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土豪秦宇

  正当秦宇准备跟随李卫军还有自己表哥张华出海的时候,他的手机却是响了,看了眼号码之后,秦宇朝着电话里说了一个地址后,便挂掉了电话。

  “李叔叔,可能现在没法去了,我这边有一件事情要处理一下。”秦宇挂掉电话之后,朝着李卫军说道。

  “什么事情,急吗?”李卫军问道。

  “我答应一个人,要帮他占卜他丢失的儿子的下落,需要一个小时样子吧。”秦宇想了下,答道。

  “帮人找丢失的儿子?秦宇,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啊!”

  李卫军有些吃惊,在他眼中,秦宇是一位风水师,而且是在风水上面造诣很深的风水师,他却是不知道,秦宇还能占卜找人。

  “风水、算命、占卜本来就是一家,一通则百通。”秦宇笑着答道。

  当然,秦宇这话完全是忽悠李卫军这样的外行的,风水和占卜算命虽然同属于玄学范畴,但是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两条分支。

  “小宇,给人占卜找儿子,这个我也很感兴趣,要不然的话,我们和你一起去,等你事情弄完了,咱们再一同前往。”一旁的张华开口说道。

  “对,张华说的也是我想说的,秦宇,我们在一旁看看没问题吧。”李卫军也跟着说道。

  “当然可以。”

  事情说好之后,当下,秦宇和张华两人就上了李卫军的车,不过,在上车之前,张华的手机来了一个电话,张华看了秦宇一眼之后,却是偷偷的走到了一旁接起了电话。

  然而,张华虽然走远了,而且将声音压的很轻,但是秦宇还是听到了一点,电话是一个女人打来的。想到这点,秦宇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秦宇很清楚,自己表哥在李卫军的照拂下。也可以算的是上是事业有成了,现在也差不多是有千万身家了,在老家盖了别墅不说,还买了一辆7系宝马。在老家,那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现在自己表嫂童敏又在老家养胎,秦宇可不希望自己表哥犯什么错误,毕竟,这灯红酒绿的大城市。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想到这里。秦宇就觉得自己该找个时间和自己表哥好好的谈一谈了,干表哥这一行的,出入那些娱乐消费场所是没法避免的,但逢场作戏而已,可千万不能陷进去,不然的话,恐怕自己那位老古板的舅舅,会亲自打断表哥的腿。

  “难啊。”

  秦宇揉了揉眉心,自己表哥现在也算是一位领导了。下面管着不少人,自己这做表弟的,有些话没法说的那么直接。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童敏给接到广_州来,童敏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只要她在表哥身边,表哥也就没机会偷腥了。

  李卫军的司机,开车既稳又快,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就到了秦宇的别墅区门口。秦宇朝着司机说道:“门口这里停一下。”

  车子停下,秦宇摇下了窗户,朝着门口正和保安说话的两位男子喊道:“郭明堂。”

  “秦……秦大师。”这两位男子正是郭明堂和当初帮郭明堂拿到那个号的男子,看到车子里的秦宇,郭明堂连忙恭敬的喊道。

  “秦先生,这两位说是来找你的,不过秦先生你也知道咱们小区的规定,没有户主亲自打电话过来,外人是不能进去的。”门口的保安也看到了秦宇,连忙解释道。

  “嗯,这个我知道,是我疏忽了,不好意思,现在就让他们跟在我后面进去吧。”秦宇看了眼停在门口的车子,然后朝着郭明堂点了点头,“你们开车跟在我后面进来吧。”

  郭明堂和另外一位男子也回到了自己的车子,两辆车子一前一后驶进了小区内,不过,一进小区,秦宇突然想起了什么,目光看向李卫军,笑着问道:“李叔叔,这小区是你旗下公司开的,貌似这几位保安可不认识你啊。”

  “小宇,这有什么,李总旗下那么多的公司和产业,下面的员工大部分都不认识李总,可能工作了十几年,也最多就见到李总一两次面。”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张华回过头,嘿嘿一笑,“李总曾经有一次去旗下的一家公司视察,因为没有提前通知,结果到了那家公司,被前台小姐给拦了下来,李总告诉那位小姑娘,自己是公司的老板,结果人家前台小姐愣是不信,就是不让李总上去,最后李总只得给这公司的总经理打电话,让总经理亲自下来迎接。”

  “然后,你猜最后那位前台小姐怎么样了?”

