦宇表情严肃的站在那里,这位供奉没有说错,秦宇这一次要施展的阵法,就是为了还原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这阵法叫做镜花水月。

  而且,这并不是秦宇第一次施展,第一次施展这阵法的时候,是当初在香_港郑家的时候,然而这一次施展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面对的只是普通事件,而这一次,却是要看的是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争斗。

  吴大师和那些人的打斗,导致这里的气场很混乱,如果换做是秦宇当初第一次施展这镜花水月阵法的境界,肯定是没法达到目标的。

  这镜花水月阵法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能否还原,和这地方的气场有关系,气场越混乱,还原的难度就越高,这好像是一张纸,如果只是简单的撕成了两半,肯定很好还原,可要是这张纸被撕成了碎片,那还原的难度自然也就加大了无数倍。

  站在镜子中许久,秦宇终于动了,双手开始结印,而且,手的速度非常快,快到让所有人都看的眼花缭乱,根本就没法看清秦宇的手势。

  而随着秦宇这手印的结起,十六面镜子的中心各自射出一道光芒,这十六道光芒在秦宇的上空集结,也彻底的将坟墓给笼罩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