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死别

  界川的冰峰,人力根本不足以摧毁,哪怕是修者中的大能。所以在这已经是极度艰难的苦寒之地,界川才会被暗黑学院的人视为是险地中的险地。

  林家暗中扶植起暗黑学院这边游离的势力,形成暗黑学院四路,将基地设在这界川之中,也是废了千辛万苦,如此才有了这天然的屏障。

  可这是这坚不可摧的地貌,却被路平用他的拳头生生轰出来了一条路,这绝非人力可为,也不是修者可为,然而他凭着自身这目前为止还只是存在于修者想象中的境界硬生生做到了,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极大。

  值得吗?

  路平压根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哪怕临时生死关头,在他想的,也只是还有没有法子活下去,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却连万分之一秒都没去想自己为何落到这般田地。

  “来了。”他只是看着前方,看着两个依稀是对方领头人的角色,正在飞速向着他们这边接近。

  聂让、余祭,他们的实力远比他们的部下要强,在得到林柏英的明确示意后,两人并不贪生畏死,自己就率先一步来到了路平的正前方。

  两人的眼力一样的尖,一起注意到了路平脚边雪面上的大片鲜血。

  “看什么看,血多吐几口出来不行吗?”莫林在这等局势下,也是光棍气十足。一想到反正也活不下去,顿时觉得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明知不是过来这二人的对手,却还是大大咧咧地站上前。

  “你退后。”路平说。

  “都是要死的,还抢这一时半会的先后?”莫林说。

  路平沉默了会,点点头:“你说得对。”

  “妈的,我当你要说个‘未必’出来呢!”莫林朝地上啐了一口,这当口了,连路平他也不怎么敬畏。六魄贯通又怎样?自己可是连四魄贯通都打不过的!

  聂让和余祭看到他却皱起眉来。二人没忘林柏英对这位的关照和嘱托,到最后也没给个解释和说法,那也就是,先前的命令还有效,对这人他们不能下死手。

  可这人若死命要保路平该怎么办?

  眼下两人头痛的是这个事,尤其看到这位满不在乎地拦在最前的样子之后。

  “只拿路平,其他无关人等不要多管闲事。”聂让上前一步,半恐吓,半诱惑地说道。拿捏的正是人人最关心的,自己最要紧的那样东西:命。

  莫林这还没怎么着呢,身后路平听到却马上说话了。

  “那你走吧。”路平说。

  “不太好吧。”莫林踌躇起来。本看对方很有实力,碾死自己大概跟碾蚂蚁也差不多,所以莫林没觉得自己有给对方添麻烦,这手试图让他不要妨碍的威逼利诱确实很出人意料。

  “活着怎么会不好?”路平笑道。

  “倒也是,那我先走?”莫林说。

  “去吧。”

  “回头给你报仇。”莫林说。

  “好啊。”

  “那两个。”莫林回身,抬手一指:“留下名来。”

  “聂让。”

  “余祭。”

  两人并不隐瞒,林家走到这一步不是要隐姓埋名,而是要另起炉灶。

  “青峰林家的聂让和余祭?”莫林走过江湖,青峰林家的四大家臣无论朝野还是修界都算响当当,虽然说到底也就是仆从一般的角色,可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林家的家臣,一般家族在他们面前可是连被正眼瞧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两人不屑回答莫林这问的神情,和直接承认也算一个意思了。莫林挠了挠头后,转回身对路平道:“对方来头还是比较大的,报仇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看你方便。”路平笑道。

  “那我走了。”

  “小心些。”

  莫林转身,真就朝旁走去,路平目送了他背影一会,转回头来,看向聂让和余祭。

  聂让和余祭却是呆住了。这种威逼利诱的话,他们说得多,但见效这么快的真是绝无仅有。一般来说总要真真切切地给些甜头或是狠头,没见过上来就这么识趣的。而且路平和莫林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这哪像是生离死别,这简直跟朋友约饭完了互相道别似的。

  换是正常情况,两人这时非得多花些心思不可,听了这样的对话,干脆连莫林一起干掉更是大有可能。不过今次终究是家主特意交待,眼见莫林真要离开,两人呆了一会后,也都各自抬手示意,让他们的部下不要阻拦。

  然后大家就一起望着。莫林这离去的身影,从各种角度流露他心情的沉重,他的步子很慢,每一步仿佛都有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每一步似乎都在犹豫不决。

  “不要让他拖延时间。”聂让和余祭的耳中,突然响起了林柏英的声音。

  “我去!”两人顿时恍然,打了一辈子的鹰,险些被家雀儿啄了眼。两人急朝路平看去,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这磨蹭一点的时间里,似乎看到路平的脸色又好转了不少。

  “那小子,你滚快一点!”聂让猛然一声吼,却也用上了鸣之魄的冲击,音波所过之处仿佛狂风掠地,裹挟得莫林四下积雪一通乱飞。

  然后就见莫林又缓缓转过头来:“我决定还是不走了。”