  “李叔叔肯定不会为难前台小姐的,毕竟人家也是做的自己职责里的事情。”秦宇答道。

  “没错,李总不仅没有为难前台小姐,而且还将前台小姐给调到了总部,就是在强生大厦上班,工资比原来长了三倍,也就李总这样胸襟开阔的人才会这样做,要换做其他的老板,早就觉得这前台小姐落了他的面子,直接是开除了。”

  张华说出了答案,不过秦宇却只是笑了笑,自己表哥现在溜须拍马的本事也是见长啊,从自己表哥一开始讲述这事情的时候,他就已经是猜到了答案,当着当事人讲当事人的事情,那必然是好事情,因此,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

  在张华讲这事情的时候,当事人李卫军始终一言不,不过脸上却是洋溢着大大的笑容,不得不说,张华这个马屁拍的他很舒服。

  车子直接开进了别墅内,秦宇三人从车上下来,而后面的郭明堂和另外一位男子也下来了,郭明堂的手上拿着一个包裹,当看到面前这栋豪华的别墅时,脸上却是有着震惊之色。

  显然,他是没有想到,这位这么年轻的大师,竟然拥有如此豪宅,反倒是郭明堂身边的那位男子表情显得很正常。

  “想想江_西的那位王大师被媒体曝光出来的豪宅,就可以理解这个了,这些高人的生活不是咱们可以想象的。”男子拍了拍郭明堂的肩膀,说道。

  那位王大师打交道的人都是达官贵人,自然不会缺钱,而眼前这位大师虽然年轻,但也有本事,自然不会比那位王大师差到哪里去。

  一行五人进了别墅之后,秦宇领着四人在大厅沙坐下,看着郭明堂几次欲言又止,他知道郭明堂为什么这样,估计是心里急着想要知道自己儿子的下落,可又不好意思开口。

  想到这里,秦宇叹了一口气,这位郭明堂也是一位可怜之人,当下开口问道:“郭明堂,我要你准备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大师,都带来了,这是我儿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和鞋子,这是他小时候的照片,这是他的生辰八字,这是他小时候带过的饰,这件是他满月时候穿的衣服,这是是他一周岁的时候穿的衣服……”

  郭明堂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露出里面一样样东西,如数家珍的说出了这些东西的来历,不用说,在丢失儿子的这十八年,郭明堂恐怕就是靠着这些东西来回忆自己的儿子。

  “表哥,你去那边桌子的第三个柜子里,帮我请一个香炉和九支禅香出来。”秦宇看着这些东西,朝着表哥张华说道。

  “哎,好。”

  张华点了点头,当下便朝着秦宇所说的那桌子走去,这别墅他很熟,来了起码有几十次,而且也在这里住过几次,是以,对于别墅的地形十分的了解。

  当张华拿来香炉和禅香的时候,秦宇也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用金盘洗手,这是真正的金盘,是秦宇花钱请人打造的,当金盘拿出来的时候,郭明堂和那位男子眼睛都看呆了,就连坐在一旁的李卫军,眼角也是抽了抽。

  用金盘洗手,放到现在,绝对是一件非常奢侈非常土豪的事情,李卫军有钱,但是这样土豪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而随后张华拿出来的香炉摆在桌子上时,这几位又一次被震住了,这个香炉竟然也是用纯金打造的,而不是那种渡金。

  “小宇,你这未免也太奢侈了吧。”张华看着香炉和金盘,开口说道。

  秦宇笑了笑,没有接话,他不会告诉这几位,最奢侈的并不是这两样的东西,最奢侈的另有其他。

  “秦宇,你这香好像也不普通吧,我看着有些熟悉。”一旁的李卫军开口了,目光却是落在那九支禅香上面。

  “我记得我有一月得了光孝寺的头香,那时候光孝寺的大师便是交给了我三支这种香,点燃之后,这香的味道让人闻着很舒服,后来我找光孝寺的大师,想要买一些这种禅香回去点燃,不过却被大师拒绝了。”

  “不就是几支禅香吗,光孝寺那些和尚也太抠了吧。”张华在一旁有些疑惑的说道。

  “表哥,你别乱说话。”秦宇有些无奈,自己表哥这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口无遮拦。

  “嗯,张华你别乱说,我后来找光孝寺的僧人打听了,原来这禅香非常的珍贵,光孝寺一年也不过才有两百多支,除了佛教的一些庆典,平时都舍不得用的,也就只有每月的头香才能用到这个,但是为了这个头香,我那次可是整整捐了一千万。”

  ps:今天不好意思啊,下午陪老妈出去买葡萄,结果老妈却要去逛街,我这个车夫也只能陪着了。农村人喝不起红酒,也喝不惯那东西,就只好自己酿造点葡萄酒来喝了,可惜没有月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