  “小子!”聂让厉声一喝,已经准备给莫林些苦头。家主只说要活的,却没说一点刁难都不许。两人只是自己把握分寸,不想跟这个家主特意交待的家伙多为难罢了。眼见这家伙看起来没个正经,其实却在没完没了地帮路平争取时间,终于不能再手下留情了。路平什么情况,他们跟了一路如何不知?他不是受了什么重创,只是自己消耗过剧。所需要的正是时间,谁知道他这六魄贯通的境界,恢复速度会不会也像他的战斗速度那样匪夷所思。

  一闪身,聂让已朝莫林掠去,这番出手,杀当然还是不能杀,只是意在教训。可路平那边哪知道这些,看朝莫林出手,下意识地就也冲出,后发而先至,已拦在二人之间。那边余祭一看路平有动作,顿时也有所行动,也是人影一闪,速度虽不及路平,却也是其他少年望尘莫及的。眼见他是朝大家冲来,所有人却基本都只是在脑海中刚生出这个念头时,余祭却已经落在他们之间。

  有少年立即向余祭出手,可不论他们有何奇异天赋,实战的手段在余祭眼中却是粗鄙不堪,随意出手便可化解。但是为求立威,第一击便下了重击,一掌拍烂了第一个冲来的少年的脑瓜。

  跟着血手探出,又掐住了第二个少年的脖子,将他吊起在了半空,威胁的眼神朝四下一扫,其他试图上来拼命的少年顿时不敢动弹。余祭随手一挥,便又擒了一个少年在手,两个少年被他双臂举起吊在身前,仿佛两面盾牌,跟着才转头看向路平:“不管这些少年了吗?”

  “都得死,管不了了。”路平看了看四下,对方的包围已成。

  余祭全没料到路平会如此回答,一时间话都接不下去了。那边聂让却趁着路平答这话的功夫,突然疾步向前,朝路平发起了一击。

  路平挥臂挡去,只这动作,看在莫林眼中便已知此时的路平是多么的无力。平日路平与人交锋,哪有“挡”这种事?从来都是你冲我来一拳,我便也还一拳,然后连你的人和拳一起揍飞。

  挡?

  “这种事放着我来!”莫林大叫一声,且随风行,人一飘已闪到了路平身前。这一认真动起手来的莫林,就是四魄贯通他也能周旋好一会,眼下聂让又不敢对他下重手,来来往往竟是打了好几个回合。

  莫林多么细心谨慎一人?这一交起锋,几招就感觉到聂让出手间的顾忌。

  顾忌路平在旁?那不能够啊,对路平有顾忌还敢在这动手?难不成是对自己有顾忌?自己先前的装模作样到现在还有效?

  莫林这还分析呢,却不知对方对付他真的是绰绰有余,此时随手应付,一方面是有林柏英的交待,一方面,却也是在紧盯路平的动静。瞅着莫林这一分神,聂让身形一错已从莫林身边抹过,挥起的一掌直朝路平拍去。

  路平消耗最剧的就是鸣之魄,此时听破都已经施展不出,全没防到聂让这突出其来的一击,这一掌正拍到他胸口,打得路平直飞出去。也就是聂让心中还有忌惮,还有保留,否则就他这境界的修者,这样一掌拍上跟利刃穿心也没什么区别。

  眼见路平毫无招架之力,聂让心中大喜。一旁莫林还要过来纠缠,他也不想去浪费时间了,飞起一脚将莫林踹飞出去。

  “上!”

  他一挥手,朝部下发出了一起攻击的信号,其实此时又哪里还有这必要。路平无力抵挡,他一人足以应付。那边成群的少年,余祭也可以随意拿捏他们的生死。目前只拍死一人,也是看情势大为有利,这些少年或许还可以带出去接着用。

  只是路平,在发现他们原本的法子已经控制不了路平身上的销魂锁魄后,他们已经不敢再留。

  杀!

  聂让再次掠步向前,四指成刀,直切向路平心头。被踹出数米的莫林,被聂让的魄之力重重冲击了一波,此时半个身子都是麻得,起身刚想用力就又倒下。

  没力了啊!

  路平叹息,最后一眼,他没看任何人,而是仰头看向了辽阔的天空。可这该来的致死一击却迟迟未到,再低回头瞧时,发现聂让再朝自己冲着,可这两人之间数米的距离却好像有数千米似的,竟然迟迟冲不完。

  这是……路平一愣,这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一些熟悉。而聂让这时也意识到不对,停下手来,跟着就听到身边传来莫林的声音:“什么人?”

  又是这种幼稚的手段!聂让心下气恼,却不想路平很实在地看向他的身后,看着那个身影,愣了好一会才叫出声。

  “霍英师兄?”